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一无业游民神秘暴富,引起警方高度怀疑,调查后判处死刑

2022-05-17 15:33:40 山东 粤姐说电影
0人跟贴

1998年4月,一辆进口摩托车呼啸着驶入了一个普通小区,惹得邻居街坊们议论纷纷。

“嗬!这不是江运华吗?几天不见居然开上摩托车了,这得一万多块吧?”

“何止呀!我听说他还在文化馆那边买了房子,还给他小舅子买了越野车,也不知道哪来的钱!”

可邻居们都知道,江运华不学无术,没有正经工作,是这一片有名的街溜子,突然神秘暴富,让很多人都怀疑他的钱来路不明。

就在大家伙议论纷纷的时候,民警找上门来,把江运华带回了局里,几个月后判处了死刑!

江运华的钱财究竟是从哪来的?他又犯下了怎样的罪行?

被火灾掩盖的真相

1995年12月17日凌晨,湖北省荆州市的街道上蒙着淡淡的薄雾,只有零星的行人匆匆赶路。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急促的呼喊,打破了黎明的沉寂:

“着火啦!来人啊!”

只见江津中路的沙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上空翻滚着乌黑的浓烟,一缕缕殷红的火舌舔舐着洁白的墙面,火焰填满了整个铺面。

随着警鸣声,救火车迅速抵达了现场,几条水龙汹涌而来,很快就压住了火势。

一开始,消防队员们只把这次事件当做是一个普通的失火案件,但在清理现场时却被房间里的一切惊呆了。

只见原本是金库值班室的位置,门框被烧塌,里面躺着两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而在门房的位置里也有一具蜷缩着的尸体。

检查到金库时,消防队员们惊讶地发现,在金库厚重的双层铁门上有一个40厘米见方的大窟窿,而里面多个装着现金的铁箱均被撬开。

消防队员当即告知了公安局。

一辆又一辆的警车开到了现场,经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技侦人员鉴定,确认了三名死者的身份,分别是金库守库员曹伟、陈绪川和门卫施金木。

被盗走的现金则高达230万元!

这样恶劣的案件在当地引起了轰动,许多民众都忧心忡忡,夜晚不敢在街上逗留,同时也对凶手深恶痛绝,请求公安机关一定要将凶手绳之以法!

警方也对这一起案件高度重视,当即展开了全面调查,誓要将凶手早日逮捕归案。

经过现场调查,发现因为火灾的缘故,很多有价值的线索都被毁坏,只有凶手用于破坏金库的氧割设备遗留在现场,基本采集不到足迹和指纹。

虽然证据很少,但警方还是从蛛丝马迹中梳理出了一些凶手的基本信息:会开车,会用氧气罐,有反侦查意识。

一开始,警方把目光放到了农信社排班上来。

据调查,案发当日的排班中,应当有一名门卫和3名守库员,但守库员张某却在当天翘班,并且在案发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农信社方面也没有他的消息,这样的反常行为引起了警方的重视。

几经周折,专案组终于在河南省新乡市找到了张某。

在审查过程中,张某显得十分委屈,他表示自己就是干了个第二职业,多赚点钱,案发前一天晚上,他刚好接到了河南朋友的邀请,去做个生意,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担心自己惹上麻烦,张某一直不敢回来,没想到还是被警方找到了。

可张某早不走晚不走,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这也太巧合了,怕不是和同伙勾结作案!

警方经过多方走访调查后,确认了张某不具备作案时间,洗清了嫌疑。

这一条线索断了之后,警方又把重点放在了全市范围内,进行大规模地排查。

民警经过大量的工作,摸排嫌疑对象近5000人,查证线索3000条,收集了3个保险箱的资料,却始终一无所获。

警方还发出了悬赏告示,赏金也一再提高,可犯罪嫌疑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不见踪影。

但警方不曾放弃,一直坚持调查,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凶手找出来,给受害者家属们一个交代。

暴富的小混混引起警方注意

1998年3月30日,警方接到了群众举报,说某小区的一名无业人员最近突然暴富,又是买车又是买房的,或许和金库盗窃案有关!

这条线索让民警精神为之一振,自从金库被盗以来,一直没能获得有价值的线索,案情进展缓慢,这条线索就显得十分重要。

警方当即对这个名叫江运华的无业人员展开调查,发现他有着盗窃前科,且会开车,也会气焊,完全符合对凶手的推测!

不仅如此,当地民众们还说江运华不学无术,是个街溜子,还脾气暴躁,性格恶劣。

有次江运华开车路过一个山头,被那里的村民拦了下来,索要过路费。

江运华打开车门闷头走到车尾,从后备厢里拿出斧头来,往地上啐了一口:“来,我看看谁敢要过路费!”

