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赡养老人是每个子女应尽的义务,但是老人的偏心会让子女心寒,从而让感情出现裂痕。

骆大爷 是一名国企退休职工,老伴 梁阿姨 以职工家属身份在公司工作,现在两老都退休,有着稳定的退休金,生活也算衣食无忧。老人膝下一男三女4个孩子以及一男一女2个外孙,两老每天的工作就是接送两个小外孙上下学,在外人看来是家庭美满,享受着天伦之乐。

但是自家苦自家知,和大多数家庭一样,同是自己生养的孩子,性格品行却各有不同。

大女儿强势干练,做事雷厉风行,工作上也算顺利,靠自己和丈夫买了房,抚养自己的孩子。

二儿子从小比较贪玩,因此也染上了酗酒的毛病,人是挺有本事的,就是经常会因为醉酒遇事,导致一事无成,经常被迫换工作,住的是骆大爷的旧房子,自己的女儿也不闻不问,喝酒钱都不够学费都是大姐帮交的。

三女儿 二婚 ,工作也是现任丈夫托关系找到的一份出纳岗位,住着丈夫姐夫的房子。

四女儿在福利院工作,房子是单位房,按理说生活也算过得去。可自从染上赌博的恶习,三天两头向两老 借钱 ,让两老也是无奈。

人们常说世事无常,没有一帆风顺的人生。这句话应验在了骆大爷身上。骆大爷每天都会带着老伴去就近的广场组织广场舞活动,这也让骆大爷的身体格外硬朗。可突然有一天硬朗的骆大爷倒下了,这一倒还不轻,查出了肠癌中期。

骆大爷是大姐陪着来医院的,得到这个结果整个人都蒙了,叫来其他三兄妹商量该怎么办,并且告知大家不要告诉骆大爷两老,以免情绪波动造成更严重的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姐提议不论如何都要救,毕竟医生说希望很大,及时手术有很大把握能够控制住。三妹没有主见,而且也受丈夫家的限制,分担不了太多经济压力也没有太多时间照顾。二弟和四妹表示可以陪护,但是没有钱。那压力都留在了大姐这边,骆大爷两老没什么积蓄,二弟四妹都掏空了。

所幸手术很顺利,但是治疗并没有结束,化疗和营养品都是巨额开销,及时有医保也吃不太消。每天买的冬虫夏草的金额都不小,为此大姐不得不抵押房子贷款,晚上多兼职一份工作来扛起这高昂的 治疗费 用。

这样看护骆大爷的责任就落在了其他三兄妹身上。一个月后,骆大爷出院,半年后骆大爷去复诊的时候医生告知以后不需要再复诊的,已经基本康复,这让这个家庭欣喜万分。但是喜悦没有持续多久,烦恼就来了。

因为梁阿姨的老家在建设新农村,分给梁阿姨的地被征收,分了一笔钱。在得知这笔钱的时候,大姐表示在骆大爷生病期间,自己几乎负担了全部治疗费和营养费,已经负债累累,希望能用这笔钱来还债。这原本应该得到同意的请求,却遭到了梁阿姨的责骂:"你出钱?你出了什么钱?你爸生病这么久你看过几次?哪次不是老四交的钱,老二买的营养品,都没见过你这么不孝顺的。"原来是因为大姐太忙,这些事情都是托给弟弟妹妹代劳,她为了治疗费用疲于奔命,实在照顾不过来。但是没想到妹妹为了在梁阿姨面前卖乖,没和梁阿姨说明来路,以至于大姐被误解,并且在大姐解释后梁阿姨也不信,说大姐不要脸,这可伤透了大姐的心。老二老四从小会讨梁阿姨开心,平时也是偏向她们,有好的东西也是从大姐手里匀过去给她们。这是她们两人也不做声,不否认不承认,梁阿姨就认为是两人不想和大姐吵所以不反对大姐,这个隔阂就此埋下。

一段时间后,征地补偿金被酗酒和嗜赌的老二老四给忽悠完了。骆大爷也知道了梁阿姨和大姐的矛盾,出面给大姐做了澄清。可是已经晚了,出钱出力的大姐最后落不到好,好处都给了卖乖的老二老四。从小独立的大姐心灰意冷再也没有回过两老的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知道梁阿姨病倒了,三兄妹束手无策,跑来找大姐要钱。大姐回了句:“她说我不孝顺,只有你们是好儿女,那就该你们照顾,我只出我那一份。”最后三兄妹将大姐起诉了,说她不管母亲死活。

最终起诉不成立,大姐也不忍心继续负担母亲的费用,她的担子也更重。

一碗水端不平,最终的结果只会是水洒碗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