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恭 被拿下,固然与他的违法犯罪有关系,但如果没有 陈汉杰 的鼎力支持,也许会是另外一番结果。为何他不怕王长恭,敢这么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汉杰只是长山 市人大 常委会主任,而王长恭可是常务副省长,两者相差一级。一个是市领导,另一个是省领导。陈汉杰这个市领导,其实职权有限,他曾提拔的市检察长叶子菁都认为老领导已经退居二线,不要过多干涉。当初市公安分局干警准备抓捕其子陈小沐,而他命令叶子菁逮捕副局长。为此,警局和检察院在他家门口对峙,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是王长恭当时是常务副省长,尽管在省政府工作,跟市人大没有隶属关系,但常务副省长可是省委常委,省委领导全省工作。长山市是省里一个地级市,如此说来,省委领导王长恭当然也能领导在长山市人大工作的陈汉杰了。换言之,王长恭可以看作陈汉杰的上级。既然这样,陈汉杰怎么还敢跟王长恭较量了,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人曾一起搭过班,当年陈汉杰是长山市委书记,而王长恭是市长,也就是说陈汉杰当时是王长恭的上级。不过后来时来运转,风水轮流转,陈汉杰调到市人大,而王长恭进了省政府,担任常务副省长,上下级关系逆转了。这样安排可能会让陈汉杰心理不平衡,总想发脾气,所以后来叶子菁向其汇报时,也特意提到了这点。下级成了上级,换成谁也难以接受。两人搭过班,所以彼此都知根知底。陈汉杰压根瞧不上王长恭,认为此人有问题,而且最后还能到省里做常务副省长,让他十分不解。也许在搭班过程中,两人关系就不怎么融洽,不排除王长恭不配合陈汉杰,经常越俎代庖。他敢这么干,无非是背后有人支持。两人在省里应该都有人,不过陈汉杰的支持者显然不如王长恭的,否则后来的职务调整也不会那样。王长恭当时可能仗着背后有人支持,在长山市呼风唤雨,不可一世。不把自己当市长,而是当市委书记了,这让陈汉杰敢怒不敢言。另外王长恭善于做表面文章,喜欢拉拢人。五一三大火案,他亲自当场指挥,当即封锁了消息,没有让媒体进来报道。后来更是将此事定为他人纵火,与长山干部无关。如此一来,可以保护很多渎职的干部。陈汉杰对他这种行为极为不满,也许他在长山当市长时就曾这么干过。由此保护了不少人,同时也在保护他自己。如果不这样,拔出萝卜带出泥,他的问题也会暴露。这种行为可以瞒过其他人,但瞒不过陈汉杰。他早就清楚王长恭的问题,正好利用这次大火案一查到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时陈汉杰打电话给市检察长叶子菁,让她查处钟楼区公安局副局长王小峰。此人不一般,他是市公安局局长江正流的连襟,而江正流又是王长恭一手提拔起来的人。陈汉杰对王小峰下手,意味着准备对王长恭开炮了。不过王小峰提前下手,在陈汉杰住地当场逮捕其子陈小沐,理由非常简单,涉嫌违法犯罪。王小峰的所作所为让陈汉杰断定,这是王长恭在做他的文章。对方不仁,陈汉杰为何还要做好人了?他可能认为陈小沐没有什么问题,而是王长恭在背后操控,想对他下黑手。毕竟王小峰可是他的人,没有他的命令,怎么会这么干了。不过事情并不是陈汉杰所看到的那样,他的儿子确实有问题,而王小峰抓捕他,也是个人主张,跟王长恭没有什么关系。当他发现陈小沐被抓后,还跟江正流谈话,让他放人。哪怕真的有问题,也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激化跟陈汉杰的矛盾。但最后江正流没有那么干,由此两人的梁子也彻底结上了。王长恭搞陈汉杰的儿子,他怎么还会躲在后面,做缩头乌龟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要跟王长恭较量,光凭陈汉杰一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尽管市检察长叶子菁是他提拔上来的,也一直在前面冲锋陷阵,但是王长恭以常务副省长的身份多次阻挠。比如他让江正流取代叶子菁,担任市检察长,但是没有被市委书记唐朝阳接手。在多次建议无效的情况下,王长恭竟然提出了换市委书记。如此咄咄逼人硬是让唐朝阳顶了回去。如果真的换人,那么叶子菁势必也会被换掉,陈汉杰还能达到个人目的吗?刚开始,唐朝阳并没有明确个人立场,既没有站在陈汉杰这边,也没有站在王长恭那边。不过在五一三大火案中,他其实还是挺感激王长恭的。但随着事态发展,他开始改变了立场,站在了陈汉杰这边,甚至王长恭提出换市委书记,省里找他谈话,也没有改变。唐朝阳加入,增强了陈汉杰这边的力量,让他有信心跟王长恭扳手腕了。没有市委书记唐朝阳支持,陈汉杰这个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也会孤掌难鸣了。除了唐朝阳外,市长林永强也没有再见风使舵,而是跟他保持一致,这更让陈汉杰这边如鱼得水。在长山市,三大主要领导态度一致,不要说常务副省长王长恭,省里恐怕也要仔细考虑了。另外五一三大火案影响太大,上上下下都在关注,根本不相信只是简单的纵火案,由此省里也很难听王长恭的了。陈汉杰得到了长山市主要领导支持,再加上社会影响,以及大火案引发的关注度,最终让常务副省长王长恭站在了审判席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尽管他战胜了王长恭,但儿子陈小沐和一批亲信没能保住,他们跟王长恭一样也入狱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