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河畔挑战“国王”!贵州威宁退役军人邓招香的一等功立功之路

2022-05-15 19:47:06 贵州 多彩威宁
0人跟贴

【人物小传】邓招香,男,1988年生,贵州威宁籍退役军人,服役时曾荣立一等功1次、三等功2次。2008年入伍,服役于武警四川总队特战大队,2012年因工作突出荣立三等功一次,2013年因参加总部特勤比武成绩优异荣立三等功一次,2014年因参加约旦国际特种兵竞赛贡献突出,荣立一等功一次,2015年被武警总部评为“高级反恐特殊人才”。2016年退役后,安置到威宁自治县羊街镇成为一名工作人员,现被借调至该县高原预征连任一连连长。

目标出现在对面山头,邓招香调整瞄准镜后,试图平复急促的心跳,等待一个合适的瞬间扣下扳机。

那是一个三四十公分高的微型人体靶,隐藏在光秃秃的土山上,周边零星的植被就像洒落在沙漠中的雨滴,几无可见。

这是四五月份的约旦,受中东气候环境影响,加之空气湿度与密度的不同,在此之前,邓招香已经重新对他的7.62口径高精度狙击步枪进行了调校。

静静的山间突然传来枪响,在邓招香俯卧的山头,一颗子弹从他的枪管中急速穿出,瞬间移动680米,稳稳地打在目标靶上。

明晃刺眼的阳光下,微微发烫的枪管,宣示邓招香的小队,在这一比赛课目中快人一步。

2014年,邓招香在约旦参加“国王的挑战”项目

约旦夺冠:迎战“国王的挑战”

8年过去了,回忆起2014年在约旦参加第六届“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的这个场景,邓招香依然历历在目。

作为国际特种兵比武的顶级赛事,当年共有中国、沙特阿拉伯、伊拉克、黎巴嫩、约旦、俄罗斯、美国、加拿大等十多个国家的三十多支代表队云集阿卜杜拉国王特战训练中心参赛。其中,中国选派由武警官兵组成的三支队伍:邓招香所在的武警四川总队特战大队,雪豹突击队,武警新疆总队特战大队参赛。

2014年赴约旦比赛,前排左一为邓招香

“国王的挑战”是这次比武的最后一个课目,由约旦国王亲自设计,各参赛队由队员接力完成每个环节,如途中出现失误或未完成,则需要加罚障碍跑,最后将所有时间算入,计作各队最终成绩。

“由于是国王亲自设计的,每个队都想在这个课目中夺冠。”各方的高度关注与荣誉感,激发了邓招香在内的所有参赛人员的斗志。

和其他课目一样,赛事组织方提前半天将具体内容和比武细则告知各参赛队。邓招香被所在小队选为第一棒出战,须全副武装先跑2公里的上下坡路段,到达点位后寻找目标靶,并在3发子弹内快速完成狙击。

2014年,邓招香赴约旦比赛

面对约旦“皇家卫队”、黎巴嫩“黑豹突击队”、中国“雪豹突击队”等实力强劲的对手,邓招香在2公里跑中领先其他对手500米,为后续狙击赢得了充分的时间。

后来领队告诉他,通过摄像头,评委和各国观赛人员都在惊叹,他这个跑在最前面的中国军人,速度竟然那么快。

2014年赴约旦比赛,完成战术课目,右一为邓招香

全速冲刺后,急促的喘息与过快的心跳必然影响射击的稳定性和精准度,一个细微动作的差异就可能脱靶很远。但凭借扎实的训练积累,邓招香快速完成狙击,为接力队友赢得先机。最后,他所在的武警四川总队特战大队夺得这个课目的第一名,而整个比赛的10个课目中,三支中国参赛队共夺得9个第一。

邓招香和他的战友们第一次出国便载誉而归,他也因比赛取得的优异成绩荣立一等功一次。

2014年,赴约旦比赛获奖的邓招香

日常训练:重新定义“轻装”

“成功的花,

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

然而当初她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用冰心的这段诗来描述邓招香和他的参赛战友们最合适不过。透过当年的新闻,我们看到的是各比赛科目“大包揽”式的第一、首次参加国际顶级特种兵比武的荣耀,这一切都令人热血沸腾。

但看似轻而易举的背后,是他们日复一日贴近实战的高强度训练。

1988年出生的邓招香于2008年入伍,第一次休假回家时,原以为会让家人开心,没想到,一看到邓招香的手,母亲和奶奶却担心得哭了。

“怎么这么苦,就算在家干农活也不至于这样啊!”

