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凌云是在拐弯时和那辆零度撞在一起的,起因是对方一个急刹车,她没反应过来,自己的电瓶车和对方车尾来了个亲密接吻。

还好,凌云车速并不快,所以冲击力不大,人也没事儿。

车上下来一女的,大概三十多岁,穿着入时,描眉画眼,嘴巴涂得鲜红欲滴。扭着小蛮腰,嘎哒嘎哒就来到她面前。

等凌云开口,对方一顿噼里啪啦埋怨:“骑个电瓶车你就不能慢点儿?看看,我车都被划伤了,怎么办吧?”

凌云急着回家拿身份证,她原本想是零度车主的责任,只要对方不说什么,她也不想追究,没想到,对方倒给她来了个下马威。

凌云一阵烦躁,火气腾地上来了:“什么叫怎么办?这是慢车道,还是小区门口,更何况是你紧急刹车,我电瓶车坏了还没说话呢,你倒讹上我了?”

“我提前打了双闪你没看到啊?我在这等人,你说不停这儿停哪儿?不就一破电瓶车?我车修一下可以买你辆车了,你不赔钱,道个歉总可以吧?”车主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把凌云气得直冒烟儿。

她一边掏手机,一边说:“我不跟不讲理的人扯那么多,报警吧,等交警判定责任。”

“等等,我一朋友住这小区,你应该也是在这小区住吧?说不定你们还是邻居,他马上来,要不等我朋友来了再说?

“刚才是我态度有问题,我们都退一步,你看行吗?”车主见凌云要打电话,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态度也缓和了不少。

凌云气还没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电话还没拨出去,车主就大叫:“我朋友来了。”凌云抬头看时,整个人都呆了,她像被魔咒附了身,张着嘴,拿着手机,一动不动。

车主跑过去,挽起来人的手,嗲声嗲气地说:“ 凯文 ,快帮忙求求情,你们小区一骑电瓶车的把我车撞了,还要报警。”

凯文看到凌云,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急忙把女车主的手从自己身上拉开。红着脸走到凌云身边,说:“老婆,你不是在上班吗?怎么突然回来了?哦,这是我同事 何晶 ,我刚好坐她车回来取一份文件。”

何晶也走上来,显得很不好意思:“原来是嫂子,真是不打不相识,嫂子,对不起啊。”

凌云看着两个人一唱一和,摇头摆尾的样子,心里的怒气差点儿把她整个人燃爆了。两个人语言的前后不一致,以及他们的表现,凌云的直觉告诉自己,凯文与何晶的关系绝非一般。

凌云第一眼见到何晶,看到她脖子上带的那条水晶项链,还很奇怪,怎么会和凯文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模一样,现在,她算明白了。

她扶着电瓶车的手抖得厉害,指关节都变成了青白色,心上好像被插了一把尖利的刀子,在凌迟着他的心。

但她还是强压怒火儿,把内心的汹涌澎湃压下去,她故作镇静:“既然这样,那我们也没必要报警,只是,何小姐,你这车?”

“哎呀嫂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没关系,我有保险,再说,也就小划伤,别放心上。你人没事儿吧?车子还能不能骑?”

何晶前后的态度像一盆冷水从凌云头上直接泼下,让她禁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没有接何晶的话,直接看着凯文,说:“老公,既然你们还有事儿,我就不打扰了,我们公司统一换医保卡,我忘带身份证了,过来拿一下,我先走了。”

凌云没等两个人再说什么,骑上车子就进了小区。泪水顺着凌云的脸颊一直流到嘴巴里,咸咸的,苦苦的,她尽量保持平衡,不让自己在他们面前摔倒。

她从来没想过,凯文有一天会背叛她。

3

她和凯文是大学同学,两个人是同学中为数不多的修成正果的一对。凯文帅气,温柔,大度,但是家境贫寒,父亲早逝,母亲独自把他养大并把他供到大学毕业。

凌云家庭条件不错,上面有一个哥哥,父母把她当成掌上明珠。他们死活不愿意女儿嫁给一无所有的凯文,但她和凯文爱得死去活来,非凯文不嫁。

最后,拿她没办法的父母,给她下了最后通碟,让她在凯文和父母之间选一方。凌云还是忍痛选了凯文,她知道对不起父母的养育之恩,但她更放不下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凯文抱着凌云,哭得稀里哗啦,他对凌云发誓:“老婆,你放心,我会一辈子对你好,我会努力工作,等我们过上好日子,再一起给爸妈负荆请罪,把他们接过来,好好孝敬他们。”

