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遭网暴 辞职 一个多月后,前 反诈 民警老陈没有得来想象中的清净。5月15日下午, 陈国平 告诉记者,因为网暴还在持续,最近他来到 浙江 金华旅游散心,并在朋友张浩导演的邀请下到横店影视城拍电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前反诈民警老陈到横店影视城拍电影

2021年9月,因宣传“国家反诈中心”APP,“反诈警官老陈”陈国平走红网络。但与网友的支持同时到来的还有质疑与否定。今年3月,陈国平遇到了两次网暴,其中一次“百万打赏”引发巨大争议,即使最后他将收款记录、捐赠证书等详细展示,还是遭到不少网友质疑。因担心单位受牵连,4月8日,陈国平宣布已辞去民警职务,将以个人身份继续从事公益事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5月15日下午,陈国平告诉记者,这段时间以来,他“干什么都被骂”,这让他压力很大,“我都不知道我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看到不少自媒体发文章和视频造谣,他统统投诉举报,但更多的时候,他不想看手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到不少自媒体发文章和视频造谣,陈国平统统投诉举报

陈国平介绍,他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严重透支,很多病:风湿、颈椎问题,还有眼睛、嗓子都不行。”即使如此,有时间他还是会回复一些必要的信息。5月14日,一名广西梧州27岁的网友给陈国平留言,称自己多年前被人带入网赌,反复赌博负债45万,对不起朋友和家人,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话截图

看到网友的消息,陈国平急忙劝对方不要做傻事,“人在就有很多机会”,他还说自己在外旅游散心,和对方一样压力也不小,希望对方能等到他回去后好好聊聊。陈国平称,以前他有过连麦直播劝慰网友的类似经历,见到这位网友没有回复,15日下午,他又给对方发了条消息,十分担心对方的情况,但暂未收到回复。

“我干什么都被骂,所以就不能在乎别人说什么了,越想得到好的口碑越不会得到。自己对得起良心得了。”陈国平称,5月10日,他收到朋友张浩导演的邀请来到浙江横店影视城拍电影,顺便旅游散心,因为戏份不多,空闲时间他还会到附近逛逛,接下来他希望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去在意别人的想法。(潇湘晨报)

延伸阅读

“反诈警官老陈”辞职: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直播间里,蹦出一个金色奖杯状的礼物,在主播老陈面前旋转,伴随着闪烁的光晕。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一口气刷了333个。老陈语无伦次了,结结巴巴地说:“这是全国、今天最大的、一个那啥吧。”这个礼物叫“嘉年华”,抖音直播间里最贵的礼物,每个得用3000元人民币购买。当晚收到的“嘉年华”共计100万元。他照例分文未取,尽数捐给了慈善机构,并公布了捐赠证书。但没人预料到,这次打赏却埋下了他告别这个直播间的伏笔。

4月8日,以“反诈警官老陈”账号风靡短视频平台的陈国平,在一条短视频中宣布辞职。他因为警察身份在短视频世界走红,以打破“次元壁”的反差效果迅速出圈,最终又被弹回现实世界。他决定脱下警服,告别“反诈警官老陈”,回归市民老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年9月5日,河北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反诈民警陈国平正在直播。图/中新

44岁的陈国平此前是河北省秦皇岛公安局海港分局反诈中心的民警。去年9月以来,因为在短视频平台迅速出圈,收获了近750万粉丝。随后他与撒贝宁同台,被白岩松力挺,也登上了《脱口秀跨年》和《王牌对王牌》等大热的综艺节目。下班以后的直播间里,他与各种主播随机PK,有的是男扮女装的“才艺主播”,也有“孙悟空”“猪八戒”和“奥特曼”。主播们见到这身警服时突然瞬间错愕,以至于表情呆滞,观众们对这样的画面喜闻乐见,也津津有味地围观他义正辞严地发问:“你骗人了吗?”“你怎么骗人的?”

