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海战英雄张逸民回忆录3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华东军区海军的命令,快艇1大队1中队至7月下旬开始解除夏藏保养,开始新一轮的战备工作。我们1中队6艘艇于1954年7月28日吊艇下水,并立即转入战备工作。8月3日接到命令,立即赴舟山执行战备任务。离港时我想,今后还有机会回到小港吗?我预感很难再有回小港的机会了。这儿毕竟是1大队最早的家啊,还真有点依依难舍。这便是我们三下舟山。

我们三下舟山是装着战雷的,又是“齐装、满员、全训”。不仅编队航行是雄赳赳、气昂昂,就是每个战士,都有一副“视死如归”的劲头。 这三下舟山最大的不同,就是知道接下来要上前线,要真刀真枪的拼杀了。也可以说,一切该做的都已完成,只剩下拼杀了。

一下舟山,我成长为战斗 艇长 。二下舟山,我成为熟悉舟山和浙南海区的全天候的战斗艇长了。这三下舟山,我该有什么长进呢?我知道,学习是永无止境、永无尽头的,关键是自己要给自己找个突破口。我想, 既然海战已经迫在眉睫,最重要的就是练好武艺。即所谓的磨刀霍霍向牛羊吧。这磨刀霍霍该是什么内容呢?我心里一直都琢磨此事,我始终认为当 鱼雷 艇长的,打得准是最大的本领,而敢于在海上发扬人民军队近战歼敌的精神才是鱼雷艇艇长最核心的根本。 再多想想,只有这技术和精神的完美结合才是取得海战胜利之道。

到舟山后,我们马上卸雷转入临战训练。我们1中队还有1次实施放雷的训练任务。于是我们便开始了新一轮的训练与放雷准备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相信,近战射雷是艇长的决战决胜的法宝,又是艇长击沉 敌舰 的看家本领。但我目前最缺少的是还没有机会找到这200米极限射雷的感觉。这就像一位优秀篮球运动员必须要有近距离投篮感觉一样,只要有了这种近距离投篮感觉,便怎么投都能命中一样。我下定决心,一定要不惜代价,体会一下近距离射雷的感觉。包括受任何处罚为代价,我都肯付出。说真话,这决心很大,风险也很大,我的这种试验可是非同寻常,也非同小可。为了打胜仗,我下了冒险丢掉一切的决心。

当天半夜时分,我们1中队从定海港启航,到普陀山以东的黄大洋海面去实施操雷。我们1中队的就位点就是在船礁以北约1海里处。而我们的北面则是2中队,他们的就位点在小板门以南1海里处。按大队规定:靶船自船礁向北行驶时,为2中队施放鱼雷的时间。而从小板门以南1里处向南航行时,则为1中队实施鱼雷时间。实施鱼雷攻击有严格的次序规定,1中队我艇排在最后,2中队则是宋尚礼的艇排在最后。实施攻击时,由靶船上的大队指挥所指名哪条艇攻击,就由艇长操鱼雷艇开始攻击并施放鱼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时,东方天空已经出现淡淡的鱼腹色。近黎明时分,靶船命令我艇开始攻击了。我立即下令:“战斗警报,准备鱼雷攻击!”全艇立即各就各位,准备攻击了。

此刻2中队最后一名射雷的艇长宋尚礼仍未射雷。靶船开始向南航行了,宋尚礼因雾没有攻击成,本应听从指挥所指挥退出战斗,但他违规还在搜寻靶船。 夜间,这样就形成在同一个海域有两艘鱼雷艇均在高速搜寻靶船攻击,这太容易出碰艇事故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时宋尚礼的艇还在我的攻击区里。我攻击时立即找到了靶船。看到目标后,我立即进行战斗准备。目力测定“敌舰”航速为14节、靶船敌向角65度、雷速41节。我设定好射击诸元,开始进入战斗航向。我完全抛开了大队规定的3链放雷的要求,只想尽量靠近了再打。我驾驭战艇直冲到距“敌舰”(靶船)250米时,才准备射雷。当我目测接近200米时,我高喊:“预备—放!”扳动发射靶,发击鱼雷。

