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讯)芬兰、瑞典有意加入北约,土耳其率先站出来反对,并借此提高谈判筹码。

土耳其称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不持积极意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土耳其称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不持积极意见”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明确表示不支持芬兰瑞典加入北约后,埃尔多安的发言人兼外交政策顾问易卜拉欣·卡林(Ibrahim Kalin)14日进一步表态称,土耳其没有关闭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的大门,但希望与北欧国家进行谈判,要求其打击库尔德工人党(PKK)等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等地的“恐怖活动”。

“我们并没有关闭大门。但我们基本上是把这个问题作为土耳其的国家安全问题提出来。”卡林告诉路透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路透社:土耳其没有向瑞典、芬兰加入北约“关闭大门”

土耳其此前曾多次抨击瑞典和其他欧洲国家在处理“恐怖组织”问题上的立场。这些组织包括在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党(PKK),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组织“人民保卫军”(YPG),以及流亡美国的居伦(Fethullah Gulen)在欧的追随者。

任何寻求加入北约的国家都需要得到成员国的一致同意,因此土耳其对这两个国家加入北约拥有一票否决权。

卡林指出,激进组织库尔德工人党(PKK)已经被土耳其、美国和欧盟认定为恐怖组织,但却在欧洲进行筹资和招募人员,在瑞典尤其“强大、公开和受认可”。“我们百分之百的人民对库尔德工人党和FETO(居伦伊斯兰运动)在欧洲的存在非常不满。”

“需要做的事情很清楚:他们必须停止允许库尔德工人党的网点、活动、组织、个人等......在这些国家存在。”卡林说。

“加入北约始终是一个过程。我们将看到事情如何发展。但这是我们想提请所有盟国以及瑞典政府注意的第一点。”他补充说,“当然,我们希望与瑞典的同行进行讨论,进行谈判。”

“如果他们(芬兰和瑞典)的公众关注自己的国家安全,那么我们的公众也同样关注我们自己的安全。”卡林强调,“我们必须从相互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土耳其总统发言人易卜拉欣·卡林(Ibrahim Kalin)资料图

同天,在14日的北约会议上,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也强烈抨击了瑞典和芬兰对库尔德工人党的支持,称其“不可接受和无耻”。

“问题在于,这两个国家公开支持,并与PKK(库尔德工人党)和YPG(人民保卫军)接触。这些恐怖组织每天都在袭击我们的军队。”恰武什奥卢14日在柏林举行的北约会议上说。

“因此,我们的朋友和盟友支持这个恐怖组织是不可接受和令人发指的。”他说,“这些是我们需要与我们的北约盟国,以及这些国家(瑞典和芬兰)讨论的问题。”

此前,土耳其埃尔多安13日强调,土耳其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持反对意见,因为芬兰和瑞典是“许多恐怖组织的所在地”。

“我们正在关注瑞典和芬兰的事态发展,但我们不持积极态度。”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对记者说,北约之前让希腊加入就是一个错误。

“作为土耳其,我们不想重复类似的错误。而且,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是恐怖主义组织的招待所。他们甚至是一些国家的议会成员。我们不可能赞成(他们加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月1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明确表态不支持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图自澎湃影像

对于土耳其的反对态度,据《金融时报》报道,瑞典外交大臣林德(Ann Linde)13日接受瑞典广播电台时称,土耳其“可能试图借机来获得它想要的东西”。她补充说:“我们知道,批准过程总是涉及不确定性,尤其是批准可能被用于国内政治。”

本月早些时候,一名瑞典高级官员曾透露:“瑞典有很多库尔德人,有很多有库尔德背景的议员,瑞典在库尔德问题上一直很积极,我担心可能会出现强烈反应。”

芬兰外交部长佩卡·哈维斯托(Pekka Haavisto)则敦促人们保持耐心,他说,“你可以期待申请过程中的一切......让我们一步一步地解决问题”。

《金融时报》称,据一些芬兰官员透露,土耳其的问题似乎主要与瑞典有关,他们自己与土耳其的讨论是积极的。

芬兰总统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ö)4月4日与埃尔多安通话,他在推特上将这次电话描述为“积极的”,并补充说,“土耳其支持芬兰的目标”。

《金融时报》称,芬兰政府将于周日(15日)举行会议,总统尼尼斯托将最终确定是否申请。同一天,瑞典执政党社会民主党也将表明立场。外界普遍预计,两国可能最早将在下周一(16日)尼尼斯托对斯德哥尔摩进行国事访问时,联合向北约递交申请。

北约官员表示,他们预计芬兰和瑞典将在“几周内”成为正式邀请国,但得到所有30个现有成员批准可能需要6至12个月。

当地时间14日,据俄卫星通讯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应约与芬兰总统尼尼斯托通电话,就芬兰拟申请加入北约一事“坦率”交换了看法。

