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爷爷家穷得很,我奶奶家也穷得很,那一年,我奶奶嫁给了我爷爷,那一年,我奶奶18岁。我爷爷20岁。

三年生一个,我奶奶一连生了三个娃,二女一儿。

那年头,没有计划生育。

那年头,人多力量大,生得越多越光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奶奶生下我小姑刚三个月,腰就疼得直不起来。我老奶奶说,不想干活就不干,别搁那装病。

我爷爷平时对老奶奶说一不二,那一次,和老奶奶拌了嘴。

那年头,吃都吃不饱,哪有钱给我奶奶看医生。

我爷爷找能人捣腾了一把土猎枪,白天生产队里干活,晚上熬夜打兔子,偷偷的找相好的村干部换点钱。

爷爷打了一个夏天的兔子,家里一口兔子肉也没有见过。

秋收完了,农闲了,爷爷也攒了一笔钱。

爷爷把拉大粪的架车子拾掇干净,铺上被褥,安顿好老小,拉着我奶奶就上路了。

那时候没有柏油马路,没有导航地图,爷爷也不识字。

一张嘴,两条腿,一身力气,一口袋红薯面窝头,爷爷就拉着我奶奶走上去市里的求医路。

我家离市里大约七十公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架车子

爷爷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出发,按提前打听到的路线一路走一路问。

第一次出远门,走了好多冤枉路。天黑了还没有走到。找了一户人家临时宿在人家的牲口棚里。

和牲口睡一在个棚下,和奶奶两个人挤在架子车上睡了一个晚上。

临走对人家 千恩万谢 ,却什么也拿不出来。

几十年后,爷爷还记得那户好心人家。惦记着想去看看,却没有找到。

第二天终于拉着奶奶找到市里的医院,拿了好多中草药回家。

然后十天半月总要去市里一次。

后来轻车熟路了,早起出发,晚上一般都能到市里。就这样治疗了几个月,攒的钱也花完了,又欠了一笔债,身体却不见起色,反倒瘫床上不能起身了。

医生说,算了吧,这个病只能躺床上一辈子了。

那一天,我爷爷在医院门口哭得像个傻子。我奶奶却很保持平静,劝了我爷爷回家了。

从那以后,奶奶就躺在床上没有起身过。

那一年,我奶奶26岁,我爷爷28岁。

爷爷家很穷,当时家家都很穷,但我爷爷长得帅,有多嘴邻居偷偷劝爷爷,还这么年轻,这辈子就和一个瘫子耗上了,多可惜。

不如把奶奶送回娘家,再娶一个。

爷爷把那人骂了一顿,从此不理那人。说那人是个缺德鬼。

我奶奶躺在床上不能动,却依然是个当家人。自从老奶奶把大权放手,这经济大权就交给我了奶奶。

谁家红白喜事随礼多少,家里男女老少添衣添帽,奶奶说啥,爷爷听啥。

奶奶本来精明能干,身体瘫了,脑袋却不瘫,依然精明,只是不能干了。

爷爷给奶奶换洗衣服,按摩擦洗,端水端饭,端屎端尿,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几十年。

这期间,老奶奶去世了,父亲和姑姑们都结婚了,我们几个孩子出生了,日子也好过了。

爷爷奶奶一天天的老了,唯一不变的是爷爷一天到晚的照顾奶奶。

父亲和姑姑都说,爷爷老了,手脚也不那么方便,奶奶就由几个孩子轮流照顾吧。

爷爷拒绝了。直到爷爷生病住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年代,一牵手就是一辈子

爷爷住院了一个多月,每天都念叨奶奶,突然有一天,无论如何要出院回家,不给出院就大哭 大闹的。没办法把爷爷拉回了家。

按爷爷的意思,让爷爷和奶奶并肩躺在床上,当天晚上,爷爷就不行了。

爷爷最后握着奶奶的手,眼底涌出一股浊泪。

断断续续的说:老婆子,你、咋不、死到我、前头嘞。

说完,就有呼的气没有入的气,却迟迟的不肯闭眼。

我们知道爷爷放心不下奶奶。

父亲和姑姑哭着跪在床边,反复向爷爷保证一定会照顾好奶奶,爷爷这才闭了眼。

这一年,爷爷78岁,奶奶76岁。

这一年,离奶奶瘫痪那一年已经整整五十年。

半个世纪的事,说漫长也漫长,说短暂也短暂。说过就过去了。

奶奶很快就瞎了。

父亲说,奶奶常常一个人的时候偷偷哭,咋劝也不听。

第二年,奶奶也去了,临终时,奶奶一脸微笑:别难受,我去陪老头子去了。

那个年代,一牵手就是一生。爷爷奶奶都不识字,却用平凡的一生谱写了一曲伟大的恋歌。

怀念从前的旧时光,怀念已经去往天堂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