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龄孕妇遇车祸,7个月大胎儿死于腹中 两个儿子:“想留住妈妈”

2022-05-14 12:01:20 四川 红星新闻
0人跟贴

“现在,还没出世的弟弟(妹妹)已经离开我们了,我想留住妈妈……”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第二住院大楼楼下,年仅20岁的大一学生周云龙哽咽着对红星新闻记者说。 5月10日,在一场车祸中,周云龙母亲李华菊的腿被大货车碾压损毁,面临截肢,腹中7个月大的胎儿也在这场车祸中丧生。但即便如此,在转院的救护车上,41岁的李华菊仍忍痛嘱咐儿子,要照顾好弟弟妹妹、外公外婆,“唯独没有提她有多痛。”说起这些,周云龙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怀孕7个月高龄孕妇遭遇车祸

胎儿死于腹中

云南永善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记录了这场车祸:5月10日,货车驾驶员吉某驾驶重型自卸货车由雪柏搅拌站经县城往雷波方向行驶,上午8时30分许,当车行驶至永善县溪洛渡镇玉泉路泰丰大酒店上行100米处时,与周某毅(李华菊丈夫)驾驶的摩托车发生事故,致摩托车驾驶员周某毅及乘车人李华菊(孕妇)受伤。事故认定,货车未与摩托车保持安全距离,是造成此次事故的根本原因,货车司机承担此次事故全部责任。

▲李华菊。

▲交通事故认定书。

周云龙听亲戚说,摩托车被撞倒后,货车直接从母亲左腿上碾压过去,导致母亲整个左腿软组织、骨骼碎裂。由于情况严重,在云南当地医院做了初步抢救后,她被120火速送往距离相对较近的四川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

当时,周云龙在重庆上学。听到母亲出车祸的噩耗,还在上课的他“差点没忍住哭出来”。他马上向辅导员请假,赶往宜宾的医院。周云龙说,到了医院医生给他说,妈妈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可能车祸当时就没了……”为了取出腹中死胎,医院又紧急为其进行了剖宫产手术。

医院两次下病危

几十万元的医疗费成了难题

经过两天抢救,李华菊情况仍未好转,宜宾的医院下了病危(重)通知书。

▲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下达的病危(重)通知书。

考虑到情况严重,医院建议转院。因此,李华菊于5月12日被紧急转往成都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当时去的是急诊科。

▲李华菊在转往成都的医院途中。

在华西医院急诊科下达的病危通知书中,红星新闻记者看到,患者下肢损伤(左下肢损毁伤);骨盆骨折;股骨骨折;眼眶出血(右侧眼眶骨折),还伴随着发热症状。

▲华西医院下达的病危通知单。

母亲出车祸后,读高中的小儿子周云飞从学校赶到了医院。母亲刚入院时,医生说不能喝水,但母亲躺在病床上一遍遍喊“二娃,我要喝水”,周云飞特别难过,“换药怕感染,所以也不能打麻药,但妈妈是清醒的,就一直叫……”回想起上周日他还和妈妈一起去看外公外婆,“妈妈还说等我们放假就可以看到弟弟(妹妹)了……现在想起来真难受。”

据了解,目前李华菊已经可以喝水、说话、吃点稀饭,病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还要预防后期感染问题,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周云龙了解过,母亲整个医疗费用大约要四五十万元,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是当地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家里除了有兄弟两人外,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妹妹。周云龙读小学时父母离异,他跟随母亲生活,弟弟周云飞跟随父亲,之后母亲改嫁。

家里条件不好,为了减轻母亲负担,周云龙从高中开始就利用寒、暑假打工挣钱贴补家用。上大学家里也没钱,他去贷了8000元助学贷款,父亲垫了5000元,才顺利上了大学。现在,母亲和继父都出了车祸,住进了医院,他就成了唯一能四处奔波的人。

他记得,在开往成都的医院的救护车上,母亲身体被被子遮盖着,很虚弱,“说话声音很小。”但她还是用微弱的声音说,“她很担心我们,很担心外公外婆,很担心妹妹。”他只能安慰母亲说,“没事,都会过去的,妹妹有人照顾,我们就负责照顾你,你安心养病就好了……”

无力支付医药费

他希望大家伸出援手

虽然嘴上安慰妈妈,但他用什么来照顾?周云龙说,他自己其实也没办法,还在上学,没上班,只能四处筹钱硬挺着。

5月13日,在医院病房里照顾妈妈的是弟弟,周云龙则在医院外奔走筹钱。由于没有照顾过病人,一打开视频,弟弟就着急地问周云龙什么时候来替换他?对着视频,周云龙也很无奈,但只能耐心安抚:“我一直在外面忙,如果我不忙,我肯定就上来了。”视频中,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妈妈,他嘱咐弟弟,“你先安慰一下妈妈,你不要急,这个时候我们作为儿女的肯定要想办法。”他又穿着拖鞋,继续在医院内外奔波。

▲周云龙在医院楼下。

下午4点,周云龙的核酸报告出来了,他去把弟弟换了出来。

据了解,肇事货车司机家庭也比较困难,目前仅垫付了1.6万元,加上交强险垫付的1.8万元,他们仅把在宜宾的医院的欠费缴清了。他们了解到,车祸商业保险理赔周期需要几个月,这期间所有费用都得自己想办法。现在,他们在某筹款平台发起了筹款,目标金额为30万元。截至5月13日下午7点,已筹得16万余元,但距所需款项还差一大截。

周云龙说,妈妈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了,他们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保住妈妈,“现在,她离不开我们,我们也离不开她,希望大家能给予一些帮助,救救我妈妈……”(筹款链接)

红星新闻记者 章玲

编辑 彭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5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