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 支架 手术 一直都是心 血管 病人危急时刻的最佳选择,但由于所得利润较高,亟待采取措施规范相应市场,国家不得不出台相关政策干预。

如今,本应继续健康发展、造福病人的支架又迎来了新问题。正如大众所说:心脏支架似乎被陷入了一种“生命计价”怪圈。

“卖”支架现象频发,国家出手拨乱反正

心脏支架,顾名思义是放置在心脏附近的支架,是个细长的金属笼子,直径只有2~4mm,长度只有几厘米,作用是将堵塞的血管撑开,让冠状动脉血流恢复,实现挽救患者生命的目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前,新华社曾发表文章揭露心脏支架滥用问题,主人公是济南某公司高管,其因心梗住院后竟被 置入 7个支架,花费共计十几万元。文章一出引发医生同行争议:心脏支架放置3个以上就失去了临床意义,放置7个纯粹是在“卖”支架!而这背后的主要原因跟医院医生与支架供应商的利益交流离不开关系。

资料显示,医用耗材的溢价一般是出厂价的5倍,而心脏支架的溢价最高峰时可达出厂价8~9倍,在高额利润面前,很多人没能坚守住底线。面对这种现状,国家积极出台相关策略并整顿支架滥用乱象,到2020年支架价格已回归正道,均价从1.3万降至700元左右,成为了人人都用得起的“平价”医疗器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媒体报道,过去我国心脏支架费用负担一年超过150亿元,降价后预计可节约资金109亿元。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里程碑式事件,由心脏支架开始的高值医用耗材的暴利现象似乎将要被终结。

价格过低,市场遭遇“缺货潮”

本以为会持续向好的“支架市场”好光景仅持续了不到3个月,市场反噬便开始显现。据财经网报道,无论是地方小医院还是省市三甲医院,降价后的支架开始大面积遭遇“缺货”困境。

其主要原因是市场价格波动过大导致的需求错配。降价前一台手术用2、3个支架,与后续治疗费用加起来共计10万左右;费用降至700多后,许多可做可不做或原计划用其他材料的病人都要求选择用中上等支架。因为价格都差不多,如此便造成需求上涨,有的三甲医院甚至一个季度就用完了往年一整年的支架配额,有钱也做不了手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心脏支架似乎被陷入了“生命计价”的怪圈。反观整个健康行业,同样的需求错配还发生在β-烟酰胺(艾木茵关键成分)这类对心脑血管系统有帮助的成分物质上,不过相比其对疾病的帮助,这类物质在抑制身体功能老化的作用上更加出彩。

据科研顶刊《cell》报道,该物质对哺乳动物的年龄标识物—端粒有正向作用,可拉长生物体15~20%生存期,在一定程度上干预了与年龄相关的老化症状。消息经《波士顿杂志》传播后不仅让相关补剂“艾木茵”在多个路径销量激增,还连续3年登上京&东同品类物资节点销量榜首,涉及相关技术的数十家上市企业股价全线暴涨,各路资本闻声而起,激发购买浪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怒买浪潮褪去,其曝出的销售单却令人咋舌。以香港富豪李嘉诚研发落地的相关物资为例,每年150万元,堪比二线城市一套房,一时间民众大呼:富豪的需求对应富豪的价格。直到威斯康星大学教授王骏研发出“绿色酶法”,将成本从年均百万砍到不足2万才稍显合理,不过即使这样,京D国际数据仍显示“艾木茵”触达人群仅广泛流传于高净值圈层中,距离市场下沉还有较大差距。

医疗环境优化,摆脱“计价困难”窘境

由此看来,不论是心脏支架还是抗縗补剂,都在一定程度上面临“计价困难”窘境。抗縗补剂艾木茵虽有成熟技术加持,却还是面临“富人专属”的尴尬局面;心脏支架的大幅降价虽可造福民众,却也只是一项霹雳手段。

这其中格外需要重视的应该是医生技术价值,据业内人士透露,支架费用降低后一台手术费用提到3000多元,同台医生分后到手不过数百元,跟之前价格的提成收入相差很多,数年寒窗苦读毕业,搭支架费用和工地搭脚手架差不多,还不如房地产销售的提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随着国家富强,我国公共卫生环境也在不断优化,与心脏支架相关的配套医保支付改革、医疗服务价格调整等都在不断完善,而抗老补剂“艾木茵”尽管未进医保,在技术更迭下,也将有效防止出现“按下葫芦浮起瓢”的现象,推动实现合理计价,更加亲民。

从某种程度来说,只要我们卫生体系向前迈进,就可以一定程度平衡各方利益。长期来看的话,或许只有将企业利润与行业透明双管齐下才能实现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