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一天,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的 法院 审理了一起特殊的杀人案件。

令人震惊的是,这起案件的杀人凶手名叫王宛兰,竟然是一位年过耄耋的老人,而被她杀害的则是他的亲生儿子李建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宛兰判决现场

王宛兰在食物中放入过量的安眠药,致使李建恩死亡。

这个消息一出,大家都震惊了,自古以来,虎毒不食子,为什么王宛兰要狠心杀害自己的亲生儿子?

更令大家惊讶的是,经过法院的审理,王宛兰故意杀人罪成立,仅仅被判处了3年有期徒刑,且缓期4年执行。

不明就里的人们沸腾了,故意杀人罪为什么如此轻判?这个杀人案是否另有隐情?

幸福的前半生, 幼子 却身患绝症

1934年,王宛兰出生在广东省的一个普通家庭中,年纪轻轻就成了广州一家无线电厂的工人。

在那个年代,能有一口饱饭吃就已经算是不错了,王宛兰这样,能够有个稳定的工作,可以说是超越了大多数人的生活。

在这里,王宛兰遇到了自己的良缘,她的丈夫和她在同一个工作单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夫妻二人虽说都是工薪阶层,算不得大富大贵,但是手头也是略有盈余,两人对未来充满着干劲。

1957年,王宛兰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取名为李建坚,一家三口过着平淡而幸福的日子。

为了给李建坚更好的生活,夫妻二人拿出积攒了多年的存款,在广州市越秀区安了家。

但是,在那个年代,普遍一家都会生好几个孩子,养儿防老、多子多孙的观念深入人心,王宛兰自然也不例外,她也想多生两个孩子。

然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王宛兰都没有再怀孕,她十分自责。

丈夫反倒安慰起王宛兰,他们又不是没有孩子,日后好好照顾李建坚长大就是了,不要因为这件事自己每天不开心。

渐渐地,在丈夫的开导下,王宛兰调整了心态,不再执着于生孩子,只是每次看着别人家里的孩子三五成群,一家几口其乐融融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过了十几年,王宛兰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她也就彻底死了再生孩子的念头,一心一意地照顾家里,认真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是,有些时候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1971年,已经37岁的王宛兰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

一时间她有些难以接受,万万没想到,自己盼了那么多年的孩子,竟然在自己已经放弃的时候来了。

王宛兰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丈夫,她觉得,这个孩子就是上天的恩赐,她一定会尽自己所能地保护好孩子。

丈夫的喜悦之情丝毫不比王宛兰少,但是喜悦背后却有着一些担忧,因为王宛兰已经不再年轻,完全算作是高龄产妇了。

那个时候的医疗条件又不是很好,丈夫十分心疼王宛兰,自发地承担起家里所有的活计,尽全力给妻子一个好的养胎环境。

王宛兰的丈夫每天都会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做出营养均衡的饭菜,他上班后王宛兰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临近预产期的时候,丈夫干脆请假在家,每天都紧张兮兮的,生怕王宛兰有一点磕着碰着,看着丈夫无微不至的照顾,王宛兰感到异常的满足,她无数次想象等孩子出生后,他们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1971年10月14日,王宛兰在广州市人民医院生下了第二个儿子,取名为李建恩。

一向精打细算的丈夫,得知母子平安的消息后,竟然花了大价钱购买了几大箱的喜糖,大方地分给了医护人员们。

看着丈夫幸福得像个孩子,王宛兰的眼眶湿润了,觉得老天对她不薄,给了她这么心疼人的丈夫,还有两个可爱的儿子。

之后的日子里,王宛兰全心全意地照顾幼子,家里的长辈们都十分疼爱李建恩,长子和幼子的年龄差了整整14岁,李建坚对这个弟弟也是十分喜爱。

但是,这种幸福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很久,到了李建恩1岁的时候,王宛兰惊讶地发现,她的小儿子还不会喊妈妈。

在正常情况下,一般的孩子在1岁左右就会走路,会喊爸爸妈妈,但是,李建坚不仅不会说话,每当他尝试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双腿都会颤巍巍的,走不了两步就会狠狠地摔在地上,口水还会流成一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王宛兰和丈夫看到李建坚这样,心里都咯噔一下,两人只能想着,有些孩子发育得晚,可能到三四岁才会说话。

但是,这种心里安慰却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攻自破,到了5岁那年,李建坚和正常孩子的差别越来越大,他不仅走路都走不好,就连说话也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有一次,李建恩不小心把热水打翻溅到了身上,但是他好像并没有感觉,看到这样的儿子,王宛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心里清楚,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