向来欺软怕硬的村民们哪见过这阵仗,当即灰溜溜地离开,但江运华的暴戾也传了出去。

这些资料都表明江运华具有重大作案嫌疑,于是4月3日下午,警方守在江运华女儿的学校外,把等在门外接女儿的江运华带回局里接受调查。

“说说吧,买车和买房的钱都从哪来的。”

“我赚的。”江运华低着头,不敢和民警对视:“做点小本生意。”

那时大家的人均收入不过千元,可江运华买的房子和进口摩托车少说都要几十万,所谓的小本生意根本不可能赚到那么多。

江运华似乎也觉得这样的借口不妥,一会说是捡的,一会又说是偷的:“我在机场看见一个行李箱,就趁人不备偷了,里面有30万。”

如果有人丢了30万一定会报案,但警方查遍了都没发现有人报案,显然就是在说谎。

“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民警厉声说道:“想想你的家人,你的女儿!”

想到家人,原本还满脸无所谓的江运华脸色一僵,他沉默了一会,小声地问:“能给我来根烟吗?”

听到这话,民警心里松了一口气,知道江运华心理防线破了,准备交代了。

接过烟咬在嘴里后,江运华抖着手点火,试了好几次才把打火机打燃。

呼出一口白气后,江运华缓缓开口:“这事儿,都怪我财迷心窍……”

长达半年的预谋

1995年的一个清晨,江运华骑着自行车路过江津路沙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看到几辆车停在门口,就停了下来看热闹。

只见一群人从屋子里搬出来一个又一个的铁箱,封得严严实实的,上面还有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标志。

“这搬的是钱吧?”江运华看了看铁箱,又看了看合作联社的大门:“难道说这里是个金库?”

不知该说江运华好运还是聪明,这里确实是金库,存放着4个信用社、1个办事处和联社6个单位现金。

江运华虽然也有工作,但他总觉得自己是干大事的人,却总是被人排挤,郁郁不得志,只想着一夜暴富,却看不清楚自己的斤两。

自那以后,江运华经常在江津路溜达,仔细看了看这个金库的安保,觉得就几个人守着,没有想象中的麻烦,觉得很容易就能得手。

抢劫这个念头一旦冒了出来,江运华就夜不能寐,成天计划着要怎么抢钱过上好日子。

江运华也明白,靠他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于是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两个狐朋狗友:刘昂和刘焰勤。

三人自小玩到大,是臭味相投的拜把兄弟,同样都是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上街溜达,聚在一起喝酒咒骂老天不公。

江云华把这件事告诉了两人后,三人一拍即合,开始长达半年的准备。

他们在铝合金的卷闸门上开了一个小洞,每天晚上轮流蹲守在门外,通过这个小口观察里面的人员布置、安保情况。

当时摄像头没有普及,安保工作不到位,给了这三人可乘之机。

长期地观察踩点后,三人对金库的安保情况了如指掌,花200元租下了一个出租屋用于藏匿偷来的氧割工具,还盗走了一辆三菱微型货车用作运输。

江运华以前见别人烧过氧焊,想着好歹是见过猪跑,就负责“破”金库大门,其他两人则在一旁辅助。

为了不在现场留下痕迹,三人决定用汽油纵火烧毁现场,还用女装的长丝袜做了面罩掩盖身份。

做好了所有准备之后,三人在1995年11月底潜入了金库二楼,准备到一楼“解决”掉安保人员,再实施盗窃。

可他们混归混,杀人放火的事情还从没做过,恰好有守库员出来上厕所,发出了动静,把三人吓得屁滚尿流,第一次作案就这么失败了。

回到出租屋后,三人你怨我我怨你的骂了半天,最后下定决心,下次一定不能手软!

1995年12月16日晚上8点左右,小雨淅淅沥沥,街上少有行人,这在江运华等人看来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三名穷凶极恶的歹徒开着车拿着作案工具,翻窗进入二楼,直扑一楼的金库值班室。

此时值班室里的两位守库员正在看电视,见有人冲进来吓了一跳,刚要起身反抗,就被歹徒扑倒,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两人连叫喊都没发出,就这么没了呼吸。

在值班门房的老人刚要睡下,听到了响动就起身去查看,歹徒已经冲进了屋子里,老人刚喊了一声救命就被倒在了血泊中。

三人动作很快,先是剪了报警器电线,然后从门外的汽车里抬出气割枪,由江运华操作,在金库大门上割了一个大洞。

“行了,我来试试。”刘焰勤通过洞口钻进金库中,撬开一个个铁箱,把里面的现金倒进了洞外的口袋里。

刘昂则在一旁尝试着把现场留下的脚印擦干净。

一直到了凌晨4时左右,江运华开始催促起来:“两个蛇皮袋和一个麻袋都满了,咱们得走了,天亮就走不了了!”

三人手忙脚乱地把口袋拖到了车上,再把汽油里里外外浇了个遍。

原本打算拧开带来的氧气瓶,让其爆炸,但刘昂担心来不及跑太冒险,就只能作罢,临走前点燃打火机扔了进去。

火苗遇到汽油后“呼啦”一下就着了起来,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

或许是太过紧张,三人准备开车离开的时候发现汽车怎么也发动不起来,气得江云华破口大骂:“车子停在家里半年了,让你们换电瓶你们不换!”

