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是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据《大西洋月刊》报道,美国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已超过100万。不仅疫情防控工作混乱,并且美国经济也混乱,使得美国人民的生存能力受到很大影响。由于未能预防和控制新冠肺炎而导致的次生灾害也相继发生。最近,美国媒体曝光了更多可怕的消息。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民众的辞职人数创历史新高,平均每月超过400万人辞职。随着辞职人数的增加,地区暴力也显著增加,这意味着美国社会即将迎来大动荡。俄罗斯和乌克兰冲突后, 拜登 将枪对准俄罗斯,发动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经济制裁,并向乌克兰提供了舆论、武器和其他支持。然而,俄罗斯的经济没有受到严重影响,乌克兰也没有击退俄罗斯军队。现在,俄罗斯军队已经包围了顿巴斯地区,并继续开展行动。如果泽连斯基不立即与俄罗斯开始谈判,恐怕美国提供多少援助都不会扭转目前的局面。没有讨到好处的拜登再次将枪对准了中国的台湾海峡地区。

美国破坏台湾海峡稳定的行动不过是几招而已。在军事方面,要么派军舰穿越台湾海峡,要么向台湾当局提供武器。在文化方面,要么派政治人物访问台湾,要么邀请民进党当局的一些人员参加美国领导的一些“国际活动”。美国邀请民进党官员参加美国领导的“国际活动”是不切实际的,因为民进党人员往往使美国政府无法下台。早些时候,美国举行了一个所谓的民主分支,民进党当局应邀出席。出人意料的是,与会者不仅批评美国的民主状况不如台湾,还拿了一张有争议的地图。最近,派政界人士访问台湾的做法受到拜登的青睐。前一段时间,拜登派出代表团,美国前国务卿庞贝先后访问台湾。拜登最近将派佩洛西再次访问台湾,这不是一件小事。佩洛西是美国众议院议长,也是美国第三大政治人物。如果佩洛西访台成功,将大大提升民进党当局的野心,对台海局势的稳定非常不利。出乎意料的是,就在佩洛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她患上了新冠肺炎,不得不阻止了她的行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冠死亡人数已超百万

几天前,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宣布,截至美国当地时间5月4日,美国已有100多万人死于新冠肺炎,远远超过其他发达国家。美国媒体称,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人数超过100万,相当于美国圣何塞市的全部人口。巨大的死亡人数反映了美国政府在疫情中的不作为,美国抗击疫情的悲剧,以及美国目前的悲惨局势。报告指出,可悲的是,尽管美国目前的疫情非常严峻,不容乐观,但一些专家仍然预测,美国将在下一次再次迎来疫情高峰期。有关专家表示,美国目前的疫情防控政策非常松散,显示了奥密克戎等毒株的威力非常巨大。因此,在未来几周内,美国感染新冠肺炎并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仍将呈现显著上升趋势。换句话说,美国的糟糕局面不会消失并且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00万,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在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死亡的。美国媒体透露,尽管拜登在上任伊始就多次向公众承诺控制疫情,积极呼吁公众接种疫苗,并制定了一些防疫措施,但并没有取得显著成效。

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拜登政府逐渐将注意力转移到俄罗斯和中国,由于政府的纵容和不负责任,美国的疫情变得越来越严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美国将走到这一步,疫情发展到目前的状况,美国政府需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观察家指出,除了造成美国当前疫情的美国政府的无能和不负责任、美国的分裂、党派之间的不和、州与联邦政府之间的对抗、难以承受的经济之外,麻木和愚蠢的人是美国流行病失控背后的驱动力。美国政府需要对美国的疫情负责,美国全体人民也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疫情严重之时,一些卫生专家透露,许多国家已经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重组株。由于目前宽松的防疫政策和高度传染性的重组菌株,美国可能再次付出沉重代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数据缺失掩盖上升趋势

在美国,随着新冠检测数量的急剧下降,越来越多的专家发出警告。彭博社直言不讳地说,美国现在可能正在经历病例激增,但人们可能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根据疾控中心最近公布的数据,在美国,BA 2已占新增病例总数的72%。这比神秘变种更具传染性。最近,华盛顿的一场“高端局”演变成了一个新冠病毒的超级传播所。此后,美国众议院议长、司法部长和商务部长等政要被招募到政府中,为控制新冠肺炎的激增并敲响了美国防疫的警钟。美国部分地区报告的数据还显示,疫情再次回升。在过去两周里,内布拉斯加州、亚利桑那州、 纽约州 和马萨诸塞州的新病例数量分别增加了80%、75%、58%和55%。然而,根据疾控中心发布的总体数据,自3月中旬以来,美国疫情呈现稳定趋势,没有显著增加。截至4月8日,美国7天内新诊断病例为28169例。住院人数也呈下降趋势。最近,每天约有1400人因新冠而住院。在这方面,几位美国专家警告说,数据的缺乏掩盖了美国确诊病例数量的上升趋势。