婚后,婆婆为了让他们过二人世界,拒绝了从乡下搬过来。那时候,两个人每天都如同生活在童话世界里一样。

凯文对凌云照顾得无微不至,早上牙杯里的水都会给凌云接上,再帮她在牙刷上挤好牙膏。早餐端到桌上,才叫凌云起床。

他好像凌云肚子里的蛔虫,看到凌云刚把手放在眉头上,那边就会屁颠屁颠地帮她按起头来。凌云大笑:“你怎么知道我头痛?”

凯文也笑:“你是我老婆,我们连着心呐。”

为了让凌云过上好日子,凯文不但努力工作,还兼职做外卖。他从来没舍得给自己买过衣服,每个月的工资卡都交给凌云保管,凌云心疼他,劝他注意休息。凯文拥着凌云,无比幸福地说:“我有一个如花似玉又善解人意的老婆,再累也不怕。”

后来,他们买了房,又有了女儿。婆婆把女儿带到上幼儿园就回了老家。

日子越来越好,她以为她和凯文会越来越幸福,万没想到凯文就给她来了这一出。凌云不甘心,哪怕 离婚 ,她也要让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一个月后,凌云把拍到的证据摔在了凯文的脸上。视频里,凯文与何晶坐在西餐厅里,两个人头抵头,有说有笑,凯文还微笑着帮何晶擦拭着嘴角处残留的食物。

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样子硌得凌云的眼睛生疼,她直盯着凯文,恨不得用眼睛把他杀死。

证据面前,凯文脸红如关公,头低到了裤裆里。凌云一把扯起凯文的领口,咬牙切齿地说:“罗凯文,你特妈今天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杀了你。”

凯文嗫嚅着说:“凌云,对不起,我没想到,我会爱上别人,可是,感情的事儿我不好解释,我只能说对不起你和女儿。”

凌云突然就放开了凯文,她多么希望对方能为自己辩解一下,只要他肯回头,肯认错,肯对凌云说些软话,她都会原谅他,和他好好过日子。

可是,这个男人,竟然就这么无耻地承认了。

凌云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连反击的动力都没了,她的心在滴血,灵魂四处游荡。既然对方都承认了,哪怕再不甘,再不舍,她也没必要死缠烂打。

凌云说:“既然你已经爱上了别人,我无话可说。离婚,你净身出户,女儿归我。你去找你的真爱,去找你的风花雪月,我不拦着。”

没有像别人一样的撕逼大战,按照凌云提出的要求,两个人平淡地签了离婚协议书,十年的婚姻就这样走到了尽头。

5

凌云恨死了那对狗男女,可她也恨自己有眼无珠,没有听父母的花,识错了人。

离婚后不久的一天,凌云逛超市。她刚拿起一包女儿喜欢吃的零食准备放进购物车,就听到一个声音:“老公,拿这个,我喜欢吃。”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凌云下意识抬头看,何晶竟然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在对面。凌云脑子嗡地一声,她不应该和凯文在一起吗?怎么这么快就换了一个男人?

两个人四目相对,何晶脸一红,低下头,拉着男人准备离开。凌云拦住了去路:“何小姐,真是够速度,这么快就易主了?”凌云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何晶身边的男人。

何晶耳朵尖都红了,她不说话,拉着男人继续走。

凌云不依不饶:“何小姐,别以为把别人婚姻搞咂了,你就没事儿了,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会遭到报应的!”

何晶身边的男人停住脚步,盯着何晶,大声喝问:“何晶,怎么回事儿?”又转身问凌云,“这位女士,她是我老婆,你说话要有证据,否则我绝不放过你!”

何晶大喊一声:“行了,我来说,我只是你老公大街上拉来演戏的。他要我配合他演场出轨的戏,事成之后,他给了我两千块钱。

“老公,前段时间,我不刚好失业去人才市场找工作吗?就遇到了这么一奇葩,我想反正闲着也没事做,所以就答应了那个人的要求,我当时回家不还跟你说来着,你忘了?”

