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讯)综合俄罗斯塔斯社、俄新社5月16日报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当天在 莫斯科 举行峰会,俄罗斯、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六国领导人共同出席。此次峰会恰逢 集安 组织成立20周年,也是该组织领导人时隔两年多首次举行面对面的会议。

在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集安组织对使用单边制裁和限制、双重标准、无视他国主权利益等行为表示担忧”,并严重关注绕过国际法律规范使用武力干预危机局势的趋势。集安组织强调,缓和欧亚地区紧张局势至关重要,该组织愿与 北约 建立“务实的合作”。

峰会还谴责了伪造与反纳粹侵略有关的历史事件的行为,六国领导人一致表示,将继续反对任何美化纳粹主义、传播新纳粹主义的企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俄罗斯塔斯社:集安组织宣布愿与北约建立务实合作

俄罗斯总统 普京 在16日的峰会上指出,集安组织在“后苏联空间”发挥着非常重要的稳定作用,应注意美国在包括乌克兰在内的“后苏联空间”的军事和生物活动。他还提议,授予独联体国家集安组织观察员地位,并称今年秋季将举行一系列集安组织联合军演。

在今年1月的哈萨克斯坦骚乱期间,集安组织应哈总统托卡耶夫的请求,派遣了维和部队进入哈萨克斯坦维持秩序。对此托卡耶夫在16日的峰会上重申,强化维和能力应成为集安组织发展的优先事宜,并提议让集安组织参与联合国的维和任务。

集安组织领导人还一致支持加强各国的政治互动,以应对来自外部的压力。白俄罗斯总统 卢卡申科 表示,六国应当团结起来共同发声,“我们需要在国际论坛上更多地代表集安组织发言,让外界能看到和听到该组织的立场和声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集安组织领导人16日在莫斯科举行峰会 图自克里姆林宫网站

由于芬兰和瑞典已于15日宣布将申请加入北约,因此北约扩张也成为峰会主要议题之一。普京对此表示,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不会对俄罗斯构成直接威胁,但如果北约的军事设施扩展到这两个国家,俄方将做出回应,“不管是什么样的设施,我们都会将其视作对我们的威胁。”

普京警告说,北约的行动已经远远超出了欧洲-大西洋的职责范畴,越来越积极地插手国际事务、试图控制国际形势。俄罗斯正在小心地追踪这一趋势。

卢卡申科呼吁集安组织各成员国对北约的扩张做出回应,“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团结起来。此时此刻,不应该只有俄罗斯一国表达关切并反对北约东扩的企图。”

集安组织的联合声明并未涉及乌克兰局势,塔斯社称,普京仅在闭门会议上向集安组织领导人通报了俄罗斯军事行动的进程。但卢卡申科谈及这一话题时表示,西方国家正试图延长乌克兰的冲突,“这就是他们不断向乌克兰输送武器的原因,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尽可能地削弱俄罗斯。”

集安组织成立于2002年5月,由1992年签署的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演变而来。目前有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6个成员国。

相关新闻

普京为民族复兴发动特别军事行动 但有三个误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被轰炸的亚速钢铁厂

当地时间7日晚到8日,马里乌波尔市亚速钢铁厂遭到俄军猛烈炮击。

【编者按】

当俄乌战事陷入拉锯、谈判停止,同时俄罗斯又遭到西方全面制裁后,也有不少声音在质疑,普京发动战争是不是得不偿失?因为即使从俄方的利益出发,这场特别军事行动也不是非打不可。那么普京这次的决策,是否出现了问题?

还有很多人关心,俄乌冲突会不会影响到美国对华政策?比方说,现在美国已经表现出来,更频繁地打“台湾牌”、挑战“一中”底线,台海危机会不会提前爆发?中国是不是要做最坏的打算?从这次俄乌危机中,中国又能得到哪些战略启示?

为此,我访问了国际战略学者黄靖教授。他曾经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作研究员,也曾和普京本人面对面交流。特别是,黄靖教授从他以往在俄罗斯的活动当中,也发现了很多不同寻常的蛛丝马迹。

以下是专访实录。

黄靖教授访谈实录(下)

直新闻:您是在论坛的时候,跟普京本人有面对面交流过是吗?

国际战略学者 黄靖:对!在瓦尔代论坛交流过两次,一次是2013年,和普京在一起吃饭;还有一次是2015年,我坐在第一排,他在台上讲话,讲话以后,他认出我来了,还跟我打了个招呼。

直新闻:您对他印象怎么样?

国际战略学者 黄靖:我对他印象是,一个非常敏锐的人。你看他讲话,从来不讲外国语,都是讲俄语,但是他听得懂英语,德语也听得懂。你会发现,他是个非常敏锐的人。

第二点,他是一个很霸气的领导人,他一到场,他一讲话,旁边那些跟随的人,像拉夫罗夫(俄外长),本来拉夫罗夫也是很厉害的,还有绍伊古(俄防长),都是气场很大的,但普京的气场更大。普京一进来,他们那种气场就没了,所以他是镇得住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普京 资料图

直新闻:普京发动的这场特别军事行动,您是否觉得很有必要?