王宛兰夫妇立刻带着李建恩去医院检查,等待结果的过程漫长而煎熬,王宛兰无数次的祈祷上天,希望一切都是他们想多了,希望李建安的身体不要有问题。

然而,这次上天却没有眷顾他们,李建恩被确诊为唐氏综合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简单的解释,这是一种染色体疾病,患有唐氏综合征的人会发育缓慢,智力如同稚童,甚至还会有畸形,并没有治愈的可能。

得知这个噩耗,王宛兰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她接受不了这个消息,瘦弱的身子抱着李建恩到处求医,希望有奇迹眷顾一下她可怜的儿子。

但是,现实很残酷,李建恩他将一生都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王宛兰从希望到绝望,一次次的求医耗尽了她的力气,她强迫自己接受这个现实。

绝不放弃患病幼子,想要娶妻却失败

清醒地认识到李建恩再也没有治愈的可能后,王宛兰不再寄希望于各个医院,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去照顾李建恩,希望李建恩可以平安、快乐的长大。

王宛兰身边的很多人,都劝她放弃李建恩,这样的孩子只会成为他们后半生的拖累,不如直接丢弃,但是王宛兰却义正严辞的拒绝这种提议,作为一个母亲,她绝对不会放弃自己孩子的。

为了李建恩,王宛兰夫妇拼命地赚钱,上班时间还请了 保姆 来家里照顾李建恩。

但是,带一个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孩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又脏又累,许多保姆都不愿意做,在一次次更换保姆的过程中,王宛兰意识到,这样下去根本不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在王宛兰47岁那年,她选择提前退休,回到家中一心照顾李建恩。

做出这个选择,王宛兰纠结了很久,一旦不上班,那就意味着她彻底放弃了自己的人生追求,家里的收入也会少了很多,但是,她想到,只有自己才会真正全心全意的照顾李建恩,她不愿再把自己的儿子交到别人手中,她还是做出了这个艰难的抉择。

自此,王宛兰细致入微地照顾着李建恩,不仅没有一丝不耐烦,还事事周到体贴。

就这样,一家人度过了一段辛苦却幸福的时光。

在王宛兰的细心照顾下,李建恩在15岁的时候,学会了说一些简单的话,还会慢慢地走路和上厕所。

一家人欣喜若狂,他们觉得,生活似乎重新有了盼头,没准奇迹就会出现在李建恩身上。

在李建恩25岁的时候,新的问题出现了,这一年,王宛兰已经62岁,她感受到了自己的身子已经大不如前,如果有一天,自己病了、去世了,那小儿子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王宛兰心如刀绞,她和丈夫再三商量后,决定拿出他们几十年积攒下来的钱,当作彩礼,给李建恩娶个媳妇,只要女方愿意照顾李建恩,其他什么都无所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许多有女儿的家庭,看到这笔数目不小的彩礼后,会笑着来和王宛兰攀谈,但是当他们真正看到李建恩的样子时,无一例外,全都避之如蛇蝎。

渐渐地,再也没有人来和王宛兰谈亲事,哪怕他们的彩礼不菲,可是在别人看来,这就是把女儿推入火坑,又有谁愿意呢?

自此,王宛兰彻底熄了想给儿子找媳妇的想法,不断地思考儿子以后应该何去何从,但是,在王宛兰还没有想到办法的时候,现实又给了她狠狠的一击。

而立之年病情恶化,无计可施下药解脱

2001年的一天,在王宛兰推开李建恩房门的那一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李建恩摔倒在地上,脸已经憋成了青紫色,话都说不出来了,王宛兰立刻将儿子送去了医院。

漫长的等待后,医生遗憾地通知王宛兰,李建恩的病情恶化了,不仅智力大不如前,还彻底丧失了行动能力,后半生只能在床上度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已经年迈的王宛兰得知这个消息后,泣不成声,她想不通,为什么会一夜之间变成这样,李建恩做错了什么,她又做错了什么?

