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8日,枝江市看守所管教民警 闫卫民 让厨房给 杨朝全 准备了三道菜,这是杨朝全此生的最后一顿饭,闫卫民决定和他一起吃。

杨朝全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掩面大哭起来,闫卫民知道,是死亡的恐惧感让他产生了一些生理反应,这个时候,杨朝全的嘴里应该是吃不出什么味儿的。

闫卫民放下手中的筷子,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此时此刻,对于杨朝全来说,任何安慰的言语都显得太苍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什么样的人配得上判死刑?

世界上许多国家是没有死刑的,但中国保留了死刑,那是因为一定程度上死刑对于罪犯来讲,有着极强的威慑作用。

我国保留死刑,但我国司法对于死刑的要求极其严苛。

历数杨朝全的过往,他的半辈子都是在监狱度过的。

杨朝全的家庭条件很困难,困难到他无法正常地接受义务教育,连小学都没有上完就辍学了,好不容易混到成年,离开了家乡,离开了父母,没过上几天逍遥日子就因为盗窃进了监狱,第一次进监狱,杨朝全被判了5年零6个月。

出狱之前他也向管教的警官保证,出去好好做人,好好生活,但没过多久他又进去了,还是因为盗窃。

对于杨朝全来说,好好生活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他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文化,加上身上有案底,没有谁愿意聘用这么一个毫无用处的人。

为了生存他只能去偷,去抢,这一次 法院 判了他两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年后杨朝全再次表示自己要好好生活,但生活很快又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出狱不足半年,杨朝全再次入了狱,这一次是抢劫,因为他屡教不改,法院这一次判了他11年,即使是他在狱中表现良好,又减了刑,待他出狱之时也已经是三十五岁。

人到中年,却一事无成,在亲朋好友眼里,杨朝全的整个人生都是失败的,没有人再对他抱有希望,或许杨朝全自己也这么认为,这辈子,他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苦苦生存两年之后,杨朝全又出手了,2013年4月11日,杨朝全身上没有吃饭的钱了,作为一个惯偷,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去偷,去抢,当晚,他摸进一户人家行窃时,恰好房屋的主人王某回来了,看见陌生的杨朝全,王某先是一怔,随后便与其打了起来。

杨朝全本意只是想抢一点钱,然后饱餐一顿,但这个王某是个犟骨头,使命护着自己的钱包,两人在扭打的过程中,杨朝全愤怒的用水果刀刺向了王某的头,这水果刀很是劣质,刀柄折断在王某的头颅里,吃痛的王某反抗更急剧烈,杨朝全眼见拿不下他,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毫不犹豫的坎向了王某的脖子。

杨朝全虽然是一个惯犯,但他曾经也仅限于偷鸡摸狗,这还是第一次杀人,看着地上的尸体,他吓得走不动道,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杨朝全很快又冷静了下来,他将尸体肢解塞入冰箱,然后用清水仔细清理了现场,事后拿着王某的车钥匙,开着王某的车扬长而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某的尸体很快就被家人发现了,警方也通过小区监控以及犯罪现场所留下的蛛丝马迹,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杨朝全。

通过追踪王某的汽车,一个星期之后,警方成功地逮捕了逃逸的杨朝全。

杨朝全再一次进了看守所,虽然是熟门熟路,但这一次他明显不淡定了,得知他杀了人,又是一个惯犯,狱友都分析他这一次肯定是死刑了。

或许是明白自己这一次必死无疑,熟知看守所条例的杨朝全开始故意对抗管教,动不动就在看守所里闹自杀,引起管教人员注意,有的时候心情不好,他就砸烂监室里的电视,目的就是为了让管教人员将自己提出监室,谈谈心,或者放放风。

很快,杨朝全的判决书就下来了,他被判处了死刑,这是意料中的结果,但还是令杨朝全感到恐惧和心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等待死亡降临

判决书下达之后,距离执行之日还有一段日子,这段时间,杨朝全的安危就交到了看守民警的手上。

一般来讲,得知自己必死无疑之后,不同的 犯人 都有不同的表现,为了避免在行刑之前犯人出现什么意外,管教人员必须时刻密切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

