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21日,原告 宜宾市 万滨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滨商贸),起诉 翠屏区 安阜街道办事处和翠屏区 城管局 强拆行政行为违法一案,在翠屏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这也意味着,曾备受宜宾市民关注的宜宾市翠屏区酒源路地块强拆案在强拆行为实施后刚好半年,顺利迎来了行政诉讼开庭。

万滨商贸法定代表人徐先生告诉笔者,因为是“民告官”的案件,所以他承受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很多人好心地劝他“不要和政府打官司,不然以后你还咋个做生意嘛?”,此前他在当地也求助了一些律师,但没人愿意代理。

于是,为了尽可能确保诉讼活动免受地方行政干预,他委托了来自北京创为律师事务所的两位律师作为他公司的诉讼代理人。

本案定于4月21日上午9点30分开庭,按普通程序审理。根据《四川省加强和改进行政应诉工作实施办法》规定,四川省内各行政机关应高度重视行政应诉工作,积极推进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不得仅委托律师出庭应诉。所以根据此规定,本案两家被告单位必须有行政负责人到庭参加诉讼。

当天9点30分以前,原告万滨公司法人代表徐先生到庭了,合议庭成员也已经就位了。但直到9点58分,翠屏区城管局的相关人员才到,并且经核实来的根本不是该局的行政负责人,而是宜宾市城管支队下面的一名副大队长,经合议庭询问该副大队长确实在 区城管局 无任何职务。两分钟后的10点整安阜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周某也姗姗来迟,最后庭审是从10点7分开始的,虽说不按时到庭不是什么严重的法律问题,但起码两家行政机关作为被告都齐刷刷地迟到30分钟,其态度可见一斑。

一、本案时间线和全过程

万滨商贸公司法人徐先生于2015年9月2日,与自然人黄正琼签定了一份《租赁协议》,约定黄正琼将她承租自宜宾市土地储备和利用事务中心,面积约3800平米的五粮液酒厂东大门酒源路88号西段的土地(下称“酒源路地块”),以每年24万的价格租给徐先生用于临时经营场所使用,使用期限到政府使用时为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时双方还约定,如遇国家收回该宗土地,双方应无条件归还国家土地,土地上的建筑物补偿金徐先生占70%,黄正琼占30%,且黄正琼配合全程办理。

徐先生租赁这块土地时,上面有部分危房和简易的临时建筑物,其他为污水横流的空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协议中的约定,徐先生可以自行拆除危房和临时建筑物,另行修建临时建筑物作为经营场所。

2016年2月18日,黄正琼协助徐先生向相关部门提出整治“酒源地块”的申请,对该地块进行改造使用。此后,宜宾市翠屏区城乡规划分局、宜宾市翠屏区政府安阜街道办等部门先后同意了该公司的申请。

随后,徐先生投入近百万元的资金,硬化地面,埋设了三条排污管道,修建厕所和化粪池,在地面搭建了钢结构的临时工棚,用做废旧回收物仓库和冻库的场地使用。

2021年9月13日,宜宾市翠屏区自规分局向黄正琼发出通知,要求其无偿拆除地上临时建筑物,将土地交回该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也意味着,徐先生投资的临时建筑,将没有一分钱拆除补偿费用。

鉴于区自规分局收回用地疑似为了掩盖违规租地行为,深知内幕复杂的徐先生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就委托了律师,就地块的性质、用途向有关部门申请信息公开。

2021年11月11日,宜宾市发改委作出的答复是:案涉地块没有立项及相关申报材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年11月22日,宜宾市自然资源和 规划局 翠屏分局作出的答复称:案涉地块属于国有储备土地,因工作需要,相关部门按照临时用地协议约定收回使用权,不涉及用地征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直白地说,就是政府没有准备用这块地,仅仅是临时协议到期收回土地,不打算再租给黄正琼了。

而在徐先生的认知里,自己与黄正琼签定的协议中,约定了国家回收土地时建筑物是有补偿金的。

同时,徐先生还认为,黄正琼租赁土地是自规局同意了的,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政府行为,租地的合法性应该没有问题,因此,哪怕是临建也应有基本的成本补偿,否则就是黄正琼隐瞒了重要信息,欺骗了自己。

根据《土地储备管理办法》的规定,在储备土地未供应前,土地储备机构可将储备土地或连同地上建(构)筑物,通过出租、临时使用等方式加以利用。储备土地的临时利用,一般不超过两年。

但是,黄正琼在出租给徐先生时,并没有写明“不超过两年”的内容,事实上出租给徐先生的合同时间却长达5年,这也是徐先生在租赁地块上投入资金建设的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外,根据相关部门提供给徐先生的一份《临时用地协议书》显示,黄正琼转租给徐先生的地块,共3800平米,她自己承租的年租金仅为12768元,而向自己收取的租金为每年24万元。