在国内参加野外训练,中间卧姿为邓招香

此时,由于日常训练,邓招香不只是手心磨出了老茧,甚至每一根手指都出现由茧构成的棱角,棱角分明的手,仿佛锤子一样。

形如葱指,是古来众多诗文对纤长细嫩手指的表述。显然,这样的赞美与邓招香格格不入,原本他的手就又宽又厚,被训练打磨后,反而更像是一把铁锤,方正有力。

双手“落得”如此地步,直接原因是每天至少五六次的“抓大绳”攀登训练。

24米高的粗绳,空荡荡地悬在训练场,这样的距离,若在水平地面,按成年人不负重状态下每秒1.5米的较快步速算,需要16秒的时间才能走完。

而邓招香和战友在日常训练中,需要全副武装,穿上20多斤重的防弹衣,背着14斤重的狙击步枪,只凭借手臂力量沿绳向上攀爬,整个过程需要在一分钟内完成,然后再精准狙击。

“刚抓完大绳,手臂又酸又麻,胀得紧绷。这时候再去拿枪手都是抖的,等调节呼吸射击后都还在喘。”

邓招香在国内某训练场高精度射击扑克牌

而这样的负重,对他们来说就是“轻装”。与之相对,所谓“负重”,还需要在双腿分别系上5斤重的沙绑腿,并在背包里放上两个各10斤重的哑铃片。在这样的“重装”下,邓招香10公里慢一点跑,成绩也在46分钟内。

“跑步更能锻炼人的意志力,后半段跑的时候一度迈不开步,心里很想放弃,但只要坚持下来,会很享受跑完的结果。”

跑步时穿的作战靴,比普通运动鞋厚且重,长时间训练下,邓招香的脚趾关节凸起,就像花生壳一样,甚至每一个脚指甲都被挤压得变形。

当训练到一定阶段,有一些“简单”的训练,邓招香就不再做了,而是做强化训练。

比如刚入伍时,做俯卧撑要做到额头的汗水将垫在地上的报纸浸透为止。但此后的训练,更多的是“秒+环”的组合,即在高强度消耗体能后再精准射击。比如,除了“抓大绳”攀登,一分钟内全副武装跑到18楼,再穿针引线然后射击,这样的强化训练也很日常。

“西南铁锤”:道是“无情”却温情

2014年,邓招香荣立一等功一次

正是这样日积月累的训练,保证了邓招香在约旦赛场的稳定发挥。作为那场接力赛的第一棒,他就像突击的前锋。他那双像铁锤的手,加之过硬军事技能,让他获得了“西南铁锤”的代号,在战友和部队领导间悄悄传开。

一次一等功,两次三等功,被武警总部评为“高级反恐特殊人才”,这些实至名归的荣誉,佐证着他那个名副其实的代号。

有一次,上级机关到邓招香所在的中队检查“知兵知官”情况,中队长被要求依次说出每个人的名字。当轮到邓招香时,那位中队长脱口而出“西南铁锤”,对代号比名字还熟悉。

士官第一年的邓招香

2016年,邓招香退役,那年冬天,如果不是一个梦,他已经在南下广州的路上了。

广州特警以公务员编制的待遇来邓招香所在单位招人,虽然超龄,但由于成绩优异,对方破格让他参加面试。

从武警到特警,这对当时的邓招香来说,是一个很心动的转型。但就在出发前的晚上,他梦见了生病的奶奶,很不好的梦中情绪,让他第二天一早立刻打电话回家询问病情。

放下电话后,便立刻买了回家的票。

刚一回家,奶奶去世。此时,广州特警的面试通知来了,在个人前途与最后尽孝之间,邓招香婉拒了面试。

说起入伍多年的变化,邓招香说,自己以前是一个走夜路都害怕的人,入伍前在火车站遇到陌生人都紧张得不行。但8年军营的训练,他自嘲已磨炼成一个“无情”的人,变成了一个遇事不会有情绪波动,只想着如何更好去解决问题的人。

但显然,在奶奶这件事上,邓招香的那个自我评价并不对,反而流露出最温情最无私的一面。

邓招香在原单位门口

退役时,老家正处于脱贫攻坚关键期,邓招香便留在威宁,安置成为该县羊街镇一名工作人员,负责14户贫困户的帮扶工作。

如今,脱贫攻坚结束后,他被借调至该县高原预征连任一连连长,一批又一批的新兵经过他的训练,走进军营、建功立业。

透过青年们走进军营的身影,邓招香仿佛看见了过去的岁月,和荣光。

来源:天眼新闻

编审:少数真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