“放”字一出口,鱼雷应声出了发射管。鱼雷入水后,大约100米时,雷头出了一次水面,下水后再也没有出来。我看得十分清楚,鱼雷航迹在靶船尾通过,我加速追赶鱼雷航迹。我心中明白,大队长这次该发大火了。

就在我大航速追雷时,水手长向我报告:“右舷30度,发现一艘快艇。”我心想不可能有快艇啊,2中队全攻完了,我也是1中队最后1艘放雷的快艇。我马上说:“张德玉你是不是看错了!”张德玉说:“绝对不会错。”张德玉还说,就看到个影子一闪而过,再没看见。我也没再查问此事,心里觉得吃不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后,我艇发现鱼雷浮了起来,操雷头冒出发光的白烟。我立即将雷捞起,并用最低速将雷交给了捞雷船。就这样,从昨日上午接领了一颗操雷,到今天凌晨又将鱼雷交还给捞雷船,这一个流程完结了。我为顺利完成任务,心里感到高兴。

交完雷我接到让102艇靠靶船的命令。我明白,把我排在最后1名,就是让我接靶船上的大队部人员。我也知道了今天大队长对我违反射雷距离规定如此自作主张这么近放雷,肯定要发火。我决心:不管 首长 怎么批,我就是不作声。等首长消消火再说吧,批也好,处分也好,都不计较了。到了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时候了!

我靠好靶船,等待大队长登艇。等了大约有10分钟,大队长走下舷梯上艇了。我鸣哨敬礼后,扶首长坐好。只见张朝忠一上艇,脸拉得好长,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令人望而生畏。

观测组到齐后,我请示大队长开航。张朝忠从牙缝里挤出个“回”字,我立即离开靶船“南昌”舰返航了。回到定海码头,大队长下艇后,看样子他就要离去了。可他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像是使足了力气似的大声喊:“张逸民,你过来!”

这喊声又大、又有点声嘶力竭的味道儿。我跑到他跟前立正,敬礼,规规矩矩地站好,就等着他收拾了。 大队长终于发火了:“张逸民,你胆子真不小啊。大队规定射距不得少于3链,你竟然自作主张,1链多射雷。出了问题,你小小的张逸民能负得了这么大的责任吗?你要有个思想准备,我要关你禁闭!” 大队长就这般怒气冲冲将我训斥了一顿,也不听我解释理由。大队长训斥完调头就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时,中队领导以及全体人员都在码头上清洁保养。大队长这一番发火,大家全愣了。又看到我被训话的狼狈相,各个相嘘,交头接耳,都一时搞不清我犯了什么错。不过,后来许多战友都向我反映了当时靶船上的真实情况。靶船上的观测人员都是大队部的专业参谋、业务长等人。看见我驾驶快艇距离目标3链还不放雷,都说:“今天张逸民怎么了?这么近了还不放雷?”到了1链多鱼雷出管,大家都吓了一大跳,乱作一团。大队长大叫:“张逸民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又说:“回去得严厉处罚他。”

就在此时,我近距离放雷的事还没过去的同时,又出了2中队的宋尚礼艇长将自己放的雷捞沉了的事故。这又是1大队发生的大事故。本来靶船上因我的事,已经成是乱成了一团,再加上宋尚礼沉雷的事,更是火上加油,烦心的事都接踵而至。

自发生此事后,大队机关有许多人都站出来,在大队长首长面前为我讲情。尤其是观测组的人员,大家都说:“张逸民训练一向很好,这是个偶发事件。”也有的说,“张逸民是一时糊涂,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可以原谅。”我们中队政指王守坚则对我说:“张逸民,你一定要虚心认错,说这不是故意的,兴许首长会原谅你。”而中队长王政祥则似有感叹地说:“我真没想到,你张逸民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无论别人怎么说,我就是一言不语。