凌云好像听到了一个天方夜谭的笑话,凯文骗人演戏和她离婚?有病吧?凌云脱口就问:“为什么?他没说理由?”

“我哪儿知道?不会是彩票中奖了,不想和你共享吧?”何晶挑衅地大笑道。

何晶的话让凌云暗吃一惊,离婚前不久凯文还真买过一次彩票,凌云还笑他白日做梦。当时,凯文一本正经地跟她说:“老婆,你还真别说,我这次还真有要中大奖的预感。”

真是人心难测,没想到那么老实的一个人,也这么无耻。凌云心里暗骂,怪不得让他净身出户,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凌云并不想放过凯文,是她的,她一定要争取过来。

凌云掏出手机就给凯文打电话,她要问问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可是,凯文的电话竟然关机。她又翻出了凯文一个同事的电话,对方告诉她,凯文早就辞职了,说是周游世界去了。

凌云呆在原地,真没想到人心隔肚皮,她爱了十年的男人竟然把她骗得如此惨。自己发了财,把女儿推给她,自己全世界逍遥快活去了。凌云暗暗发誓,不让凯文露出狐狸尾巴,她就誓不罢休。

凯文的电话关机,现在,唯一能找到他的地方就是凯文的老家。说走就走,凌云向公司请了假,带上女儿就去了凯文老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

凌云赶巧把正要出远门的凯文母子堵在了家门。多日以来的怒火燃烧着凌云有限的耐力,在她见到凯文那一刻完全爆发出来。

凌云走上前,不容分说,一巴掌打在凯文脸上,凯文的半边脸立时出现了五个红指印。

凯文捂着红肿的脸呆呆地望着凌云,凯文母亲则大叫起来:“小云,你这是干嘛呢?”

“我干嘛?您应该问您儿子要干嘛?拿我当傻瓜,以为我好欺负,给我演那么一出戏。”凌云气得说不出话来。

“孩子,你消消气儿,凯文是不想连累你和我孙女儿啊,你说他这病和他爸一样,就是一个无底洞,还治不好。”凯文母亲大哭起来。

婆婆的话让凌云瞬间石化!脑袋有几秒的空白,身体已经站立不稳,她瞪大眼睛盯着凯文。

撞见老公 变心 ,我当即离婚,婆婆哭喊一番话我才知老公 苦心

凯文眼见再也瞒不住,就和盘托出了一切。

原来,前段时间,凯文出现了夜尿增多,心慌气短,没有力气,还低烧的症状。他搜索百度发现,竟然是肾衰竭的前期症状,他突然就想到父亲也是因这个病早早就离开这个世界的。

当时,他死的心都有,但又放不下凌云母女和自己的母亲。他知道自己负担不起高额的医疗费用,当初,为了给父亲治病,母亲倾家荡产,最后也没能留住父亲,还欠了一屁股债。他不想凌云走母亲的老路,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治。

后来,就随便找了一个女人帮他演了一场戏,顺利和凌云离了婚,把家产都留给了她们。

凯文悄悄从公司辞职,回到了老家,想用剩下的时间,好好陪陪把他辛苦养大的母亲。

他本来没想和母亲提自己患病的事儿,但架不住母亲的一再追问,就在母亲强逼着去他准备去医院的时候,凌云出现了。

凌云一边哭,一边心疼地骂着凯文,怪他没有把自己当成相依濡沫的亲人,两个人紧紧,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凌云拉着凯文就去了市里的一家医院,一系列检查做下来。医生脸色阴晴不定,他盯着凌云和凯文,说:“从检查单来看,你只是患有轻度的肾炎,我给你开些药吃,多注意休息,就没什么大事。”

夫妻两个面面相觑,这一刻,凌云仿佛坐了一趟最刺激的过山车。凯文大叫着把凌云报抱了起来原地转三圈儿,又在凌云脸上亲了又亲,搞得凌云都不好意思了。

两个人手挽手大笑着从医院走出来,凌云大骂:“凯文你就是神经病,平常的一件小事儿搞得自己家都散了,我要罚你给我洗一年的脚。”

凯文则一本正经地说:“老婆,一年太短了,我要做你一辈子的奴隶,任你差遣!”

太阳缓缓落下,余晖很美,凌云依偎在凯文身边,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生活如此美好,惟愿说于你听,时光一点点流失,有你陪在身边,足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