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陈晨

5月16日是白女士取不出 存款 的第29天。

把钱存入了银行怎么还会出问题呢?白女士实在想不明白,很多跟白女士一样的 储户 也大为震惊。

“白女士们”存钱的银行为 河南 村镇 银行。

承诺高于四大行的利息,白女士将自己和父母的80余万积蓄,陆续存入了河南3家村镇银行。今年4月18日起,多家村镇银行陆续关闭了线上业务。银行发布公告,称是系统维护。

存款金额从几万元到数百万元甚至更多,“白女士们”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内想尽了办法,“希望相关部门尽快推动一下,让我们把血汗钱早点取回来。”

取不出存款的第29天

白女士已经将社交平台的昵称改为“河南三家村镇银行还我存款了吗”,每天她都会转发多条与此相关的信息。

白女士昵称中提到的河南三家村镇银行,分别是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河南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河南拓城黄淮村镇银行。据储户反映,除这三家外,还有两家村镇银行出现同样问题,分别为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和安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

公开信息显示,除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外,另外四家银行的第一大股东都是许昌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白女士通过一款名为“度小满”的App开始往河南三家村镇银行存款,“利息要比四大行高一些。”这几年白女士陆续往三家银行存入了约80万元,其中包括她在其他银行的存款,自己每月的工资,还有父母的退休金。

上述五家村镇银行,从今年4月18日开始出现异常。白女士在此存款这几年,除这次的异常外,中间还出现过一次小插曲。

2021年1月,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印发《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的存款业务。这意味着从“度小满”“京东金融”“滨海国金”等金融平台购买存款产品的储户,今后不能再通过这些平台进行相关存取款业务。

通知发布后,白女士收到了银行发来的短信,“短信里提供了一个链接,点进去就是银行的微信小程序。”此后的存取款业务,白女士开始直接通过小程序操作。

4月19日,白女士想取钱时发现了异常。“银行提示系统维护。”随后白女士在一个微信群中看到,很多储户反映,银行从18号就开始了“系统维护”,储户们不能再在线上进行存取款的操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微信小程序截图

一遍遍打银行客服电话,各种渠道投诉,求助媒体……5月16日,是白女士取不出存款的第29天。她在社交平台说,“一等再等,失望透顶,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一类卡和二类卡

其实自从多家村镇银行在4月18日开始“系统维护”后,也有储户取出过现金。

家在禹州的任先生告诉记者,他的朋友在5月4日这天,从银行柜台取出了十几万元。

“他是一类卡,我是在线上办理的二类卡,我的钱取不出来。”任先生在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有2万元左右的存款。2019年他在银行办理了一张一类卡,随后开通了二类电子卡,用于收款。

“这家银行的收款码没有手续费。”这是任先生选择禹州新民生银行最主要的原因。任先生经营一家财务公司,平时客户办理业务,通过任先生提供的收款码付钱。

4月19日,任先生登录银行App准备提现时,提示“系统维护,请去柜台办理。”随后任先生就近找了一个银行网点,发现银行里排队的人很多,“我当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听有些人打电话,提到‘取不出钱了’这种话。”

柜台工作人员告诉任先生,他的卡属于二类卡,无法提现,“后来又去了柜台几次,都是同样的理由。”

“一类卡可以取出,但需要预约排队。”任先生的朋友从4月24日开始预约,最终在5月4日这天,从银行柜台取出了全部的存款。

济南的张先生办的也是一类卡,但他却没有任先生的朋友这么幸运。2019年张先生到河南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办理了一张一类卡,后来通过线上转账的方式,购买了几百万元的存款产品。

4月18日,张先生从网络上看到有储户反映无法提现的问题后,登录银行App,发现提现有了限额,“以前是没有限额的。”随后两天,张先生通过线上转账和线下ATM机提现几万元后,他的提现限额成了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微信小程序截图

那段时间因疫情原因,张先生没法赶到开封市。在一些维权群里,张先生看到很多手持一类卡的外地储户即使赶到了当地,也被告知无法提现。

此外张先生向记者提供了一份部分山东储户的信息,里面登记的储户有369人,在五家村镇银行的存款金额比较大。

“系统维护”

