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收到上海表姐的信息,舅舅于凌晨走了,88岁,没能挺过疫情这关。舅舅是个共产党员,一直保持着传统共产党员的清廉秉性。解放前十五岁从老家江阴去大上海谋生,从门铺学徒做到解放后某大型国企组织部领导,小时候我印象中舅舅经常全国各地出差,顺道会来农村老家看一下他的妹妹,常有接济,我们来往较多,犹感亲情。今年上海人吃了大苦了,前阵子就听表姐说关在家里快闷坏了,小区内几百例阳性阴影笼罩。那边表哥阳性、舅舅舅妈阳性,老舅已移至重症 监护室 。可怜一对老人 病患 缠身又遭此 大难 ,舅舅已患前列腺癌多年一直喝汤药,舅妈也历经多次手术,二人一直以来相扶相依,心里一直担心他们二老能否挺过这一关。舅舅这一生经历过日侵、上海解放战争、大饥荒、以及上海开放大发展的过程,最后在卒于疫情。他们这一辈的人生也可算是波澜壮阔。舅舅今早驾鹤,外甥远叩,远方没有哀愁纷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