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本文以秋丫母亲的真实故事为线索,不虚夸,不杜撰,还原老一辈东北农村的风土人情、生活场景和家长里短。

秋生 被姑父抱在怀里,把一只手搭在姑父的肩膀上,姑父细心地把秋生的棉裤腿向下拉了拉,怕他冻着脚脖子,老少二人看起来竟然那么和洽亲睦。

走出不远,大姑见姑父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不像平时黑着一张脸,试探着伸出手对着秋生拍了两下说道:“来,秋生,找大姑抱一下。”

秋生往姑父怀里躲了躲,不想让大姑抱,这个动作更让姑父欢心无比,对大姑说道:“孩子不找你,还是我抱着吧!”

看似平常的一句话,让大姑心里乐开了花。要知道,姑父这样和风细雨地对大姑说话,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直到在街上遇到了队长 刘青 富、向姑父点头哈腰地打招呼,姑父打算停下来跟他唠几句,毕竟是一村之长。

姑父一家来到红星公社双山村的时候,只不过是让人最看不起的一个右派家庭,而姑父、长贵和玉蓉都是人们嘴里的‘ 狗崽子

就算后来得到平反,兄弟两个都参加了工作,可是并没有人觉得他们比自己高多少。只是浅薄地认为‘没有口粮田,他们不去上班、吃什么?’

等玉蓉做了教师,才觉得她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要比她的两个哥哥在村民心中重要的多。

姑父在村里平常百姓眼里可能不算什么,也许还不如队长刘青富有份量,县官不如现管嘛!

但是在刘青富眼里,姑父可是有着相当大的权威,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刘青富与姑父差着好几个级别呢!

姑父看向大姑,把秋生递给她,轻声说道:“给,你先抱一会儿。”平平常常的一句话,还有两个人一递一接的动作,竟然看起来是那么和谐温馨,大姑心里掠过一丝暖意。

送走大姐一行人,秋丫爹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并不那么讨厌大姐夫,他也没那么让人憎恨。

秋丫爹之所以对姐夫的成见光速改变,无非就是姐夫不但放下身段到自己家窜了个门,还对自己的儿子青睐有加。

都说‘三十年前看父敬子,三十年后看子敬父’,而如今自己却‘父凭子贵’,呆萌可爱的秋生还不到三岁,凭一己之力就成功地收复了姑父的心。

秋丫爹原来总是揪住秋丫大姑父的小辫子不放,并不是基于对他背叛家庭有多痛恨,只是为自己受到他的轻视找一个恨他的借口罢了。

一个原本被众人唾弃的‘四类分子’,如今竟然不把自己当回事,心里着实不舒服。

秋生被姑父抱走,秋丫爹虽然弄不懂一向不苟言笑而且自恃清高的姐夫、怎么会对秋生如此钟爱?但心里美滋滋的,自己的儿子招人稀罕总不是件坏事。

长久以来积淀的不忿、一朝释怀,秋丫爹心里感到格外舒畅,立马想抽颗烟,可是却发现没有卷烟纸了。

明明自己前两天才把一张报纸撕成大小合适的一叠,码放到烟笸箩里了!还有好多没用呢,怎么现在一张都没有了呢?肯定又被孩子们藏掖到了哪里或者霍霍了。

地上地下翻了一顿遭也没找到,没办法,拿过秋丫书包,掏出她的作业本,找了一页已经反正面都写过字的,撕下来,折成约一寸宽窄,然后放嘴里用吐沫把折痕浸湿,撕下来一条。

秋丫爹一边卷着烟卷、一边想着‘看来得想办法弄点废弃的作业本,想找张纸卷烟可真费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要说找抽烟纸,还得去大姐家,她家可有的是。大姐家不但四个孩子读书,姐夫原本当过教师,现在在政府部门办公也离不开纸张,家里最不缺的就是书呀本呀的。’

想到这里,秋丫爹不禁哑然失笑,自己怎么这么没深沉?给点阳光就灿烂,这么快就惦记着去人家找抽烟纸了。

秋丫娘心理就复杂的多了,面对秋丫大姑父对秋生的宠爱,想想他那张跟长贵相似的面孔,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亦或是单纯地喜欢秋生?

由于体力不支,秋丫娘躺在炕上一边歇息一边想着心事,见秋丫爹低头卷着烟自顾在那儿笑,以为他想到了什么,问道:“想啥呢?一个人在那儿傻笑?”