“不法分子诈骗”

上海的叶先生今年2月底通过禹州新民生银行的微信小程序购买了200万元的存款产品“7天通知”,“一是利息高一点,二是比较灵活,每七天就能取一次。”

2个月后准备用钱时,叶先生发现无法提现,“银行客服一开始说系统维护,后来我换了好几个网点打电话问,客服都说查不到我的信息,让我报警。”

叶先生拨通了禹州当地的报警电话,“接电话的警察统计了我的名字和身份证号,说汇总后向领导汇报,之后就没消息了。”

着急用钱的叶先生,为了防止公司资金链断裂,已经去借了网贷。

在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等三家银行共计存款52万的纪先生告诉记者,目前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微信小程序已经无法正常打开,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的小程序除不能存取款外,还能查询到余额等信息。

记者注意到,在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官网,4月18日曾发布公告,银行于4月18日对系统进行升级维护,银行的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将暂停服务。此外该行的客服热线提示音中提到“不法分子利用我行线上渠道进行经济犯罪活动,我们暂停了线上渠道业务,现已报案,请大家保持理性,以官方公告信息为准,不传谣不信谣,耐心等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反馈说明

多位储户向记者提供了一份一家为涉事四家银行提供运维等服务的科技公司的问题反馈说明,该科技公司称,四家村镇银行强制关停线上渠道资金支付业务。“系统维护是假的,是个幌子。”纪先生认为。

银保监开展调查核实

银行因疫情暂停对外营业

从4月18日提现出现异常至今,相关方发布过一些消息。但纪先生等多位储户认为,“没有正面回应。”

4月25日,有储户在许昌市人民政府网站留言反映禹州新民生村镇无法线上取款问题。政府回复称,近期有不法分子利用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线上渠道进行诈骗,为有效阻断不法分子诈骗行为,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正在升级优化线上渠道系统。

4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也在官网回应储户留言,称人民银行高度关注此事件,目前有关部门已开展调查,人民银行将配合有关部门,依法尽责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4月30日,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回应,银保监会高度关注河南等地个别村镇银行有人涉嫌违法及线上服务渠道关闭问题,已责成当地银保监局密切配合地方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迅速开展调查核实,积极稳妥处置。

5月4日,河南银保监局发布公告,为配合疫情防控工作,即日起暂停接待来访以及河南地区12378热线接听服务。5月11日,河南银保监局再发公告,恢复了12378热线河南分中心的服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短信截图

5月12日,任先生收到了银保监会许昌监管分局的短信回复,任先生曾在4月25日打电话反映过问题。回复称,银保监会许昌监管分局已经按照相关规定,将该事项转送至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处理。

记者注意到,5月6日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已发布公告,称为配合疫情防控工作,银行于5月6日暂停对外营业。

警方已介入调查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有储户提供了一段跟110接警员的录音。接警员称警方已介入调查,初步发现相关银行和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合作,后者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目前已处于立案侦查阶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业务凭证

看到上述报道后,有储户担心,他们的存款会被定性为非吸资金。不过也有储户认为,他们是正常在银行存款,不管银行拿他们的存款进行了什么操作,这都与储户无关,都不应该限制储户的正常提现行为。

5月16日记者拨打禹州市公安部门相关电话,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只负责登记储户信息,其他情况不便告知。

另外,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等涉事村镇银行的网点公开电话也无法接通。

济南的张先生认为,村镇银行即使再小也是银行,储户有取款自由。上海的叶先生则对此事大呼震惊,“没想到银行会这样子。”

纪先生担心的是,自己和其他储户的存款究竟会被如何定性,“如果我们的正常存款就被定性为正常存款,那我觉得我能拿回自己的钱。”在这种情况下,即使银行破产,纪先生也能拿到50万的保险金。可一旦这些钱被定性为非吸,纪先生就没有信心说上面这番话了。

纪先生说,自己是本着对银行的天然信任,才把精打细算攒下来的辛苦钱都存了进去,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眼看不能提现就要满一个月,“各种贷款要还,各种费用要交。”纪先生说,这个事情如果持续超过一个月,会更加麻烦。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