看守所管教人员对于 死刑犯 的管理有无数种方式方法,但最常用的就是“感化犯人”,为此,管教民警鲍红州还特地去了杨朝全家中走访。

杨朝全的父母都已经七十多岁,尽管这么大年纪了,老两口仍然要种地为生,对于儿子杨朝全,两位老人提起来就抹泪。

回到看守所,鲍红州找杨朝全谈了心,又将家里父母的情况都告诉了他,随后还召集了所有狱警为杨朝全募捐,这些钱,一部分用来给杨朝全买棉衣棉裤和书本,一部分送到了杨朝全父母的手上,狱警还给了杨朝全特权,让其写信给自己的父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朝全不是第一次进看守所了,他也知道管教民警的这种做法目的是什么,但他还是十分感动,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和自己的父母敞开心扉,也是第一次得到别人的帮助。

除此之外,管教民警还常常安排同监室的狱友随时找其聊天解闷,一旦有什么异常情况,可以随时按响监室里的警报铃声。

对于自己受到的这种种优待,杨朝全一点也不开心,别人越是对自己好,那预示着自己的死期就到了。

尽管杨朝全早已经被判决了死刑,但是因为我国对于死刑有着严格的执行标准和复核流程,所以他得以在看守所多生存了两年。

这两年,杨朝全过得很踏实,也很开心,用他自己的话说,每一天都是他偷来的,能看到第二天的日出,他都觉得自己很划算,觉得老天爷对自己不薄。

2015年9月17日,宜昌市最高人民法院对于杨朝全的案子再一次进行了复核,接着就向枝江市看守所下达了通知,杨超全的死期终于到了。

通知到达看守所的那一刻,这预示着杨朝全的生命仅剩下24个小时。

按照看守所的规定,这个消息只能在执行当天告知犯人,所以杨朝全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将被执行死刑,他还如往常一般,看书,聊天,洗洗涮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天下午,监室里还迎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管教民警告知与杨朝全同监室的龙某,他的妻子为他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消息到达的那一刻,整个监室都沸腾了,所有人都为龙某感到高兴,杨朝全也不例外。

当晚,管教民警还高兴地给这个监室的所有人加了一个菜,希望他们能在有限的环境里简单庆祝一下,感受一下生活的美好,让他们学会珍惜美好的生活。

除此之外,管教人员还同意这个监室晚上可以玩扑克牌,并且不限时间,名义上是为了给龙某庆祝,但管教人员的心思却在杨超全的身上,他们不能让杨朝全在这24小时内发生任何的不测,也希望他能愉快的度过这最后的24小时。

这不是监室里第一次玩扑克牌了,以往杨超全都是十分积极的,不玩到最后坚决不休息,但那一天,杨朝全玩了两把就将扑克牌一扔,躺到床上休息了,狱友问其怎么了,他只称自己晚上吃多了不舒服,想睡觉了。

那天晚上,转管死刑犯的民警闫卫民一直坐在监控前,注视着杨朝全的一举一动,他不是第一次监管死刑犯了,他深知这些十恶不赦的坏人在面临死刑时,心理十分脆弱,很自杀或者伤人,所以一点都容不得马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晚,除了闫卫民睡不了觉,同监室的几个犯人也没有睡好,他们在杨超全的床前玩了一个通宵的扑克牌。

杨朝全虽然早早地睡下了,但是他却一整晚在床上翻来覆去,这让所有看管的人都悬着心。

其实,管教人员突然转变的态度,以及监室部分人员的异常举动,早就让杨朝全心发觉到了不对劲,算算时间,他的死期也快到了,所以那晚他并没有睡着。

行刑当天

2015年9月18日,刚刚吃完早饭,闫卫民便着人提杨超全出来谈心。

监室大门大开的那一刻,当管教人员喊出杨朝全的名字,整个监室都安静了,杨朝全脸色煞白,其实当时还未公布他的死讯,但仿佛所有人都预测到了,他这一去恐怕就回不来了。

坐在闫卫民的对面,还未等闫卫民开口,杨朝全便说:“其实我昨天就感觉到了,就是今天了!”

