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蛋从外面打破会成为荷包蛋,从里面自己啄开有可能成为一只烤鸭。

在北京海淀苏家坨镇,是一个人口密度极低、容积率也极低的区域。听说这个位置是北京的西北风必经之路,为了让大家经常能喝到西北风,所有的建设都是限高的。走在大马路上,空荡荡的,一座高楼大厦都没有。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历届疫情都从来无暇光顾此地,包括早前的SAAS。所以,我出差所在的区域是非常平静和祥和的,虽然行程码带星了,但对返回 深圳 仍然信心满满。

很不幸,朝阳的疫情一直没有清零,然后海淀区也有了几例。任务圆满结束,恰好今天回深圳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在北京也是要求连续三天三测,抱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想法,上午特意在海淀翠湖的一家酒店测了 核酸 。下午飞回深圳后,机场安排了全部人员的核酸检测。

回到小区,在门口保安问从哪里回来,我想不能让自己变成荷包蛋,就主动报备,说是从北京海淀回来的。保安就连忙和社区 工作站 确认,商量怎么处理。社区工作站工作人员一下跳起来了,两个字: 隔离 。居家隔离的话,要把整家人都隔离,还让小区其他邻居担忧,不如就酒店隔离吧。反正人生就是一场修行,隔离起来说不定还能写点东西。

完了,一旦被贴上标签,自己就成为烤鸭了。去隔离酒店,必须要等街道办的专车送过去,所以在小区门口,一直从4点多等到6点多。根据要求,我还必须穿上大白的衣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发现,粤康码居然变红了,而北京的健康宝还好好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坐着隔离专车来到隔离酒店,该酒店位于全球闻名的华强北附近,位置独特,只有一条小胡同通到深南大道,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非常“隔离”的地方。酒店里面的人都是大白,如临大敌,在一遍又一遍地背着一个喷洒器在消毒。酒店有点窄,有点潮湿,走廊上布满了医院专用的黄色医疗垃圾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晚上10点多,一阵敲门声。“戴上口罩,左手一只手机,右手一张身份证,用脚顶住门!”门口的大白吩咐道。我很疑惑,这么晚了,要干什么呢?原来是做核酸的,不管上午在北京、下午在深圳机场的核酸结果怎么,重新做。而且,这次是插鼻孔做。在上海浦东也插过鼻孔,但这次是来“真”的,十几厘米的管子都要没入鼻孔中才算。哪个难过!就像一首歌飘来——菊花残,满地伤。

这么几年过去,如果从来没有被隔离,从来没有被赋予“红码”,也可以算是人生的一大憾事,就像是没有亲历过这个时代一样。遵守规则,守护身边的人,也是一种责任。

但是,深圳为什么不能认可北京每天都测的核酸结果呢?为什么隔离酒店这边不认宝安机场的核酸结果呢?一天测三次,就不能构建全国统一的相互认可的核酸大系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