流量始终伴随着争议。压力之下,他终于在3月底提交了辞职报告。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他已经在秦皇岛的家中休息了半个多月,语气里透露着疲惫和委屈。对一些问题,他考虑了很长时间,给出最简单的回答;对另一些问题,则闭口不谈。“心情只能说是挺压抑的吧,”他说,“希望慢慢地凉下来,平稳过渡就最好。”

非议

他希望凉下来的事,是3月里的两次网暴事件。他将辞职的原因归结为这两次网暴。

第一次,3月18日,有人鼓动他与名为“柬埔寨小6”的主播连麦。这位主播身在柬埔寨,自称在当地做生意,但被很多网民质疑涉嫌搞诈骗。陈国平一如既往地用轻松的语气跟对方聊天,然后一步步套话。但后来涌来大量批评的评论,称他不应该微笑着跟对方说话,“不配当警察”。

第二次,就在一位网友连刷100万元礼物之后,他收到大量恶评,称他靠着这身警服获取了收益。那是3月27日,他与抖音平台合作进行“助力疫情防控”公益直播,包括333个“嘉年华”在内,当天一共收到近120万元打赏。4天后,他在视频中公布了打款金额、完税证明和捐赠证明,他收到平台打款约79万余元,全部捐赠给了一家基金会,数额精确到分。

“老陈终究还是变质了!”“你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网友的反馈让陈国平感到委屈,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吐沫星能淹死人,真的杀伤力很强啊。”但其实支持的声音占多数,支持的网友也自发在评论区为他辩护。

在这两次网暴里,他觉得看到了继续直播会牵连单位的苗头,毕竟他穿着警服,于是向单位提出了辞职。几天后,“反诈警官老陈”抖音账号已被更名“海港反诈中心”——这是他前单位的官方号名称,“反诈警官老陈”这个角色已不复存在,只是新账号里老陈的视频并未删去。

其实,非议并不是突然降临的,伴随着他的爆红,是非一直缠绕着他。去年,就有人举报到他的单位,理由是警察不应该直播。但对他并未造成太大影响,而今年的负面评论越发汹涌,他认为已经到了网暴的程度,严重影响到自己的情绪。

体制内民警偶然涉入另一个次元,表面的成功与光鲜之外,面临的压力是无形而又庞大的。反对的人,多是着眼于网络可能带来的经济利益。陈国平对此斩钉截铁地回击,自己不可能用这个赚钱,“我不是网红”。但在大多数人眼里,老陈确实是个网红。

“我做什么可能别人都认为是为了挣钱,觉得你靠警察(身份)出名了,出完名就想红利来了。其实他们都没看到我真正的压力,还想红利呢,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都难。”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虽然对个人而言,身正不怕影子斜,但他担心的是对单位造成的负面舆论

他一直谨慎地处理着直播与供职单位的关系,希望将线上“反诈警官老陈”与线下的民警陈国平切割开。一方面,他穿着警服出镜,抖音账号是单位认证的政务号,不可避免被称为单位的代言者;而另一方面,他尽量撇开网络活动与本职工作的直接关联,只在下班后的业余时间直播,直播不纳入工作考核,也不接受来自单位内部的任何奖励。单位给予的唯一支持,就是在下班后提供一间用来直播的办公室。然而,直播与单位以及本职工作之间的关系异常微妙,把控尺度非常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

收到百万打赏那天,陈国平其实并未穿警服,可是在网民眼中,那身隐形的警服已经焊在了他的身上。他在两个账号里直播,很注意避嫌。在“反诈警官老陈”账号直播和连麦时,他身穿警服,聊天内容主要是讲解反诈知识、宣传国家反诈中心App,他会关闭打赏功能;在个人账号“老陈生活号”直播时,他穿着毛衣和西装,聊天内容更为日常,并且可以接受打赏。在一个微纪录片里,他跟一起拍摄反诈短剧的朋友聊天时分享经验,说打赏越多,越能增加直播间人气。他将每次打赏的收入都捐赠出去,并且在视频里公布账单。即便如此,也同样避免不了被质疑靠着警察身份赚钱。

交完辞职报告,他才跟爱人说起这事,爱人没有表示反对。“她觉得我以前老不着家,现在能在家多待待,也挺好。”之前,他公务繁忙,开始做直播以后,每周还有几天下班后要在单位直播到深夜,回家总是半夜12点了。后来他偶尔去各地上节目,在更大的舞台曝光,爱人也并没有感到多高兴。对于辞职,家里的老人担忧得更多,他们觉得这么好的工作说不干就不干了,是不是犯了错被单位给开除了?但也没敢多问

“其实这个决定是错误的,”陈国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但我想终究有人要来做一些错误的决定,给后人做个警示教育或者提供经验。”至于是哪方面的警示和经验,他没有解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国平在连麦时,遇到一位有被诈骗经历的女主播。来源:直播视频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