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智浚《与祖国同行》连载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69年,我们结束一年多的学生连再教育,乘车离开双江大河湾,一路沿东北方向前进,经过富足的弥渡,路过繁华的下关,看到了点苍山的俊秀,洱海的清澈。第二天便来到了 新兵 集训地邓川军马场。

这个军马场,是滇西驻军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为实现部队骡马化而建立的。主要是培养具有高原特性的优质马匹,供部队使用。这里地势平坦,果树成林,大约有一千多亩土地。除军马场外,还可以驻一个连队。我们到来之前,有一个学生连在这里接受再教育。这个学生连种植的蔬菜,还有一些没有收完,成了我们菜篮子里的新鲜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训练资料照

我们到这里集训的学员一共有42人,来自滇西各个大学生连,全都分配在新成立的陆军11军,几乎是在同一天到达。我们被编成5个班,其中一个是炊事班,在这里将进行为期3个月的新兵训练。训练我们的负责人,是军 政治部 大学生教育办公室主任王建华。他原是民族一支队的宣传科长,算是军队中有文化的人。在我们集训的3个月时间里,他基本上与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同训练。

集训的第一个内容是端正 入伍 动机。解决为谁当兵,为谁站岗,为谁打仗的问题。为此,还请了一位军马场的大学生技术员,给我们做报告。他报告的题目是《甘为军队建设掏马屁股》。讲述他如何在养马、育马过程中,克服怕脏、怕苦、怕臭思想的转变过程,从不安心到安心,从不乐意到乐意,不仅立了功,还成了军马场技术尖子的故事。他的报告打动了大家的心,其中一位姓刘的个同学感动更深,在集训结束后,他主动要求在军马场服役。

集训的目的是使我们完成从老百姓到兵的转变。《内务条例》《队列条例》《纪律条例》是贯穿我们集训的内容。从起床、早操、学习、训练,直至晚自习、就寝,都要按条例的要求去做,规范自己的言行举止。特别是队列训练中的站立、行走,从头到脚、到眼、到手,都有严格的规定。这是培养军人气质重要的一环。一练就是半天,腰酸背疼还得坚持练。好在已经有了在学生连的基础,不久就适应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训练资料照

过了一个星期,向我们发放军装。军服是按事先登记的号码发放的,所以都很合身。床上的被褥也是新的,连挂包、水壶、雨衣、胶鞋都发了。从里到外,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穿上新军装后,个个都英姿勃勃、帅气十足。我利用星期天的时间,请假到4公里外的邓川镇,拍了两张照片,寄回家中,以解亲人的牵挂之情。穿上军装训练,似乎更认真、更规范了,这时,才真正感到自己是个兵。接着是学习折叠被子,先由训练我们的教员讲解要领,而后自己反复练习,还组织观摩,互相学习。经过几天的实践,我们也能够把被子折成豆腐块了。集训期间,紧急集合,夜间拉练,自然是免不了的。由于事先已有训练,所以到时并不慌乱,而是紧张而有秩序地进行。集训结束前,还进行了一次短距离徒步拉练,从驻地到洱源牛街庄,距离大约50公里,来回则100公里。每天走了25公里,一路上唱歌、传口令,中间还有休息,也不觉得累。

在拉练之前,新兵连选出了八九个有文艺特长的同学组成演唱组,负责训练我们的王科长对节目进行了指导。每天到达宿营地都要给老乡演出,受到了老乡们的欢迎。在集训过程中,还要求大家写心得体会,向报刊投稿。不知此举是要了解我们的文字能力,还是要宣传这次集训的成果?我和昆明师范师学院的陈恩科同学积极响应号召,合写了一篇稿子,被《云南日报》登出来了。

新兵集训快要结束的时候,举行了严肃而简朴的授领章、帽徽仪式。有了领章、帽徽才算正式跨入解放军的行列。为了增强我们入伍后的荣誉感和使命感,军政治部 副主任 高少军,专程到军马场看望我们。高副主任身材魁梧,气宇轩昂,话语流畅。他从时代召唤的角度,讲述了我们这时参军正逢其时,责任重大,要我们做一个70年代的优秀军人,为军队和国防事业做出卓越的贡献。高副主任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较高级别的军队首长。他的气质和风度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几年以后,我调军政治部工作,对他有了更多的接触和了解。感到他工作果断,有能力,有水平。在他身上,我学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的第一张戎装照

他是抗日战争时期入伍的新四军,原在国防科工委工作。后来被派到哈尔滨军事工业大学当工作组成员。因为有能力,工作方法好,林彪的女儿林晓霖都愿意听他的劝导。当时林晓霖与毛主席的侄子毛远新同在哈尔滨军事工业大学学习,分属两个组织,互相闹得不可开交。为了顾及毛主席和林彪的威望,就把林晓霖转移到西北某基地回避了。林晓霖千方百计地要离开基地,谁做工作都不行,只有高少军做她的工作她才听。

后来,林晓霖先调54军,后留在11军工作。为了让林晓霖安心留在11军,就把高少军从国防科工委调到11军,以便继续做林晓霖的工作。 据说高副主任临离开北京到大理上任前,林办叶主任专门接见了他,感谢他为林家所做的工作,还送了他一本语录。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决定了他的后半辈子。人的一生难以料定,一个人某一方面的能力超强,可能给他带来好运,也可能给他带来厄运,其中的祸福谁能够料定。

7月下旬的一天,我们结束了新兵集训,再一次进行分配。一部分同学分到驻临沧的32师,一部分同学分到驻下关的31师,我和另一部分同学分到军司政后机关。我被分到军政治部直工处。到大学生新兵集训队选中我的杨兴旺干事讲,他了解到我爱好文艺、体育,就向岳武处长报告,决定留我在直工处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与杨兴旺在老挝合影,他是我入伍后遇到的第一个伯乐

杨兴旺是我在军机关认识的第一个干事,他是1961年入伍的河南兵,性格直爽、工作主动、热情大方、责任心强,承担了处里的不少工作。直工处负责军司政机关及其直属队的党务工作和政治工作,对营以下基层分队实施面对面的领导。按照规定,新入伍的大学生必须到连队当兵,而后才回机关工作。一个月以后,我们新入伍的大学生统统到连队锻炼,其他处的同学分别下到全军各个团的连队,唯独我一个人在军高炮营。到高炮营不到半年,即随部队出国作战,为我以后的发展加了分。没想到一个人的爱好,有时也会影响人生的走向。

感谢阅读,点个关注再走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