根据 美国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5月17日,美国累计 新冠 死亡病例超100万例,单一国家死亡人数位列全球首位。惨重的死亡规模超过了美国在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和也门战事死亡的总和,亦超过了上世纪以来美国爱滋病或任何一场疫情的死亡人口。 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对此表示:在两年的时间内,有如此多的人死于一场传播性疾病,这非常令人深思,且太过悲剧性、令人悲伤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伦敦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 of London)的一项估计,美国有超过20万儿童因为新冠失去双亲中的至少一位,意味着一代美国青少年将在破碎家庭下长大;民调机构YouGov上个月最新数据显示,超过五分之一的美国人表示他们身边有亲密朋友死于新冠并发症。美国作为全球最发达的经济体,是如何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丧失如此多的生命?令人震惊的数据背后,又是哪些群体在遭受最沉重的打击?

疫情爆发初期,美国卫生部门及其他政府官员低估了新冠病毒的威胁,在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必要的防疫措施上采取行动不够及时,而政府各部门就防疫要求的对外口径亦不一致,造成民众的混乱和对疫情的不重视。进入秋冬后,病毒的传加快很快使得本就存在长期人手不足的医疗系统不堪重负,在感恩节到圣诞节前,又有数百万民众不顾卫生专家的建议出行, 导致美国在2020年10月起的短短7个月内有37万人死于新冠,当中,2021年1月为至今最惨重的一个月:约98,000宗死亡案例,平均每天超过3100人死于新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年1月拜登上台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立刻推行全国性的强制口罩令(在公共交通上);4月19日,美国开放为各个年龄层民众接种疫苗,已经从峰值回落这一轮疫情进一步缓和,新增死亡宗数大大减少。不过据《纽约时报》整理的数据,全面开放接种疫苗后,美国在Delta和Omicron两个变种肆虐下,截至五月总死亡人数仍有近43万之多,约比此前少14万。

在所有新冠死亡案例中,年龄在65岁或以上的老年人占到了四分之三,意味着每100位老人中就有一位死于新冠,比重之高与早期美国养老设施内爆发的疫情有很大关联,既有病症和院舍内老人聚集活动使病毒可轻易在其间传播。至2020年6月,美国有近三成的新冠死亡来自养老院设施内的老人及其员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族裔来看, 原住民 成为美国各族裔当中受创最严重的一群。来自普林斯顿大学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Princet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研究者指出,这是由于许多原住民生活在偏远地区,医疗、交通等基础设施薄弱,民众难以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和防疫资源。图表来自研究新冠对有色人种影响的美国研究机构APM Research Lab,下图曲线代表美国各族裔每10万人中的新冠死亡人数,曲线从高到低依次为:原住民、太平洋岛原住民、非裔、白人、拉丁裔和亚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实际上暴露了原住民在社会资源的分配上长期遭受的不平等待遇。在医疗预算上,联邦政府的投入远低于实际需求:2016年,政府为原住民所设的医疗预算为48亿美元,相当于每位原住民1,297美元,相比之下,联邦监狱系统的每名囚犯人均医疗预算则为6,973美元。此外,原住民群体还普遍面临高贫困率和低保险覆盖率,在一些州,原住民的预期寿命比全国平均水平低20年。原住民多代同堂的居住空间、糖尿病和肥胖症的高发率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南方各州出现全美最高的总体死亡率,共有超过37.8万人死亡,且当中许多相对年轻,流行病学专家指出,美国南部疫苗接种率较低——在全美十个接种率最低的州份中,有8个在美国南部。此外,南方州份其他防疫措施亦更宽松,封锁期限较短,由于南方多数州为共和党执政,选民对口罩、社交禁令等措施较为抗拒,2020至2021年间,在佛州、德州等大城市上演抗议封锁的示威游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