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伦理与健康政策学院院长伊塞格尔·伊曼纽尔对媒体表示,他认为美国的疫情正在加剧,“病毒”就在我们身边,但没有多少数据统计”。斯坦福大学传染病医生艾布拉德·卡伦认为,美国的感染人数总是超过检测到的数量,“尤其是现在,与大流行的早期阶段相比”。为什么专家认为美国新冠病毒诊断的数量可能被低估?分析人士认为,缺乏检测是病例少报的主要原因。今年1月,美国正处于奥密克戎浪潮的顶峰,美国每天进行200多万次新冠测试。随着政府补贴的结束,越来越多的新冠检测中心关闭或提高了检测价格,这也让更多的美国人选择在免费或医保覆盖的抗原检测。这就带来了新的问题。媒体称,即使人们在家检测呈阳性,疾控中心也不要求报告。因此,大多数家庭测试的结果不包括在公共卫生数据中。此外,自今年2月底以来,CDC不再根据确诊病例数量和阳性率来确定社区层面的风险水平,而是根据住院人数和ICU入院容量来确定风险水平。美国的一些州也完全停止了每天向CDC报告新的确诊病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杜克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中心的兼职教授乔纳森·贵格说,美国的病例和检测数量正变得“越来越不可靠”,因为公共卫生系统不能观察到所有人。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BA 2型肺炎的严重程度相对降低。因此美政府觉得继续追踪每一个病例已不再重要。然而,这一说法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住院和死亡通常发生在患者首次感染新冠后几天到几周。如果不进行大规模检测,病例的增加就无法及时发现,直到无力回天。“疾控中心低估和淡化了病例数量。”专家们强调了继续追踪确诊病例的重要性,这将保护弱势群体,并在医疗资源短缺之前应对新一波疫情。此外,从100多年前的经验来看,疫情越到晚期,人们就越要警惕。彭博社说,1918年,在两轮病毒暴发后,确诊病例数量开始下降,公众情绪发生变化,公共卫生措施相继取消。但在1919年大流行结束时,第四波疫情席卷了纽约市,这波疫情的死亡人数甚至高于前几波。“晚期大流行浪潮有时是最致命的。”

拜登下令全美降半旗

“今天,我们纪念一个悲惨的里程碑:10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据媒体报道,截至目前,美国仍是新诊断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据NPR报道,白宫5月12日表示,10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为此,美国总统拜登12日发表声明,要求美国国旗下半旗,以纪念在新冠肺炎中丧生的100万人。拜登说:“餐桌上有一百万张空椅子。每一次损失都是不可替代的。每个人都留下了一个家庭、一个社区和一个因新冠肺炎而永远改变的家……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决不能对这种痛苦麻木。要治愈这种疾病,我们必须记住。我们必须对疫情保持警惕,并尽最大努力挽救尽可能多的生命。”应拜登的要求,从星期四到星期一日落,国旗将降半旗。目前,联邦政府、各研究机构和媒体对疫情的统计存在一些差异。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截至周四上午,美国新冠死亡人数为995747人。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美国有999053人死于新型冠状病毒。然而,根据NBC和其他媒体的统计,美国新冠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00万。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新冠肺炎的实际死亡人数可能比官方数据显示的要高得多。除印度、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巴西、墨西哥和秘鲁外,美国是总超额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华盛顿大学的统计学家乔恩·韦克菲尔德教授呼吁各国建立完整的数据统计系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是确诊断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报告说,在美国3.3亿人口中,除了致命疾病外,美国还记录了8000多万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公共卫生专家给出了美国高死亡率的几个原因,包括肥胖症和高血压的高发病率、医院系统负担过重、未接种疫苗以及大量老年人口。在美国50个州中,加利福尼亚州的死亡人数最高,约9万人死亡。德克萨斯州约有8.6万人死亡,佛罗里达州约有7.4万人死亡,纽约约有6.8万人死亡。根据CDC的数据,按人均计算,密西西比州每10万居民中约有418人死亡,其次是亚利桑那州每10万居民中有414人死亡,阿拉巴马州每10万居民中有399人死亡,西弗吉尼亚州每10万居民中有384人死亡。这些州的死亡率远远超过美国每10万人中约300人死亡的全国平均水平。专家指出,医疗机构分布不均是一些州死亡比例差异的主要原因。这些人对疫苗接种犹豫不决,由于工作和生活条件的限制,他们感染的风险增加。BBC指出,美国新冠病毒病例死亡人数的首次激增发生在2020年4月。当时,每天有2500多人死亡。八个月后(2020年12月),美国推出了第一批新冠病毒疫苗。疫苗问世后,仍有100万美国人丧生,但这并不意味着疫苗不起作用。兰德公司(美国智囊团)的一项研究表明,从第一批疫苗在美国推出到2021年5月,疫苗在美国挽救了14万条生命。卡梅伦博士说:“数据表明,未接种疫苗的人感染新冠的可能性更高,死亡风险也更高。”