五年来,徐先生向黄正琼缴纳租金高达120多万,而土地储备中心收到的不过是一点零头。

显而易见,如此廉价的租赁费用,这里头的文章,不言而喻。

2021年9月13日,黄正琼收到了辖区街道办的拆除通知。徐先生因为是转租,就没有收到直接的通知。

但徐先生坚持认为,自己投资酒源地块的建筑物,有宜宾市城乡规划局翠屏分局的同意,应该认定为合法的临建,如果没有城乡规划部门的同意,自己也不敢投入资金去建设。

2021年10月25日,相关部门在未通知徐先生及其股东的情况下,组织人员将徐先生投资建设的临时建筑,实施了强制拆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当日强制拆除现场图片,该拆除全过程视频已于4月21日在法庭上当庭完整播放

强拆当天,徐先生的合伙人周女士,恰好正在拆除现场。周女士与前来实施强拆的安阜街道办主任和城管执法大队一名副大队长进行理论,要求其出具限期拆除通知书,限期拆除催告书,限期强制拆除通知书,限期强制拆除决定书,强制执行催告决定书,结果被告知,你不是第一承租人,要找你找黄正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后,50多岁的周女士竟被4名身着城管制服的人员提起胳膊,强行在地上拖行数十米,拖出现场后丢在地上。此一粗暴行为,导致周女士身体多处软组织擦伤,人格尊严更是受到了极大损伤。

徐先生的代理律师认为,安阜街道办事处和宜宾市翠屏区城市管理局此次强制拆除这一行政行为实体和程序皆严重违法,请求人民法院依法确认被告行政行为违法!

二、庭审充满戏剧性,区城管局辩称:是安阜街道请的协管员干的!安阜街道辩称:是市自规局翠屏分局委托我们干的!

庭审中,双方争议焦点主要围绕两点展开:一是此次拆除行为到底是合法收回土地使用权还是违法强拆,二是到底哪个行政机关应该对该拆除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被告安阜街道办事处辩称:

涉案土地的合法承租人系黄正琼不是原告,自 2016年1月1日起的临时用地协议中便约定涉案土地不得向第三方转租,另所有协议中均约定:如国家建设需要处置本宗土地时,出租方提前30日通知承租方,承租方按照出租方通知的时限,无条件搬迁地上附着物后无偿无争议将土地交还甲方;2020年12月21日当时负责管理涉案土地的宜宾市翠屏土地储备和利用事务中心向黄正琼发出了《关于收回临时用地使用权的通知》,要求承租人于2021年1月31日前无偿无条件拆除临时使用土地上的建(构)筑物后,将土地无争议地交还。黄正琼于 2020 年 12 月 28 日签收,其签收行为视为认可了该通知的内容。2021 年9月 13 日,负责管理涉案土地的宜宾市自规局再次向承租人黄正琼送达《关于收回临时用地使用权的通知》,要求于2021年10月13 日交回土地,自行拆除、搬迁其地上(含地下)附着物及财物。黄正琼于2021年9月14日签收了该通知。按照合同约定,至迟于2021年10月13日承租人与该宗土地不再有法律关系,该宗土地属于自规局管理使用,2021年10月25日的拆除行为属宜宾市自规局内部处理方式。

所以,安阜街道办事处收回涉案土地的行为是合法的受托行为。

原告万滨商贸公司则认为:

一、案涉建筑物系依据 2016 年2月18日原告向宜宾市城乡规划局翠屏分局、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政府安阜街道办事处、宜宾市翠屏区安阜街道旧州大道社区居民委员会申请的《关于整治江北酒源路西段场地的请示》所建设,相关部门同意且知情。因此原告作为案涉建筑物所有权人明显与本案拆除行为具有利害关系,亦具有提起本次行政诉讼的主体资格。

二、未经法定程序,安阜街道办事处与宜宾市翠屏区城市管理局联合强制拆除了原告案涉建筑物,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其答辩称是受行政委托,但其并没有提供受委托的证据证明。即使被告提供了宜宾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翠屏区分局《关于翠屏区安阜街道两宗国有储备土地收回的委托函》从内容中也看不出来将本案案涉地块建筑物的强拆职权交于被告。同时,根据《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应当由原批准用地的人民政府或者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被告依据该委托函将强制拆除责任推给自然资源规划分局不具有合法性,因为宜宾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翠屏区分局作出的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函,并没有经过相关人民政府的批准,擅自出具的委托函不具有合法性。所以本案应当以“谁行为,谁被告”原则确定本案被告。最后,从原告提供的证据强拆现场视频也能看出是由两被告共同拆除的原告建筑物。因此,本案被告主体是适格的。