国际战略学者 黄靖:实际上这个事情是有争议的,我个人的观点,我认为普京是犯了一个战略错误,但是也有可能他没有,因为他的战略目标不一样。

当初大多数国家的人,包括我个人在内,都认为他不会打,都认为美国在那瞎说。但是他打了以后,我们就要考虑,是我们笨,还是普京笨?我宁愿相信可能是我笨,就是我们没有理解普京的战略意图。

我第一次见到普京是在2009年,因为瓦尔代论坛他每年都去。我们近距离交流也有两三次。后来我觉得,可能是我们误解了他的战略意图。

我先给你讲这样一件事,我的几个美国朋友就一直说,以中国的情报能力,并且普京他去了北京,中国怎么会不知道普京要打仗?

我是这么跟他们讲的,我说,假如说中美有同样的情报能力,而且美国得到的情报和中国得到的情报是一样的,但为什么美国说普京一定会打,而中国说普京一定不会打?是因为大家的战略判断不一样。就是大家得到的情报一样,我们判断说,普京不会打。因为什么?因为当时大家认为,普京已经达到了自己的战略目的。

自从普京在2008年和美方正式破裂以来,普京就把一个战略缓冲带,作为俄罗斯国家安全的底线。也就是,从白俄罗斯到乌克兰一直到哈萨克,这一条是俄罗斯它的战略缓冲带。它可以使俄罗斯将自己的战略威胁维持在2000公里以外,如果失去了这条战略缓冲带,对俄罗斯战略威胁就在800公里以内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么到了拜登上台,普京为什么展开攻势?因为普京是个战略家,他敏锐地看到,在拜登的对外政策当中,有巨大的内在矛盾。也就是,拜登把中国作为他第一竞争对手,他要集中所有的力量来对付中国。

再一个,普京自己也知道,留给他操作的时间也不多了。他认为,斯拉夫民族在1991年以后,实际上已经被西方成功地分裂肢解、弱化了。

你看从科索沃战争开始,普京认为,美西方他们是要肢解俄罗斯斯拉夫民族,包括在政治上瓦解,让斯拉夫越来越弱,然后又要给你肢解开,最后斯拉夫完了。用普京的“导师”杜金的表达,斯拉夫民族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

这一点我想是对的。因为2013年瓦尔代会议的题目就是“俄罗斯的民族认同”。

当时有一个比较高规格的私人晚宴,在这个晚宴上,一位俄罗斯领导人和我有一段非常令人难忘的交流。

他说,黄教授,你们中国人知不知道,什么是俄罗斯梦?我说什么是俄罗斯梦?他就说,俄罗斯梦很简单,“we want to be accepted and respected as Europeans. But those bastards never gave us that, even though we saved them twice。” 翻成中文就说,我们俄罗斯想要被接受为欧洲人,并像欧洲人那样受到尊重。但是那些混蛋就是不肯,尽管我们救了他们两次。这两次,一次拿破仑,一次希特勒,都是俄罗斯人把欧洲人救了。

所以现在联想起那个话,这位领导人认为,他们斯拉夫人被人看不起,被人踩在脚下。

所以这一次打这个仗的目的,用普京的话来说,就是要成立一个新俄罗斯。用杜金的话讲,叫大俄罗斯。杜金说,大俄罗斯要成为我们斯拉夫人共同的家园,我们一起生一起死、一起繁荣、一起成长,打出一个斯拉夫人在世界民族之林里的独立地位,打出一个大国地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所以你看,普京的战略目的,就看得出来了,他要去军事化,就是要把乌克兰打得没有保卫自己的能力。接受中立的乌克兰,必须在俄罗斯的掌握之下,去纳粹化,就是把反对俄罗斯的乌克兰人全部赶走。

所以普京以这个为目的,是要把乌克兰、白俄罗斯这些所谓东斯拉夫人的家园,统一在一个新的俄罗斯里。所以他认为,这是民族复兴之战

所以如果这样来看的话,我认为普京有三个误判。第一个大的误判,他完全低估了乌克兰反抗的意志和决心,你要别人命,别人也会要你的命。

第二点,他没有料想到,美国也在准备挑逗他打,只要你一打,我就利用一切手段把你彻底打垮。

第三点,他可能没有意识到,2013到2017年的军事改革,给俄军造成了极大伤害。俄罗斯前后两任国防部长都要搞军事改革,最后却都没有钱搞不下去。

也就是,第一低估了乌克兰,第二低估了美国欧洲支援乌克兰的意志,第三高估了自己军队的作战能力。

因此,俄方一上了战场就表现出三个严重不足。第一,战场感知严重不足。第二,后勤保障系统糟糕,后勤上不去。第三,战场指挥不灵,所以大量的高级军官不得不到一线去指挥,因为前线指挥官不行。

大量的高级军官到一线指挥后,就给敌人制造了机会,再加上你战场感知不行,更加大了被对手狙击的危险,结果俄罗斯被杀掉六七个将军。

直新闻:那么在您看来,俄罗斯当时有没有可能不打仗就能达到战略目的?