普京指出,芬兰放弃军事中立会是个错误,因为芬兰安全不受到任何威胁。他强调,俄罗斯与芬兰多年保持睦邻友好合作关系,芬兰外交路线的这种改变可对两国关系产生负面影响。此前俄外交部曾发出严重警告称,俄罗斯将不得不采取技术性军事手段或其他手段,来消除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所造成的威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延伸阅读:

芬兰瑞典要加入北约"半路杀出程咬金" 拜登强硬表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埃尔多安

直新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不可能支持北欧国家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的计划。对此,你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埃尔多安的这一表态,无论对于瑞典和芬兰还是整个北约来说,都无异于是一声晴天霹雳,把他们都给震蒙了。因为所有当事方都已经认为,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虽然程序上尚未走完,但事实上已经是板上钉钉了,这不仅仅是因为芬兰和瑞典国内支持入约的民意已经高达七成,更为关键的是,北约也已经是“未审先批”了,英国甚至主动站出来跟这两个国家签订了共同防卫协议,来为这件事情保驾护航。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半路上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站出来截胡了。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埃尔多安提出的反对理由居然是,瑞典和芬兰支持被土耳其定性为恐怖组织的库尔德工人党和人民保卫军,以及流亡美国的土耳其穆斯林阿訇葛兰在欧洲的追随者。要知道,真正支持土耳其眼中的这些恐怖组织的,其实是以美国为首的所有西方国家,当然也包括北约在内。美国与北约为了在中东地区对抗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以及反抗俄罗斯,不仅给库尔德工人党提供了大量的武器,甚至还帮助其训练军队。而芬兰与瑞典只不过是跟在美国与北约后面亦步亦趋而已。因此,土耳其这次出手,表面上针对的是芬兰与瑞典,但暗地里针对的其实是美国与北约,是在发泄这些年来对美国与北约长期支持与纵容库尔德工人党等组织的不满,并准备反将美国与北约一军。

除此之外,我认为,埃尔多安这次出重手,也不排除是为了在极其关键的时候暗中支持俄罗斯以及俄罗斯总统普京一把,以回报俄罗斯与普京在过去曾经给予他本人的大力帮助。因为在2016年土耳其国内曾经发生了一起针对埃尔多安本人的未遂政变,据报道,在这场未遂政变中美国不仅没有站在埃尔多安一边,反而是暗中支持了埃尔多安的反对者,最后是俄罗斯暗中相助,让埃尔多安侥幸逃过了一劫。这就是埃尔多安后来从反俄变成亲俄的原因,也是土耳其在俄乌冲突发生后并没有跟随北约制裁俄罗斯甚至极力促成俄乌谈判的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直新闻:那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出手阻止芬兰与瑞典加入北约,又会对土耳其与北约的关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土耳其与北约的关系本来就是貌合神离的。假如我们把北约比喻成一桶水的话,土耳其只不过是浮在表面上格格不入的一滴油。

首先,早年土耳其加入北约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突兀的事情。要知道,北约这个军事组织是根据德国哲学家康德的和平理论来构建的,也就是由具有共同的信仰、价值观念、意识形态、政治制度的国家来结成一个具有防御性质的军事同盟,以确保同盟国自身以及世界的和平。然而,在所有的北约成员国当中,只有土耳其既不是基督教国家,也跟西方国家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尤其让其他北约成员国不满的是,自从埃尔多安执政以来,本来一度被认为是世俗化典范的土耳其,还出现了重新伊斯兰化的倾向。当年在冷战期间,北约之所以接纳土耳其入盟,一是看中了它与俄罗斯本来就有不共戴天的世仇,历史上打过17次仗,二是土耳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扼守着欧洲南大门,控制着黑海与地中海连接的唯一天然通道土耳其海峡。

其次,北约成立的目的,本来是为了对付冷战时期的苏联以及后来的俄罗斯的,然而,这些年来,埃尔多安主政下的土耳其却跟俄罗斯眉来眼去打得火热,甚至是所谓的“引狼入室”,把跟北约武器系统不兼容的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给引进来了。

当然,最让北约担心的,还是土耳其的野心。跟俄罗斯想复兴苏联时代的光荣与梦想一样,土耳其也想恢复奥斯曼帝国的荣光,甚至为此不惜屡屡对外用兵,包括跟俄罗斯一样出兵叙利亚,甚至是趁俄乌冲突之乱,上个月还对伊拉克北部库尔德武装采取了“特别军事行动”。这些攻击性的措施,都让对外宣称自己只主张防卫而不会侵略他国的北约感到异常尴尬。这也是土耳其虽然加入了北约,但欧盟自始至终不肯接纳他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在埃尔多安表态不可能支持芬兰与瑞典加入北约之后,拜登政府对此并没有和稀泥,而是语带强硬地要求土耳其“必须要就此作出澄清”。那么,接下来就要看埃尔多安在这件事情上究竟是玩真的还是玩假的,以及看北约会不会敢不敢采取断然措施清理帮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