美国社会却跟没事一样

事实上,美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中存在一定的水分,这有点虚假。美国的统计方法不同于其他国家。只要这位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期间,美国人就把他的死亡归因于疫情,并统计到疫情中的死亡人数。这样的统计标准无疑大大增加了疫情中的死亡人数。事实上,在去年疫情肆虐的那一年,美国的死亡人数与前两年相比没有显著上升,但相对稳定。所以我认为美国的死亡人数没有他们宣布的那么多。毫无疑问,美国仍然是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但我们发现,美国人没有生活在恐慌之中,没有生活在深水中,美国社会也没有因为疫情而停止。相反,美国社会反而和没事发生一样。近日,许多亚洲人组织了一场反对歧视亚洲人的游行。现场人山人海,彩旗飘扬。美国人不怕新冠肺炎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人其实并不害怕。一方面,美国接种疫苗的人数超过1亿,而美国只有3.3亿人。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人接种疫苗。很多美国人都有资本掀起波澜。其次,美国人没有经历过封建社会,也没有这种奴性基因。因此,美国人对自由的渴望远远超过对政府的服从。美国人和欧洲人普遍认为,在国内接受强迫隔离是不可接受的,这限制了他们的自由。在他们看来,自由远比天堂重要。这也形成了美国人有知识但没有文化、教育背景和意识的局面。他们只关心自己的自由,从不关心整个社会和整个群体的自由。然而,尽管疫情严重,他们仍四处奔逃,给数千个家庭带来了新冠肺炎,并威胁到更多人的生命。当然,特朗普政府也对美国人对疫情的态度负有一定责任。然而,特朗普无法承担全部责任。特朗普故意淡化疫情,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特朗普认为这只不过是一场大流行性流感。根据经验,美国每年流感季节有数万人死亡。美国没有跳舞或赛马。其次,特朗普害怕经济崩溃,不敢实施严厉的禁令措施。美国人不同于我们的东方人。许多美国家庭甚至没有基本的400美元的应急资金。一旦严格的禁令措施得到实施,对许多美国人来说,没有收入使许多人的生计很难维持。特朗普的另一个非常明显的原因是特朗普已经掌权四年了。他最大的成就就是创造了所谓的特朗普牛市,而美国经济在特朗普政府的潜力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如果采取严厉的禁令措施,美国经济将不可避免地陷入衰退,这将极大地影响特朗普的连任。但特朗普没有想到疫情比他想象中的大流行严重得多。第三,美国的体制决定了,面对疫情,美国很难成为一根绳索。尽管美国总统在世界上掀起轩然大波的声望很高,但美国总统在美国的管理权力实际上相当有限。

在美国,州长和总统互不治理,也就是说,他们不是上下级。联邦政府只能向州政府提供相关指导。是否听取完全取决于州政府的讨论。因此,这一制度决定了美国的州政府可以完全无视联邦政府,而地方政府几乎不可能跪下来舔美国的中央政府。这样,由于每个州的条件、标准和立法不同,每个州政府在疫情面前只唱自己的戏,这不仅无法形成联合部队,而且还提高了美国各州之间的价格,以攫取有限的医疗资源。此外,作为一个两党合作的国家,民主党最大的乐趣就是与共和党意见相左。在大多数情况下,它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的。特朗普总统是共和党人,所以他的命令在民主党控制的地区往往无法实现。比如,当美国疫情刚刚开始时,纽约州作为疫情最严重的州,美政府的不作为导致了疫情的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