国际战略学者 黄靖:有,并且实际上已经有诺曼底协议,在2月16号,诺曼底会谈已经达成了停火协议。当时诺曼底会谈,德国、法国、俄罗斯、乌克兰,把美国北约排在外面。所以我们以为,普京就可以不打了。但现在看来,他要打的目的就是,他真的是有更大的战略目标,他的战略目标,就是我刚才说的,民族复兴之战,打出一个斯拉夫人的家园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普京 资料图

直新闻:也就是说,他的这一次军事冒险,还是受到了杜金“重建大俄罗斯帝国”的思想的影响?可能不光是普京个人,整个俄国内的精英,可能都深受这个思想的影响?

国际战略学者 黄靖:对。与其说是杜金的影响,不如说是杜金揣摩到了普京的意思来做的。

现在我看来,这就像你说的,整个俄罗斯的精英,都有这样的一种思想,所以说俄乌冲突为什么会打起来。

俄乌打起来了,西方的判断是,如果俄罗斯打不赢,战场上受挫了,内部就分裂,就要搞反战运动,普京就要下台。但现在却是,俄罗斯打得越不好,内部越团结,普京的支持率越高。

所以叫普京一定要打下去,不能半途而废的,肯定是一群人。

我们回到普京目前的状态来看,能够做到大国领袖的人,一定是非常聪明,各方面素质都很高的人,要不然走不到这一步。那他在重大战略上出现了误判,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的信息管道受到了阻塞,拿到了错误的信息和数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直新闻:现在俄罗斯已经陷入到某种困境,就像您说的,只能靠以拖待变,那是不是意味着,普京的战略实际上受到很大的挫折?中国从这里能够得到什么借鉴吗?

国际战略学者 黄靖:我觉得,首先,普京的战略是不是受到挫折,这个还要看,为什么?战场上的得失,我认为还不能拿来当判断的依据,因为对于普京来说,重要的不是这场战能不能打胜,而是让全世界让西方知道,你不能小看俄罗斯,他只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够了。毕竟俄罗斯是个资源性大国,只要它不垮,它的大国雄心仍在,它的民族自豪感仍然旺盛,它是起得来的。

我认为对中国的教训,如果中国要借鉴的,是有这么几点:

第一点,绝对不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普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被西方牵着鼻子走。西方用北约东扩一直牵着它,实际上,普京是用最强烈的战略手段,来保持最基本的战略底线。他保的就是叫战略安全带。

所以我认为,我们第一个启示就是,按照自己的战略谋划,要有定力,一定要有定力。

第二点,千万不能替他人做统战。俄方做得最糟糕的一点,就是把欧洲和美国放在一起。尽管俄罗斯也想离间双方,但是失败了。但现在实际上,欧洲美国包括日本在内,他们中间有大量的矛盾。

我们要善于发现这些矛盾,我们要争取的不是叫欧洲、日本站到我们这一边,那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叫这些国家不要死心塌地跟着美国跑。

比如说东盟,我们就要争取东盟保持中立,我们就赢了,为什么?美国是渡海来作战,它不可能在航空母舰上跟你打一场战争,它必须要东盟这些国家站在它那一边。只要这些国家不站在它那一边,如果美国在我们的家门口打仗,我们就赢了。

所以第二个启示,我们真的是不要替他人做统战。我今天还在一个群里说,动不动说“欧洲也是敌人,日本也是坏蛋,都是要打我们的”,一竿子全部把他们打到敌方那边。

我们要真正做好统战工作。我们的目的,不一定是要把自己的朋友搞得很多,我们的目的,是要叫美国的朋友很少就够了。

第三个启示,真的是要注意,在任何时候要保持自己的理性,不要让那些激进的人占上风。一个最要注意的,要容许不同意见不同观点,不要动不动就上纲上线。现在最怕就刀刃内卷,抓“第五纵队”,说这个是“舔美派”,那个是“跪美派”,要坚决打击斗争。我们要学习,不能使内部的不同观点,变化成不可愈合的内部矛盾。

所以出现任何重大的问题,比如说俄乌冲突,比如说台湾问题,比如说经济发展问题,任何重大的问题,党内、国内有不同的意见、不同的观点,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总的来说,在几乎所有问题上,都会有不同意见这一客观事实。兼听则明,有容乃大。否则,一旦出现不可调和的内部矛盾,那将是难以弥补的重大战略失误。

【编者后记】

在这次访谈中,让我特别有共鸣的是,引发这场冲突的导火索,可能是北约东扩危及俄罗斯的战略安全和利益。但换个视角,这二十年来,所谓“建立一个新俄罗斯”的理念,一直被放大和鼓吹,某种程度上是不是也在不断发酵着“乌克兰危机”?的确值得反思。

5月9号,俄罗斯举行卫国战争胜利77周年纪念日阅兵,此前,俄新社发文称,在乌克兰的这场危机中,“如果不能取胜,俄罗斯也将不复存在”。这种破釜沉舟的表达,令人震撼之余,也不免令人更对局势忧心。

作者 | 万霞,深圳卫视直新闻《慢点·观察》高级主笔

编辑 | 赵楠,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