“我是笑自己不值钱,人家刚给了三分颜色,就想开染坊,为了点抽烟纸,竟然惦记着去大姐家要,这不成了沾秋生光了吗?”

秋丫爹说完,突然想起来秋生去大姑家有一会儿了,问秋丫娘:“等他们把秋生给送回来、还是一会儿我去接?”

没等秋丫娘回答,又接着说道:咱们秋生人见人爱,到底是随了谁?”

见秋丫娘不做声,又自问自答:“肯定不随我就是了,我有自知之明,要是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是我的儿子,一准又黑又丑,那可就没人稀罕了。可要说他随了娘吧!也说不上来哪儿随。”

“你说呢?你看出秋生哪里像你了吗?”秋丫爹说完,向秋丫娘投去询问的目光。

“……这么小,哪里……就能看出来?”秋丫娘弱弱地说了一句。

秋生到了大姑家,对什么都感到新奇,姑姑家的几个哥哥也都在,对于秋生这个小不点,极为欢迎。毕竟家里好久没见到这么小的孩子了!几个半大小子,围住秋生,像看一只淘气的小猴子,对他的一举一动都颇感兴趣。

大姑临出门前交代几个儿子在家磨豆浆,家里要把过年吃的豆腐做出来。

石磨是队部的,虽然已经包产到户,但是像碾房一样,属于公共财物,每家都有使用权。到了腊月使用高峰期,也是排班才能用上,谁家最后用完就放在谁家,等有人想用了,再寻根问源。

大姑家把磨盘支在磨架子上,放在屋子里地中间,两个人分别坐在石磨的两边,一人放到磨拐上一只手,左右手搭配,两个人合力慢慢让它转起来。转上几圈,其中一个人闲着的另一只手,就要拿起勺子舀上一勺泡好的黄豆,填到磨盘上面的给料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是一项缓慢枯燥的工作,要有足够的耐心,一桶泡发好的黄豆要磨上半天。想多填快推还不行,那样磨出的豆浆过包(过滤)时就会剩下太多的豆渣,烧开之后用卤水点出来的豆腐也不够细腻。秋丫大姑家的三个儿子轮换着推磨,不停地发出抱怨——这得啥时候推完呀?

秋生见了,感到新奇,凑上去非要推。大表哥就把他抱在怀里,把他的一只小手也放到磨拐上,随着磨盘一起转动。

几圈之后,二表哥想来个猛的,使劲快速地转起了磨盘,哪知道磨盘‘嘎达’一下,掉楔子了,上面的一扇差点掉下去砸坏下面接豆浆的大号泥瓦盆。

两个推磨的表哥吓得惊叫了一声,秋生却觉得好玩,‘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一家人见状也被感染了一样,大姑家难得有这样的欢声笑语。

还有大姑家放到灶房边上的车轱辘,晚上放到院子里是不安全的,会有被偷的风险,所以要从车厢上摘下来搬到屋里。这种大物件,秋丫家暂时还没有实力置办。秋生上前不停地推来推去,觉得好玩的不得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大姑家不但有好玩的,还有好吃的,自己如众星捧月,秋生已经有点乐不思蜀,竟然忘记了找妈妈。

姑父也破天荒地跟大姑一起,站在一边看着秋生‘耍宝’,并不停地逗弄着他,不像以往,夫妻俩人各干各的,形同陌路。

大姑好像找到了跟姑父缓和关系的密码,那就是秋生,小家伙的到来,宛如给这个家注入了新鲜血液,把每个人的快乐细胞都调动了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天已经黑了,秋生还没被送回来,秋丫娘一次次趴到窗台上向外面观望,尽管院子里黑黢黢的已经看不清什么,并催促着秋丫爹快去把儿子接回来。

秋丫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他在那儿玩去吧!等调皮了他们自然会给送回来了,急着接干嘛?在他姑姑家还有啥不放心的?”

秋生被两个表哥用毯子包裹着送回来时天已经大黑,同时还给带了一包好吃的和一壶豆浆。母亲急切地上前问道:“秋生在你家没哭闹吧?”

“没有,玩得开心着呢!”大表哥回道。

父亲说了一句:“嘿,这小子,没心搭肠的,有奶便是娘。”

希望感兴趣的朋友读完之后点赞、收藏、关注。如果能够留言评论,更是感激不尽,我也会尽量一一回复。您的支持就是我持续更新的最大动力,同时期待您提出宝贵的意见或建议!谢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