眼看着火越烧越大,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刘昂和刘焰勤跳下车去,在后面推车,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借助下坡才发动了车辆,三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担心被人发现,案发后近20天里,三人都躲在出租屋里不敢露面,确认风头过去以后,三人在刘焰勤家里平分了赃款,每人获得了70多万。

之后三人把部分作案工具丢进了长江、沮漳河和碧波湖。

三人分完钱之后就分道扬镳,约定不再联系,以后各自保重,一旦被抓获,就服毒药自尽,绝不能出卖其他兄弟。

江云华分到钱以后,把一捆又一捆的现金塞进了刘焰勤家里的空心床头柜里,把床头柜放在自行车后座上,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带回了家。

但因为警方的搜查实在太严,江运华守着一大堆钱却不敢用,直到两年后觉得风头过去了,才大手大脚起来,没想到还是被抓到了。

交代完这起案子后,江运华还交代了抢劫振兴信用社18万元大案、荆州东门摩托车门市部抢劫案及多起盗窃案。

尽管当初和其他两人分别的时候发誓被捕就服毒自尽,不透露行踪,但很显然江运华没有这样的勇气,把其他两人的行踪都交待了出来。

江运华被捕后不久,另外两人收到了消息,立马逃跑。

在江运华被捕后的两个月后,刘焰勤被警方包围,自知罪孽深重的他在江堤边服毒自杀。

1998年11月13日,江运华被依法判处死刑,次年1月19日执行死刑。

当年行凶的两人已经找到,但犯罪嫌疑人刘昂一直在逃。

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当乞丐去了,而警方一直没有放弃搜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只要刘昂一天没有归案,警方就不会停止调查,一定要把凶手绳之以法,给受害者家属以及百姓们一个交待!

25年的坚持,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时间一晃就来到了2020年,距离那个令人悲痛的清晨已经过去了25年。

这25年间,荆州市警方一直没有放弃过对刘昂的追捕,这期间有老民警离开,新民警接过重担,这个案子成为了压在所有专案组人员心中的一个大石头。

他们广贴悬赏公告,前往广西、云南、福建等多省进行追捕,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

还对刘昂家属进行劝投,让他们劝说刘昂投案自首。

2020年5月5日,安徽省马鞍山市警方获取一条重要线索,找到了一个疑似是刘昂的人。

“你们快来看看,这个人是不是刘昂?”

照片上的人十分苍老,两颊消瘦,皮肉也松弛了下来,但专案组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这就是刘昂!他化成灰我都认识!”

以防万一,专案组还找到了当初办案的老民警以及刘昂的亲戚朋友们来辨认,确认了照片上的人就是刘昂。

荆州市警方当即前往马鞍山,在刘昂周围蹲守,随时准备抓捕。

此时的刘昂靠打工为生,因为逃犯的身份,25年来他过得战战兢兢,梦里全是被害人的脸和大片红色的火焰,饱受内心的折磨。

这天刘昂和几个工友在小饭馆里吃饭,他们吃了很长时间,饭馆里的客人大多离开了,工友们也接连离开,刘昂是最后一个走出来的,手里还拎着半瓶白酒。

当专案组出现在他身边时,这个两鬓斑白的男人愣了一下,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戴上了手铐。

“你们还是来了。”语气平静的刘昂似乎早就预知到了自己的命运。

在审讯过程中,刘昂将所有犯罪事实一一交待,还感慨了几句。

“逃了25年,我想回荆州。”

“都快忘记沙市的味道。”

疫情期间他不敢用身份证,寸步难行,警方还在他家里搜到了地图、望远镜等,刘昂交待原本想等疫情结束后就出发回家。

刘昂家里的望远镜

说到犯案动机时,这个消瘦的男人捶了捶自己的头,悔不当初:“我当时在做生意,也算有点钱,根本犯不着去抢,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猪油蒙了心。”

刘昂还十分后悔,觉得愧对家人,但无论他如何地悔恨,一切都已经晚了。

那3名倒在血泊中的被害人再也睁不开眼,三名犯罪嫌疑人及其家属的一生都毁了。

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启示

这起案件就像是压在沙市民警和百姓心头的一块大石头,随着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的落网,终于消失殆尽。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三名犯罪嫌疑人为了一己私利,公然盗窃金库,犯下罪行,背上了三条人命令人发指。

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中青三代民警接力侦查,25年的坚持,克服了无数的困难,终将三名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告慰受害人的在天之灵,保护了一方安宁。

生活中潜藏着许多的危险,但正是有着民警们的守护和英勇,才能换来百姓们的安宁生活。

向所有民警致敬!感谢你们替我们负重前行!

参考资料:
央视:《一线:歧路》
楚天都市报:25年前震惊全国的金库劫案劫匪落网!杀害3人抢走两百余万现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2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