杨朝全称,昨日得知龙某当了父亲,他是发自内心地觉得高兴,也是第一次这么后悔,后悔活了这么几十年,从来没有好好享受过一天正常人的生活,没有孝敬过父母,没有结婚生子,没有好好工作,没有交到一个真心的朋友,这辈子他不怪任何人,只怪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因为抢劫200块钱而走上绝路,他服从法院的判决,也希望自己下辈子能做个平常人。

说着说着,杨朝全就泣不成声了,闫卫民看出了他的后悔和恐惧,但是事到如今也没有任何办法,国家是有给他机会的,并且是一次又一次的给他机会,是他自己知法犯法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但在法律之外仍然有情况,在被执行死刑之前,作为一个人,他仍然有一些合法的权益,比如最后见一次家人。

杨朝全要求见见自己的父母,法院马不停蹄地就安排了,在会见室里,杨朝全见到了自己满头白发的双亲,正常情况下,这样的会面,不论是死刑犯还是家属都说不了几句话了,杨超全也不例外,除了拜托自己的兄长好好照顾父母,别的一句都说不出来。

杨朝全的父母,更是泣不成声,面对这个生命只剩下几个小时的儿子,他们还能说什么?好好照顾身体?好好改造?一路走好?这一刻说什么都是苍白的,他们能做的只能是最后好好记住杨朝全的样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分钟之后,杨朝全被带走了,这一走,就是永别。

原本杨超全还要求最后见一见同监室的狱友们,和他们告个别,顺便想告诉那些将来有机会出去的狱友,希望他们出去后能好好生活,不要走自己的老路,但他这个要求被民警拒绝了,因为这不在法律的要求之内。

随后闫卫民端来了他亲自去厨房为杨朝全要的三道菜,有豆腐、牛肉、番茄炒蛋,这是严为民特地向管教民警打听过的,说这是杨朝全喜欢吃的菜。

那顿饭,杨朝全也没有吃几口,闫卫民表示理解,若换成自己,恐怕当时也吃不下。

吃完饭之后,闫卫民替杨朝全拿来了新衣服,那是他父母和兄长为他准备的,每个临刑的死刑犯都会理发、洗澡、换上新衣服,这是法律的格外恩典,能让犯人走的有尊严一点。

这已经是格外的恩典了,毕竟被杨朝全谋害的王某死的时候是那么的惨不忍睹。

行刑的那个下午,按照要求,法院工作人员必须当着死刑犯的面,宣读法院的死刑复核书,复核书一式两份,杨超全都一一签字按了手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流程结束,杨朝全就需要被立马带至刑场,下午1点,杨朝全坐上了开往刑场的囚车。

到达刑场之后,还有一个验明身份的环节,验审人员一一确定了杨朝全的姓名、年龄、以及面部识别。

验明正身之后,就剩下最后一步,按照要求,需要询问杨朝全是否还有遗言,或者还有没有财产处理的问题。

如果这个时候,杨朝全喊出了“检举”或者“我要立功”等话语,法官也会当即进行核实,如果杨朝全的检举属实,那他就有机会被带回去重新调查,也有可能因为检举立功获得重生的机会。

如果没有异议,那杨朝全就会被执行死刑。

相比古时候的砍头、车裂、腰斩、白绫、鸩酒......等五花八门的死刑手段,现代的死刑要简单得多,仅枪决和注射两种,并且近年来也越来越推行注射这种方式,一来是为了让执行的人心理少点压力,二来也可以让犯人走的更体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朝全是被执行注射死刑的,这样的死法到底有没有痛苦,没有人能知道,但杨朝全用生命的最后24小时,现身说法,告知了世人一个道理:

任何人在面临死刑都逃不出内心的恐惧,珍惜自己的生命,学会感恩,不要漠视他人生命,因为世界上没有后悔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