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流转,只要天不下雨,每逢节假日或每天傍晚,在 宝应 县老体育公园西北角,总会传来此起彼伏的叫好声和掌声。这是 扬州市 民俗体育协会宝应 石锁 分队在练习石锁,其中有一位五旬大叔十分惹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举、掷、接,从十斤到几十来斤、上百斤的石锁,在他熟练的动作中,跃顶穿裆,上下翻飞、举重若轻,惊险巧妙。这位大叔名叫 陈永胜 ,是宝应县供电公司产业单位兼职驾驶员、扬州市民俗体育协会宝应石锁分队队长。

自十七八岁起,陈永胜便开始练习撂石锁。多年来,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扬州市民俗体育协会宝应石锁分队队员已经发展到30多人,陈永胜也多次代表省市代表队参加全国比赛,先后获得2017年“资海能源杯”全国民间石锁男子石锁花样比赛第一名、2019年“姜堰杯”全国民间石锁男子石锁技巧赛第一名等诸多荣誉。

源于热爱,结缘石锁数十载

石锁,形如铜锁,相传起源于中国唐代军营,士兵常用石锁、石担子等锻炼身体。后流传于民间,演变为一项集力量、技巧、健身于一体的传统竞技项目,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

初中毕业后,对石锁感兴趣的陈永胜跟随村里的老人撂石锁,后因家里长辈怕他出去惹祸,不准他再练习。以后的数年间,他只是偶尔出去偷耍上一两回。

后来,陈永胜进入宝应县供电公司产业单位工作,先后从事电力工程施工辅助性工作、车辆驾驶员等工作,一直至今。

工作稳定,儿子成人,陈永胜便重新开始练习石锁。为此,他在给自家院墙浇地平时,还特地留了一块地方不浇,专门作为练习石锁的场地。

起先,陈永胜一人独自在家,从10斤的石锁开始练习,渐渐增加重量。周围有些青壮年知道后时常过来玩一玩。后来,他们嫌院子小耍不开,就到附近的空地或是小广场上练习石锁、石担子。

2010年,他们经过多方争取得到宝应县体育局的支持,在宝应县老体育场西南侧靠墙的地方围了个栅栏,他们称之为“石锁训练基地”。至此,他们有了专门的练习场所,石锁爱好者也从最初的一两个发展到三十多人。

时常习之,方能体会其中味

马步静立张铁弓,花锁翻飞笑声宏。兴至常持石锁挥,闲来只把石锁弘。扔高、接高、单花、飘花、锁上拳、锁上肘……一把石锁,玩出万般精彩。

多年来,陈永胜认真研习、创新招式,自编自创了架肘底、倒、把、侧等四十多种玩法。怕练习重复或忘了,他就用一块硬纸板将各种玩法写下挂在墙上。队员们都说,差不多就得了,招式多了,上场耗力气呢!他却说,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多准备一些花样,可以有备无患。

“练习石锁是非常辛苦的,等你掌握了技巧后,它在你手里也就‘听话’了。”这不,两百斤重的石锁,56岁的陈永胜可以两只手各拎一只,离地来回走上二十来步。“没有一定的力道和技巧是难以完成的,但练习石锁要量力而行,不能影响生活和工作。”

“陈永胜这人很耿直,工作也认真。”同事艾明这样评价说,“无论是从事电力工程施工辅助工作,还是车辆驾驶工作,他都兢兢业业,从不叫苦叫累。”

组建分队,甘当非遗传承人

重新练习石锁后,陈永胜也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玩友。只要有空闲,他们就一起钻研招式,一起切磋技艺、互相学习。

随着宝应石锁分队会员增多后,陈永胜更多的是将精力放在培养年轻的石锁爱好者上,经常组织会员到全国各地参加比赛,与全国、全省各地的石锁爱好者交流切磋,为传承石锁文化付出不懈的努力。

对于石锁技艺的传承,陈永胜说,石锁分队打算以后多举行各种展示活动,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和认识这项运动。

现在,他们的石锁训练基地共有石锁50来把,从10斤到350斤不等,如“清风留存”石锁重量达350斤,是1888年清朝时宝应当地刘举人所有,前几年,陈永胜只能挪动,现在可搬起离地。基地还有很多石锁,是陈永胜买回石材自己制作的,他为每只锁上都刻上字,并为这些石锁赋予不同的含义。

“如‘道’字锁,就是告诉撂石锁的人要‘入道’后,才能把玩自如;‘玩”字锁,就是要抱着玩的心态,并在把玩中传承中华文化;‘让人舒服’字锁,就是要玩得舒服才行,不能逞强好胜。”陈永胜说,练习撂石锁靠的是巧劲,长期练习,还能锻炼手、眼、肩、腰各个部位的灵活性,既强健了体魄,又修炼了心性。“石锁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希望能把这项技艺传承下去,发扬光大。只要有人愿意学,我们就愿意教。

来源:扬州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