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莫孤烟

“要是放跑了35军,我要记他们一辈子!”

相信看过电影《大决战之平津战役》的观众,一定会对主席说的这句话印象深刻。傅作义的王牌35军离开张家口一路东撤,华北野战军竟然任其来去自如,不仅杨成武的3兵团拦不住,杨得志的2兵团也没有在规定的时间赶到预定阻击线。如果不能将35军在运动中歼灭,任其逃回北平,将会大大加强傅作义的守城力量。如果这样的话,北平能不能和平解放可就难说了。

大仗还没开打,就掉链子,难怪主席要对行动不力的部队大发雷霆之怒了。

主席对平津战役的基本设想,是由华北第3兵团首先包围张家口,逼迫傅作义派出得力部队(只能是35军)增援,然后再集中华北第2兵团和东北先遣兵团迅速出击平绥线,从而抓住傅作义,抑留傅集团于北平、天津、张家口地区,以便下一步各个歼灭。

这一阶段的行动,对能否全歼傅作义集团至关重要,因此主席对担任平绥线作战的三个兵团部署得十分周密,同时也对大兵团作战的组织纪律性提出更高要求。

华北第3兵团一上来就捅了篓子。

当35军开进张家口后,华北第3兵团1 纵队 进占了张家口、宣化间的沙岭子、八里庄等地,将敌隔断。然而35军为打通张、宣联系,从12月2日至4日,每天以2至4个师的兵力向沙岭子1纵队阵地轮番攻击。1纵的抵抗并不顽强,在敌军的猛攻下撤至铁路两侧。35军占领沙岭后,乘机于6日由张家口经沙岭子、宣化东撤。

主席致电3兵团司令员杨成武和政委李天焕,对3兵团放弃沙岭子的失当举措进行了严厉批评:“我们多次给你们电令,务必隔断张宣两处,使两处之敌不能会合在一起,何以你们置若罔闻……杨、李过去违背多次清楚明确的命令,擅自放弃隔断张宣联系的任务,放任35军东逃是极端错误的。”

在华北军区部队中,“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的游击战思想根深蒂固,一旦到了必须死打硬拼的时候,能不能顶得住就成了未知数。主席对华北部队打阵地战的能力是不放心的,因此正当35军向沙岭子发动进攻的时候,他已经做出了阻击不成的准备, 在12月4日一天连续三次致电华北野战军第2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罗瑞卿、参谋长耿飚,命令该兵团“应以最快手段攻占下花园地区一线……务使张家口之敌不能东退”。

接到命令后,杨罗耿不敢怠慢,立即向下花园紧急开进。然而,部队必须要经过的大洋河没有完全封冻,河面覆盖着一层薄冰,给部队渡河带来极大困难。

无奈之下,官兵们只好下水破冰徒涉。渡河后战士的棉衣、棉裤冻在一起,严重影响了行军速度。这样,兵团主力没有按预定的12月5日赶到指定地域。

对此,主席致电杨罗耿,严厉指出:“我们早已命令杨罗耿,应以迅速行动,于五日到达宣化、怀来间铁路线,隔断宣、怀两敌联系,此项命令亦是清楚明确的,杨罗耿所部即使五日不能到达,六日上午应该可以到达……如果该敌由下花园、新保安向东逃掉,则由杨罗耿负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华北野战军因执行力不强而遭严厉批评,与此同时,素来以战斗力强悍而闻名的东北野战军却因为贪功恋战而差点闯了大祸。

按主席的作战部署,东野先遣兵团应由蓟县地区绕过密云、怀柔敌守军,迅速向平绥线前进。然而先遣兵团在前进途中得知,密云守军仅是战斗力较弱的新编部队。为了扫清前进路上障碍,取捷径前进,先遣兵团于12月3日令前卫第11纵队以1个师“顺手”拿下密云。战斗发起后得知,城内守军其实是蒋军13军15师的3个团,都是正规军,战斗力一点不弱。于是兵团决定增加一个师攻打密云。经一天激战,攻克该城,歼敌6000余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攻克密云虽扫清了前进障碍,但延误了一天西进的时间,而且有可能惊动已成惊弓之鸟的傅作义,影响到主席将傅作义集团滞留平津的战略意图的实施。这个篓子捅得果真不小。

12月7日,主席致电东野先遣兵团司令员程子华、政委黄志勇,严厉指出:“你们自己则不以后卫军打密云,而以先头军打密云,致耽搁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你们尚未赶到,35军及怀来之敌即已一起东逃,你们到后毫无事做,空劳往返……你们仍须星夜赶进……协同杨罗耿歼灭该敌。”

主席以往对各野战军发去的电报行文,措辞向来温和,电文中经常会出现诸如“我们认为”这样建议的口气,给予前方指挥员以很大的独立决策权,即便在辽沈战役中和林彪在战略思想上存在明显分歧,也以极大的耐心予以说服。平津战役第一阶段,连续发出措辞十分严厉的批评电报,这在以往是很少出现的。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主席的批评虽然不留情面,但也阐明利害,明确任务,严厉之中包含着关怀、信任和期望。

受到批评的三个兵团,认真总结了经验教训,不仅兵团领导承担了责任,向主席作了检讨,还将此事对部队进行了教育。全军上下知耻而后勇,面貌焕然一新。3兵团将张家口之敌第1兵团及其第105军死死围住;2兵团克服巨大困难后终于堵住了宿敌35军,并在新保安全歼该敌;东野各纵在冀东集结以后,以4、5、11纵包围北平,以3、6、10纵隔断平津联系,以1、2、7、8、9、12纵及特种兵纵队包围天津。各部队凭借周密的部署和密切的协同,完成了包围北平、隔断天津与塘沽联系的任务,实现了主席“隔而不围”、“围而不打”的作战方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军攻入新保安与敌展开巷战

主席于12月10日发出专电,通令嘉奖平绥线作战的三个兵团。嘉奖令传到部队,广大指战员很受鼓舞。

主席这种奖罚严明,一丝不苟的作风,杨得志时隔40多年还深有感慨:“直到现在,这份电报还在震动着我的心,它对我的教育大大超过了电报内容本身,是我一生怎么也不会忘怀的。”杨成武也感慨很深:“主席赏罚严明,有功则赏,有过则罚,全体指战员心悦诚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解放军进入北平

赏罚分明是一个优秀指挥员的基本要求之一,要真正做到并不容易,不仅需要知人善任,更需要气度和胸怀,主席在这一点上堪称典范。相反,在蒋军之中,陈明仁死守四平立下大功,却被追责排挤,胡宗南、汤恩伯屡战屡败却步步高升。两下对比,云泥之别。

感谢阅读,点个关注再走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