三、被告强制拆除行为违反法律规定

理由一是被告不具有强制拆除主体资格。根据《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规定:“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规定,阻挠国家建设征收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交出土地;拒不交出土地的,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被告既不是有权责令原告交出土地的行政主管部门,亦不具有强制拆除原告建筑的主体资格,若需强制拆除理应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我国未赋予任何行政机关强制拆除合法房屋的权利,因此被告不具有强制拆除原告建筑的主体资格,其暴力拆除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理由二是行政强制拆除行为应严格符合法律规定。根据《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至第三十八条之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以书面方式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当事人收到催告书后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且无正当理由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强制执行决定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并应载明当事人的姓名、地址、强制执行的理由和依据、强制执行的方式和时间、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途径和期限等内容。催告书、行政强制决定书应当直接送达当事人。当事人拒绝接收或者无法直接送达当事人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送达。本案中,被告在强制拆除原告建筑物前,并未按照相应的法定程序实施该行为,也未告知原告人享有陈述、申辩以及听证的权利,亦未进行催告、公告,无任何拆除依据。因此,被告强制拆除申请人建筑的行为严重违反法律规定。

本案收回土地的程序违法。根据《土地管理法》第五十八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有关人民政府自然资源主管部门报经原批准用地的人民政府或者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可以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其中第(二)项土地出让等有偿使用合同约定的使用期限届满,土地使用者未申请续期或者申请续期未获批准的;

因此,本案中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按照上述法律规定,应当由原批准用地的人民政府或者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而被告所称的宜宾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翠屏区分局,不具有批准收回国有土地的权利,其出具的委托函违反法律规定,不具有合法性。

而翠屏区城管局的答辩就显得“干净利落”,当庭辩称:本案收回土地的实施机关,并不是区城管局,现场也没有区城管局直接指派和管理的人员参与,所以区城管局并没有参与本次土地回收的行为,并且根据宜宾市翠屏区城管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的通知,本案当中可能涉及土地回收行为从事实上来看并不是区城管局实施的。区城管局也不可能参与本次土地的回收的实施行为当中,所以本次土地回收行为与被告区城管局是无关的,区城管局不是适格被告。

当合议庭法官对区城管局提问:根据现场视频,那么多身穿城管制服的人都不是你们派的吗?区城管局斩钉截铁地说:他们都是安阜街道办的人,不是我们局里的人,是街道办自己聘请的协管员干的!法官很负责任很有经验地追问了一句:这些城管协管员是你们和街道两个单位实施双重管理吗?城管局再次肯定地回答:不是,他们虽然也穿城管制服,但和我们无关,只属于街道办一家管理!

其后,安阜街道办事处也只得承认了:确实现场实施拆除行为的人属于他们聘请的协管员。但随即安阜街道话锋一转,立即把自己撇清,坚称他们的行为不是“强拆”,而是受宜宾市自规局翠屏区分局的委托实施收回国有土地,并同时清理地上建筑物。

笔者注意到,万滨商贸遭遇强拆后引发舆情,一名热心网友曾在麻辣社区论坛上发帖帮助其呼吁依法处理,翠屏区城管局认证账号在该贴文下作了如下回复,称现场实施拆除的是安阜街道城管大队,那么笔者在此实在弄不清楚区城管局和安阜街道城管大队是什么关系?更让人无语的是,对于现场城管队员将周女士在地上拖行几十米直到扔出拆迁区域的行为,区城管局解释为“为了维护拆除现场人员安全,被迫组织城管队员将其劝离现场”,笔者认为按此说法,是否应当解释为“将其恭送出场”更为文雅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上为麻辣社区论坛贴文上的翠屏区城管局回复截图

笔者经上网搜索类似案例还发现,这并不是安阜街道办事处第一次因强拆行为当被告。去年安阜街道就因强拆被翠屏区法院判决拆除行为违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今日头条上一名认证的北京知名律师分享的安阜街道案例

该案是2019年7月19日,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政府作出翠征决字第**号《宜宾市翠屏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书》,决定载明对翠屏区##路周边住房房屋及附属设施实施征收,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为安阜街道办事处、翠屏区城市房屋征收服务中心。原告位于宜宾市翠屏区安阜街道××路××号××楼的房屋在该征收范围内。2021年3月16日,在未达成补偿协议的情况下,安阜街道办事处组织强制拆除原告房屋,造成屋内的家具等财产都被损毁。原告认为,街道办的行为严重违反法律规定,故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依法判决确认街道办强制拆除房屋的行为违法。最后法院判决:确认被告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政府安阜街道办事处拆除原告的位于宜宾市翠屏区安阜街道××路××号××楼房屋的行为违法。

目前,庭审过去已经20多天了,笔者相信在现在的法治环境和舆论环境下,人民法院审判工作在习近平总书记法治思想的指引下,本案定能排除法外干预,获得公平公正的结果!笔者将持续密切关注本案后续情况。

来源:法眼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