等到李建恩出院后,吃喝拉撒都只能在那张小小的床上,王宛兰再也听不到含糊的“妈妈”,再也不能带着小儿子出去散步,再也不能看着他颤抖着站起来。

为了防止李建恩长期躺在床上肌肉萎缩,王宛兰几乎寸步不离,只要有时间,她都会帮李建恩按摩、翻身。

尽管这样细心的照顾,李建恩的身体还是在不断地恶化,连吃饭都变成了一件费力的事情。

好在,这个时候王宛兰的丈夫已经退休,夫妻二人轮流照顾李建恩,倒也不至于累垮了王宛兰。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十几年,王宛兰的丈夫十分心疼自己的妻子,岁月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印记。

他们在这个年纪本应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但是妻子却只能拖着老迈的身体,在儿子的床头来回踱步,他的心里也是十分难受的。

在王宛兰看来,丈夫对自己的理解和心疼就是最好的东西,她深深地知道丈夫承受的并不比她少,几十年来,他们夫妻携手共度,也许这就是爱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3年,王宛兰的丈夫去世。

一瞬间,王宛兰真的很想追随丈夫而去,她感觉自己的主心骨没了,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但是当她看到李建恩那呆滞的眼神时,还是把所有的悲伤咽了回去,她知道,如果自己倒下了,那小儿子怎么办?

自己一个人照顾小儿子让王宛兰的身体逐渐吃不消,她多次拒绝大儿子李建坚让她带着弟弟与他一起生活的想法。

在王宛兰心中,她最心疼的是小儿子,最亏欠的却是大儿子,几十年了,为了小儿子,她已经忽略了李建坚太多,她不想再去让小儿子拖垮大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只能自己咬牙坚持着。

一切的一切都敌不过时间的流逝,2017年,83岁的王宛兰因心脏病被送往医院,躺在病床上的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虚弱。

她心里清楚,自己没有几年活头了,想想家中已经46岁的小儿子,王宛兰感受到了绝望。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出院后,王宛兰的身子大不如前,连给李建恩喂饭擦身都有些力不从心,看着满头银丝,跑前跑后的大儿子,王宛兰反问自己,等我死了,建恩该怎么办?他已经够苦了,以后还要继续这样生不如死吗?大儿子没想过什么福,这把岁数了难道还要拖累他?

仿佛在一瞬间,王宛兰做出了一个决定,她想让小儿子从痛苦中解脱。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她经常前往医院,假装自己身体不适,前前后后从医院拿到了六七十片安眠药。

2017年5月9日,王宛兰写下一封信。

信中写到,李建恩如何被确诊为唐氏综合征,自己四十多年来是怎样尽心尽力地照顾他,他的病情怎样恶化的,自己怕是不久于世,只能用这种方式,让他从痛苦中解脱,一切都是她自己做的决定,与李建坚无关,自己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随后,王宛兰将安眠药碾碎,加入了一碗水,为了让药没有那么苦,王宛兰还加入了一大勺蜂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宛兰杀儿子前留下的信

把药递给小儿子后,王宛兰温柔地抚摸他,轻声说道:“不苦了,喝完就解脱了。”

看着儿子把药喝完,没过多久,李建恩就没了气息,王宛兰感到自己的心已经碎了,但是她却并不后悔。

李建恩死后,王宛兰立刻去公安局自首,面对所有人,王宛兰都坚定地重复着一句话:“这是我一个人做的,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

2017年10月26日,王宛兰以 杀人犯 的身份出现在法庭上。

在案件审理的过程中,就连法院的工作人员们,在陈述案情时都几度哽咽。

王宛兰静静地坐在被告的席位上,挺起她略有些佝偻的背,在场的所有人都为她默默垂泪,心疼地看着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宛兰在庭审上流泪

王宛兰所有亲朋好友都来向法院求情,纷纷证明,作为一个母亲,王宛兰有多么的称职。已经80岁的她本应有家人照顾,但是她却在46年来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

可是,不管怎么样,王宛兰的行为就是触犯了法律,律法是冰冷无情的,所有人都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但是,法理之外还有人情,法院认为,王宛兰和其他的杀人犯不同,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基于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作案动机和其他案件中的凶手不同,作案后也主动来自首。

最终,法院宣判,王宛兰故意杀人罪成立,然而其悲可悯,其情可宥,判处3年有期徒刑,缓期4年执行。

如今,四年的缓刑期已经过去,令人宽慰的是,王宛兰的原判已不再执行,她被 无罪释放 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结语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能相信,父母对儿女的爱竟然能到如此绝望的地步。

法律是无情的,也是正义的,但也有着炽热的温度。

46年来,王宛兰没有一天是为自己而活,她的人生,将会迎来安稳和平静,衷心地希望这位老人,在余下的岁月里,身体康泰,岁月静好。

可怜天下父母亲,就算有一天,全世界都放弃了你,你的父母也不会,除非,他们的生命走到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