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 美国 总统拜登曾公开表示“ 枪支 暴力已成为大流行”,并呼吁参议院加强控枪立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枪支暴力事件频发,导致人民始终生活在枪击案的阴影之中。(漫画 | 刘蕊)

今年4月12日,拜登政府新的控枪法令出台仅一天,纽约地铁就发生一起大规模枪击案,造成数十人受伤。5月13日,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在12小时内发生10起枪击事件,死伤惨重。5月14日,一名穿着军用装备的18岁白人少年在纽约州布法罗市突然用手持制式步枪向平民开火,造成至少10人死亡。5月15日凌晨,休斯敦市的一起枪击事件造成2人死亡、3人受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2年5月14日,美国纽约州布法罗市一家超市发生枪击事件,一名18岁男性持枪造成至少10人死亡、3人受伤,并通过摄像头在线直播枪击过程。

这一幕幕惨剧,不仅是对美国政府的“连环打脸”,也是美国根深蒂固的枪支暴力常态。

一、由来已久

美国人的发家史就是一部枪战史,从掠夺印第安人土地,到赶走英国殖民者,再到“西进运动”,始终是枪炮齐发,硝烟弥漫。许多美国人认为,枪支是自由、人权和安全的保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历史上,美国人曾凭借枪支带来的火力优势掠夺印第安人土地。图为1811年蒂皮卡诺之战场景。

美国有3.33亿人口,仅占全球人口的4%,却拥有4亿多支枪,占全球私人枪械总数的46%之多,民间持枪率居世界第一。

近年来,美国民众的不安全感随着社会治安恶化、种族矛盾激化、警察暴力执法等与日俱增。而新冠肺炎疫情和美国的灾难式应对,对于早已四分五裂、脆弱不堪的美国社会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在此背景下,民众只能拥枪自保,与枪支有关的暴力事件此起彼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近年来,由于不安全感与日俱增,越来越多美国民众反对严格控枪。

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数据显示,2021年有约4.5万名美国人死于枪支暴力事件,成为美国枪支暴力史上最致命的一年。2022年以来,美国已有约1.6万人死于枪支暴力,其中自杀的有9000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枪支暴力已成为美国社会一大顽疾。

但一直以来,美国控枪法律法规却十分宽松。美国国土安全局将枪械店与药店并列为“必要的关键基础设施”,允许在其他场所关闭的情况下继续营业。用美国前烟酒枪械管理局(ATF)局长候选人大卫・奇普曼的话说,就是“买枪比买啤酒更容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2018年HBO的一档节目中,弗吉尼亚州的一名13岁男孩试图购买烟酒、彩票遭拒,却能轻松且合法地买到一支22口径的步枪。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人民持有及携带 武器 的权利不可侵犯”,由此催生了“枪文化”。随着时间流逝,这一合法权利逐渐被极端化,并遭蓄意扭曲。《今日美国报》曾刊文指出:“当初的‘枪文化’已逐渐沦为‘杀文化’。”美国宪法的初衷是捍卫民众的人权和安全,到头来却成了捍卫“所有人向所有人开枪”的权利。

二、殃及池鱼

美国枪支暴力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造成的破坏,甚至超过美国自身。海地和巴哈马98%的非法枪支来自美国。在中美洲,这一比例也高达50%。联合国有关官员指出,自美国流向哥伦比亚的非法枪械已成为该国的一大挑战。

2021年8月,墨西哥政府在美国波士顿联邦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控告11家美国武器制造和经销商“因渎职和非法商业活动使非法武器流向墨西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年8月,墨西哥政府起诉美国多家枪支制造商并索赔100亿美元,被告包括美国多家知名枪械制造公司。墨政府称这些枪支制造商向墨贩毒集团提供非法武器,致数千人死亡。

研究表明,墨西哥每年有上万起凶杀案与非法枪支有关,仅在2020年上半年就发生了1.7万起凶杀案,其中超过70%属于枪支犯罪,而从各种犯罪活动中追回的武器约70%来自美国。

三、痼疾难除

美国枪支暴力之所以“愈禁愈多”,根本原因在于该问题涉及美国政治的各个环节,是美国政治阴暗面的“集大成者”。任何试图缓解这场“大流行”的努力都需越过重重“关卡”,可谓难上加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枪支管控不力的这颗“子弹”,最终射向了美国人民和美国社会自身。

一是宪法关。虽然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早已与时代脱节,但对其修改并非易事。修正案的支持者认为,公民持枪有助于阻止政府对人民施加暴政。但事实上,美国政府一直维持能够“降维打击”民众枪械火力的强大军力。如早在南北战争时期,美国政府就调用大炮回应纽约爆发的反征兵暴动。进入新世纪后,美军还将过剩的军用器械通过所谓的“1033项目”转交各地警察,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准军事化组织。

二是立法关。在美国,控枪早已成为敏感的烫手山芋,任何“理智”的政客都只能“点到为止”。民主与共和两党选民对枪支的态度日益对立,共和党内76%选民捍卫持枪权,民主党内81%选民认为管控枪支更重要。近10年来,民主党国会议员每年都就枪支暴力、枪支管控等提出数十项议案,但囿于共和党顽固阻挠,能成功进入参院或众院全会审议辩论环节的屈指可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枪患顽疾不治,折射出美国所谓“人权”的虚伪及其标榜“民主政治”的无能,成为现代文明的污点。(漫画 | 刘蕊)

三是司法关。美国最高法院曾于2008年、2010年裁定持枪系“天赋人权”,地方控枪立法违宪,还重新诠释第二修正案,确认枪支的持有权不限于民兵,更包括所有个人。2021年11月,17岁白人男子里滕豪斯开枪打死两人、打伤一人却被判无罪,引发舆论哗然。在如此强硬的司法“庇护”下,美国枪支暴力如何做到令行禁止?

四是联邦地方分权关。美国联邦政府负责发放枪支销售牌照,并对枪支购买者进行背景调查,地方政府则负责制定在公共场合携带枪支的具体条款。看似联邦和地方政府分工明确,但在实际操作中因信息不通畅、权责不对应而导致漏洞百出。此外,美国枪械泛滥已久,供应渠道多样,量足价稳,非法购买或走私“门路”数不胜数,联邦政府鞭长莫及,地方政府标准不一,全赖特定时期执法力度和方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2年2月,美国枪械制造商推出面向儿童的“JR-15”半自动步枪。产品介绍上还称,这款半自动步枪可以“像爸爸妈妈的枪一样操作”。

五是利益游说关。美国枪械制造商逾15000家,年纳税额超70亿美元,广告费数以亿计。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有500多万忠实会员,每年花上亿美元打广告、搞游说,其触角已深入美国社会肌理。NRA还是共和党重要金主,1871年成立以来已成功吸引了9位总统入会。据2018年CNN报道,在535名国会议员中,有307人都曾获得该协会及其下属机构的政治献金,或是从其广告宣传中受益。在庞大的利益面前,种种控枪努力只能化为乌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成立于1871年的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在美国政治中拥有巨大影响力。

几周前,白宫首席医疗顾问福奇博士在电视采访中表示,美国的新冠疫情“已走出大流行阶段”,但几天后又称“这绝不意味着大流行已经结束”。同样令人痛心的是,枪支暴力这一始于美国的人造“大流行”,对美国国内和周边国家造成累累血债,积重难返,沉疴难愈。天灾终将过去,可是人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