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

轻松关注

上周在解读5月5日 英国 地方选举时,我们没有提到 北爱尔兰 的选举结果,因为这一次的北爱地方选举意义非凡,而且悬念留到了最后一刻。7日结果最终揭晓时, 新芬党 (Sinn Fein)大获全胜,让民主统一党(DUP)从过去的最大政党退至第二大党

新芬党的胜选之所以震撼众多英国和 爱尔兰 人,是因为这个党派从成立开始就一直主张北爱尔兰脱离英国,完成爱尔兰共和国的统一。而在五月,它终于成为101年以来首个控制北爱尔兰地方议会的民族主义政党。

许多人预言,新芬党的胜利标志着爱尔兰统一和北爱“脱英”的开始。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们还是得梳理一下新芬党以及爱尔兰的历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爱尔兰和英国的关系一直比较复杂,这个岛屿曾被英国统治数百年。在1155年,英格兰国王亨利二世就通过军事与宗教的双重征服,将爱尔兰被纳入到治下。

400年后亨利八世更是自称爱尔兰国王,他的继任者们也进一步在爱尔兰内陆扩大殖民,一面占领土地一面推行宗教改革,激起了爱尔兰人汹涌的起义浪潮。但英国统治者血腥镇压反抗,推行了各种殖民政策,使爱尔兰成为了英国殖民事业的“实验室”——在爱尔兰用过的各种手段,之后向世界各地殖民的时候也都继续使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后的几个世纪里,在政府的鼓励下有大批英格兰和苏格兰的殖民者迁往爱尔兰,爱尔兰的本地居民却被迫离开家园,迁往西部和南部的贫瘠地区,英苏合并之后,对爱尔兰的侵略和殖民甚至加速了“不列颠”这一统一意识的形成。

1801年,不列颠和爱尔兰通过《英爱联合法案》正式合并,但爱尔兰却没有保留苏格兰那样的平等地位,占人口大多数的天主教徒不享有任何政治权利,且在经济、教育等方面受到歧视。因此,实际上他们仍然是被殖民统治,而不是名义上的加入联合王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845年的爱尔兰大饥荒期间,英国政府毫无作为,导致约一百万爱尔兰人死于饥饿,另有上百万人被迫背井离乡,移民到美国等地,人口十去其二。这场饥荒成为爱尔兰民族伤痛,也推动了1870年开始的独立运动。

早期运动主要以和平的议会斗争方式进行,力求获得爱尔兰自治。不过在20世纪后,反抗斗争日益激烈,1905年新芬党成立,其态度尤为激进,提出目标不是自治,而直接谋求独立,并且不惜以暴力手段达成目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19年,新芬党领导的老爱尔兰共和军与英国军队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英爱战争,最终在1921年通过《英爱条约》让爱尔兰成为自治的自由邦,然而新教徒势力更强、更亲英国的北爱尔兰地区却选择留在英国,自此开始南北分裂的局面。

虽然在二战后爱尔兰正式脱离英帝国和后来的英联邦,成为共和国,但分裂问题没有解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之后“留英派”和“统一派”再度干戈相向,在20世纪60-80年代出现一系列的流血冲突。北爱尔兰共和军甚至对英国本土的利物浦、曼城和伦敦等大城市进行恐怖袭击,在冲突的30年里,共有近4000人死亡,史称“北爱尔兰难题(The Troubles)”。

直到90年代后,北爱和平进程加速,爱尔兰和北爱尔兰之间不再有硬边界,也不设检查站,两地的货车无需文书就可以自由通行,运送货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英国脱欧却再次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根据鲍里斯政府签订的《北爱尔兰议定书》,北爱尔兰和英国一同脱离了欧盟,之后按照欧盟对进入成员国(包括爱尔兰)货物清关标准,任何货物从北爱尔兰进入爱尔兰共和国之前都必须进行检查,等于实质上产生了硬边界,这对许多北爱尔兰人来说是不可容忍的

英国政府因此一直未能完全履约,希望保留软边界的同时继续管辖北爱尔兰。但是欧盟则认为,英国脱欧后不再履行成员国义务,却还是通过北爱尔兰软边界享受成员国的流通待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直到现在,英国和欧盟两方还在北爱尔兰边界问题上相互拉扯,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更是威胁采取单边行动,撕毁协议。

但北爱尔兰人已经等不及了,这两年北爱尔兰长期的最大党派民主统一党多次更换领袖,几乎每月都向中央施压,可失去耐心的选民们还是用选票让新芬党破天荒地占了多数。许多人担心,这是北爱尔兰离开英国、爱尔兰最终统一的开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要注意,新芬党在今年的选举期间,有意淡化了“脱英”,或者统一的议题。当选领袖奥尼尔表示,当下的生活成本危机等民生问题更需要优先处理。这自然是出于现实的考量——不仅新冠疫情未完、生活成本危机迫在眉睫,贸然推进统一进程也会刺激到神经紧张的亲英派。事实上,亲英派的武装势力在脱欧之后曾经多次荷枪实弹进行示威,甚至在去年还组织过一次暴乱。而自2017年以来,主张统一爱尔兰的投票比例也有所下降,似乎亲英派比民族主义者更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芬党仍然没有放弃其一以贯之的政治主张,呼吁英国和爱尔兰政府为公投设定日期,计划在“五年框架”内准备公投。但这也不意味着可以公投可以顺利组织,因为北爱尔兰的决策体系过于复杂。公投首先会受到北爱内部留英派的阻挠,随后中央政府也会用各种方式在法理和技术上否决公投,最后,它也未必能通过。这么看来,这次新芬党的胜选在短期内会引发北爱尔兰“脱英”的可能性并不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即使如此,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脱欧对英国的影响有多么巨大——或者说,爱尔兰问题的根在数百年前就已经种下,脱欧只是让它再度浮现的一个诱因。在未来也许这里会有更多的变数,但无论是哪一方,都不愿意看到下一个血腥的“北爱尔兰难题”出现,希望未来的争议都能在和平的前提下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