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中军(殷浩)被废在信安,终日恒书空作字,扬州吏民寻义逐之,窃视,唯作‘咄咄怪事’四字而已。”---《世说新语》

今天的咄咄怪事来自河北邯郸的 磁县 ,5月14日,有网友在“留言板”留言,该称其在岳承包着一百多亩地,现正值 小麦 灌浆的管理期,也是春玉米的 播种期 ,因此提问,磁县是否可以给办理通行证?

对此,当地民意办5月15日回复表示:“您反映的问题我们感同身受,但是目前我县正处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按照疫情防控要求,全县全域必须保持静默状态,民众必须做到足不出户。目前还不能办理通行证。保持静默、足不出户就是为了尽最大努力、尽快将病毒传播链斩断,就是为了尽快将病毒扑灭,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生活。还希望您及其他农民朋友多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方面宣称粮食是国之大者咱们一起端稳,一方面又千方百计的设计制造种种障碍,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难怪有网友评论,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季,类似该县不许农民下地的情况在多处屡见不鲜。这些地方的决策者们大概已经忘了,“三农”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是关系到口粮的问题。由此不免产生疑问:下令采取这些极端措施的人是否吃“人粮食儿”。

而且公式化的回复也很有意思,什么叫反映的问题我们感同身受?如果真的感同身受,会做出这样的决策?

拿该县来说,公开资料表明,早在几年前,该县的小麦已经实现100%机械化收割,夏播绝大多数也是机械化完成的。因此,在如此开阔的农村,只要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就完全有办法把疫情防控工作做好。

所以这样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为了防疫还是为了其他?岂非咄咄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