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海战英雄张逸民回忆录37

1954年8月,我们赴舟山执行战备任务。这次下舟山,我还有个意外的收获:大队在陆上开辟了指挥所,并使用起了陆上 雷达 引导技术。1950年前后,那时 快艇 还没有雷达装置。我们第1、2期快艇学校的学员都是使用苏联的二战老艇。老艇最让人头痛的就是艇上没雷达。夜战中发现和寻找目标很难很难。

于是,华东海军司令部航海业务长戴熙愉和1大队航海业务长马立新、31大队航海蔡业务长三人联手创造了快艇夜战时利用大舰上的雷达引导快艇的攻击办法。快艇1大队的1中队和31大队的1中队共计12条艇,全参加了用大舰雷达引导攻击的训练。虽说引导方案反复调整了几次,但我认为使用雷达引导快艇接敌的方法是非常成功的。 最后固定下来使用陆上雷达给出击的快艇下达接敌航向并告知离敌舰距离,一直引导到快艇自己能目视发现目标为止。后来发生的海上多次战斗,用的都是此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首先是在杭州湾训练,雷达导航舰是“兴国舰”。快艇上使用的是九九方格图。因为是艇上自己标的图,不仅麻烦,也欠准确。于是又改为由雷达导航舰通过无线电台直接发话引导,最后获得成功。之所以要说明这个过程,因为在我看来,上面提到的舰司航海业务长及二位大队业务长,在使用雷达给快艇导航上,是有历史功绩的。他们对后面的海战胜利是有大功的人,我们这些战斗人员,要永远纪念与缅怀他们的创造。是他们的创新给快艇夜间作战指明了方向,为后来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至此,不能不说这三下舟山就是搞的临战训练。 放雷 是临战训练的有力方式,而雷达引导攻击也是得力的临战训练。这两类训练都是为实战服务的,都取得了不小的收获。 我认为这次临战训练有什么不足就补什么,这是切合实战需要的,为今后的实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我作为艇长,更感觉经过这两类不同的训练之后,都增添了实战必胜的本领,感觉自己的翅膀更有力量了。是雄鹰,到了该撒出去捕获海上猎物的时候了。

海军鱼雷艇部队打的第一仗,就是鱼雷艇31大队夜袭“太平”号。这一仗,将 桂永清 的心肝宝贝葬身鱼腹。从此开始,蒋家王朝海军整体处于危机之中。曾几何时,桂永清那么傲慢而轻视地说:“对方想建设海军?那是痴人说梦!”就是我们这帮子人,用鱼雷击沉了他的“太平”号。要我看这就叫“甲午大捷!”甲午中日海战已经整整六十周年了。这是60年后,中国人用鱼雷武器击沉的第一艘军舰。桂永清的狂妄被人民海军的一发鱼雷打掉了,蒋海军还有什么能引以为荣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54年10月29日,华东军区浙江前线指挥部向所属部队下达了作战命令,授予海、空军作战任务。10月31日,根据华东海军、军区前指的命令,快艇1大队1中队,快艇31大队1中队分别于当天下午6时自定海启航至石浦港,然后将由登陆艇31大队、护卫艇30大队各派出6艘艇,拖带快艇进驻待命点。快艇第1大队6艘艇停靠下湾门内侧的临时码头,快艇31大队6艘快艇暂停靠于石浦海军码头。

下湾门码头,是个临时性的停靠点,既无地名,更无任何标注。只是在那个水域临时将趸船抛个锚就是了。它只是个在海里面四不靠的停泊点。但趸船设施不错,有天棚,又可做饭,还有四个大舱专供艇员们休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石浦港应当说在浙江沿海中部是一个相当好的良港。每年捕捞旺季里,这里的渔船更是挤得满满的。石浦又是个出入口很多的良港。

1954年11月1日凌晨,快艇31大队进驻石浦的当夜,快艇利用夜幕的掩护由护卫艇30大队拖带,秘密进入了东极列岛的高岛(又称田岙)锚地。这天天刚亮我就爬起来了,走出趸船想看看31大队的快艇还在石浦码头上吗?因为从安排两个1中队停靠的不同地点,我就心存一个疑问:首战将会先用那个1中队?我登上102艇,拿出望远镜一看,31大队的快艇果然已经走了。这第一仗肯定属于31大队了!我又转身去叫高副队长。高东亚队长用我的望远镜一看,31大队果然进入待机点了。

我问高副队长:我们进白岩山待机点有消息吗?高则两手一摊,表示无可奉告。说实话,我是陆军铁军的主力团出身,有战斗任务从来是冲到最前面的。 我又是一直跟着首长在前面冲锋陷阵的,从未尝到过被晾到一旁观看别的主力去打仗的滋味的。就这样晾在下湾门三天,急得我满嘴周围全是火泡,那个痛苦呀真是没法形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下湾门的头一周,我还以为一定能打上。过了一周还是毫无动静。这心急火燎的心情只能用“煎熬”来形容。我觉得军人最难熬的艰难时刻,就是待命打仗。就像我在陆军时的攻坚战,陆军的突击连队进入攻击阵地,只等总攻时间了,这时是难熬的。另一种是围城打援,打援的部队就伏在阵地,等待敌人援兵的到来。这一伏有可能是一个小时,甚至会超过1天,这也最难熬。而快艇进入待机点以后,天天在煎熬。连嘴巴上的火泡,也是一茬接一茬,没完没了。

感谢阅读,点个关注再走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