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者 | 潇湘

来源 | 潇湘经略

中国中产 ,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中国中产,小心滑落至贫困境地。

中国中产,正面对前所未有的中场战事。

十多年前,日本经济学家大前研一写了《M型社会》一书,描绘消失的日本中产:大部分中产将滑落到贫困境地,小部分涅槃成为富人。

书中写道:"别再以为,只要咬牙忍一忍,好日子还会回来,你可能已经从中产阶级沦落到'下流社会'而不自知。"

这样的描述,似乎很适合当下的情况。

裁员降薪,如暴风雨一般,横扫多个行业,地产教培互联网游戏,无一幸免。很多人,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不安、焦虑、惶惑,这是当下中国中产的典型心态。

在我看来,这是中国中产无可逃避的一场中场战事。

上半场,很多中产在城市安家立业,借助楼市,实现了财富积累的第一次跃迁。近二十年来,房价如坐火箭般蹿升,凡是大着胆子买房的人,财富基本都翻了几番,有的甚至靠炒房成为巨富。

上半场, 房贷 是往上跳的杠杆;下半场,房贷却可能是负重前行、甩不掉的包袱。

中国居民杠杆中,大部分都是房贷。而有资格背上房贷的,基本是中产,对未来有着良好预期的中产。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我国的居民杠杆率已经达到72%。

也就是说,从居民杠杆率里,留给中产的消费空间并不大。一旦社会环境发生变动, 中产阶层 的生活立马就会发生巨变。

这其实就是中产的生活状况:

抗风险能力极其低下,看似花团锦簇,实际却是镜花水月,一触即碎,经不起雨打风吹。

统计局今天公布的数据,便是一个注脚:4月CPI涨幅创下去年11月以来新高,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下降11.1%。

一旦经济遭遇狂风骤雨,很多中产不仅保不住已有的生活水准,甚至连千辛万苦买来的房子也保不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前段时间网上热议的《一位燕郊断供者的自述》,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一位中产17年买了一套改善性住房,首付128万,月供16800元。当时觉得这点负担不算什么,四年后却还不起了。同时,房价也近乎腰斩,卖掉还要倒给银行40多万。

于是他选择了断供,没想到诉讼费、利息罚息等各项费用,加上合同中规定由他承担的银行律师费,共计高达19万余元。

这场投资的代价,是共计亏损280万,被挂上失信人名单,几乎失去了一切。

而他并不是孤例。2019年后,法拍房以每年10%左右的幅度增长,已经形成万亿级市场。2020年以来,仅广东地区延期还款的房贷就超过300亿元。

日本有一个"负动产"的概念,指的是房价下跌,到了无法覆盖房贷的地步,房产成为 负资产 。如今,国内一些流动性较差的地方,似乎也将进入负动产时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向上的天梯难以攀登,但向下的滑梯却往往一路疾驰。

经济低迷、股票暴跌、企业关门、裁员降薪……可以说,到处都是镰刀,收割着风雨中飘摇的韭菜。

之前有人提出"k型社会"的概念:一些赛道进入高速增长,造就一批富豪;一些行业进入衰退周期,拖死一批中产。

无论是K型还是M型,都是走向两极分化的世界。敏锐的人会发现,即使疫情结束,游戏规则也永久改变了。

对处于返贫边缘的部分中产来说,加杠杆拼增长的上半场已经过去。润不掉,就活下来,保住已有的财富不缩水,保住现有的生活水准和阶层位置,才是下半场的第一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