事情发生的第二天早饭后,我对副队长说:“副队长,我请半天假,专心去写检讨。你能否帮我一下,别让任何人来干扰我?”高东亚说:“这没问题。”就这样,我带个小板凳,走到房后100多米外的池塘边写检讨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首先我确定,这篇检讨不能说半句假话,要如实承认错误,如实向大队首长敞开自己的心扉,如实禀报自己的真实想法。写检讨,不是为了自己减轻错误,也不是为自己自圆其说而罗列一堆假话。受处分没关系,让首长知道我是真心为了打胜仗。

我告诉大队首长:“我张逸民作为1名战斗艇长,今天对舟山、作战海区都很熟悉了,我的鱼雷攻击水平,也有很大的提高。如果以实战衡量自己,目前就是缺少射雷的近战感觉。我这次1链半放雷,确实是破了条例3链射雷的规定,但我同时也真实体会到了近战射雷的感觉。因为大战在即,我觉得这种近战射雷的实战感觉比什么都宝贵。我希望,请首长给我处分的同时,能让我参加战斗。我本想将我的想法先报告首长,后来想搞不好连我的放雷资格都会被取消,所以才有了今天先斩后奏的情况发生。请首长据情处分我。我诚心诚意接受组织给我的任何处分,绝无任何怨言。我保证不管首长给我什么处分,我都会在今后的海战中,近战歼敌,为一大队争光。”

就是这份如实写成的报告,反而感动了许多人。其中包括大队长张朝忠,大队政委郝振林。张朝忠看了我的检讨报告后说:“不关他禁闭了,但是他无组织、无纪律行为,大会上还是要严肃批评的。”

张朝忠还跟周围的人说:“张逸民身上尽管有一股子傲气,但更多的是有股子勇气。他脑子也好用,就是傲了点。要经常敲打敲打才行。”也有人当着我的面,直言不讳地说道:“张逸民啊张逸民,你一想打仗就什么都不顾了。连处分都置于脑后了。 真是到了让领导对你爱恨交加,想给处分都下不了狠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能理解,这些好心人,就因为理解我的一颗红心才有如此感叹吧。这次没关我禁闭也给我处分,也就是基于此心吧。为了发扬革命传统,提倡近战夜战,此乃军心所向吧。组织虽然没处分我,我的心灵深处真的杜绝了这类无组织无纪律行为了。

就在我们1中队上上下下都为我没被关禁闭而高兴的时刻,当天,大约是下午3点多钟,高东亚告诉我说:“告诉给你一个新消息,2中队的宋尚礼艇长,被大队长关了禁闭。”

我问为什么?高副队长说:“大队领导说宋尚礼沉了雷还不认错。别的为什么,目前一无所知。”

到了晚上则有了详尽的细节:原来宋尚礼在我前一刻放雷。宋尚礼是先攻方,我是后攻方。靶船从南向北运动时,他开始攻击。中途他遇到了薄雾,没找到靶船。他没撤出而是继续找靶船。最后就形成同一海域有两条快艇攻击,搞得不好会出碰艇事故的。虽没发生事故,但也发生我与宋尚礼先后不超过1分钟,几乎先后放了雷。因此他认为我捞起的雷是他放的,而他捞到的雷是我放的。雷虽然沉了,他说自己对沉雷没错拒不检讨,最后大队首长一怒之下,关了他的禁闭。

这两宗事,都挤在一块儿了。大概因态度有大不同,在处理也差异甚大。但我认为尽管大队长发了那么大的火,在处理上毕竟还是很理智、很有分寸的。

找到了近战射雷的感觉,可以说是我三下舟山的最大收获。第一,通过这次试验,我找到感觉,增强了我的必胜信心。第二,通过我这次找到的感觉,就在我心中立起了一个标尺,这样的距离感觉,就是今后我近战歼敌的标准。心中有没有这个标尺,那是大不相同的。第三,这是进攻中的绝杀。只要我没被敌舰干掉有机会让我进入200—250米范围内,敌舰必死无疑!

感谢阅读,点个关注再走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