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婚家庭的关系确实是很难处理,有时候付出了真心却被别人误会或者不理解。特别是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轻了或者重了这是需要一个尺度的。如果一个再婚家庭没有孕育共同的孩子,还各自带着自己的儿女,就像电视剧(家有儿女)的情况一样。电视剧里,一家人其乐融融。可是现实生活中,这样的 重组家庭 也能得到其乐融融的幸福吗?

湖南长沙市的 陈守志 ,已经34岁的年纪,但是他目前并没有自己的家庭,在陈守志12岁的时候,亲生母亲因病离世,而后父亲娶了附近村子里的一个女人。自从有了后妈之后,陈守志的生活在他看来并不如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十几岁的年龄就跑到了外地打工,但是因为年龄太小,自己也身无分文,只能在外面流浪,睡桥洞,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去工地上捡一些废品来卖,实在没有钱吃饭了,就会去翻一翻垃圾。回想起自己的青葱岁月,陈守志只能崩溃大哭,父亲对他鲜有帮扶,再加上自己也没有一技之长,在他心里父亲自从有了后妈就忘了亲生的儿女。

父亲自从与后妈结婚后,后妈带来了一个女儿,而当时陈守志也才不到20岁的年纪,还在外面做事,对于带来的这个妹妹吴彤,陈守志也没有怎么接触过,可是在外打工的陈守志,突然有一天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父亲希望自己能够娶了这个后妈带来的女儿,也就是要让吴桐嫁给继父的儿子。

对于父亲提出这样的建议,陈守志觉得十分荒唐,可是陈守志不敢违背父亲的意思,只好同意了这门婚事。婚后两个人生下了一个孩子,是一个女孩,在孩子一岁多的时候,夫妻二人便外出打工,孩子则由陈守志的父亲和后妈在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本应是亲上加亲的关系,可是由于两个年轻人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性格也不合,很快两个人的缘分走到了尽头,可是后来陈守志在外面经常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

  • “我之前也不知道,后来相处久了,我才知道了她当时在外面还有个男的,那个男的还给她买了衣服什么的。所以我猜测这个孩子70%不是我的。本来自己在外面做事,也没有想那么多,但是孩子现在已经15岁了,这件事也一直压在心里,所以想带孩子做个亲子鉴定。”

陈守志说话有点吞吞吐吐,显得十分腼腆,他说两个人刚刚定下关系没有几个月,吴彤便怀孕了,这不由得不让自己多想。自从和吴彤分开后,自己一直也没有再婚,而吴彤却又经历了两段婚姻,现在又嫁到外地还生了两个孩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陈守志提出了要做亲子鉴定时候,父亲与继母却一直都不同意。陈守志的姐姐陈玲说“自己支持弟弟做亲子鉴定,可是父亲却说如果做了亲子鉴定,孩子如果是陈守志的,那么家里的征收款父亲就不会分给自己和弟弟陈守志了。即使孩子不是亲生的,父亲也不允许众人去寻找孩子的亲生父母。”

在姐弟俩看来,父亲阻止陈守志自己和孩子做亲子鉴定,那肯定就是继母指使的,因为家里的大事小情,父亲都听这个后妈的。这也就导致陈守志在这个重组家庭里没有任何的话语权,只能在这个家里唯唯诺诺。因此也不敢提起想要做亲子鉴定的想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作为孩子的爷爷,父亲陈东杰理应帮儿子消除疑虑,毕竟孩子如果不是陈家亲生的,那他们也有权利去追究孩子的亲生父母的责任啊。姐弟俩推测父亲早就知道真相,很有可能也知道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但是因为受制于后妈,所以陈东杰才阻拦去做亲子鉴定,带着疑惑,陈守志决定回家去找父亲问个明白。

面对儿子种种的疑虑,65岁的陈东杰讲起了自己让继女与儿子结婚的事情。他说“当时家里很穷,前妻生病离世,自己又刚与现在的妻子在一起。一家人就靠着救济金生活,而那时候找个媳妇是很难的,起码彩礼也要好几万,还得要车要房,可是眼看自己家里就两个平房,于是自己才与老婆做思想工作,建议两家合一家,来个亲上加亲,这样儿子也有了媳妇,还不用出彩礼和嫁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面对父亲这样的说法,陈守志表示自己压根就不愿意,是父亲陈东杰硬要将两个人撮合在一起的。可是在陈东杰看来,当时儿子不务正业,经常在游戏厅里打游戏,电话也打不通,人也联系不到,所以才想让儿子结婚早点定性。

虽然陈守志不赞成这门婚事,但是迫于父亲的压力,自己还是妥协了,但是女儿身世问题,这么多年的风言风语,始终都像一根刺扎在了陈守志的心上,那么陈守志这次回来,父亲能否同意去做亲子鉴定呢?

  • “亲子鉴定可以做,但是有个事得说明白,如果做了,孩子是他的,那他以后就得抚养这个女儿,他就要承担起作为父亲的责任。因为孩子出生不久后便发现了有肾病,小学五年级就辍学在家里养病,这么多年自己花了数十万给孙女,可是陈守志一分都没有出过。如果孩子不是陈守志的,那么就把孩子还给自己,自己来抚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父 这样的行为,确实是挺让人匪夷所思的,哪怕孩子不是亲生的,按照正常人的思路来说,自己花费了数十万,是不是应该去寻找孩子的亲生父亲,让他也担负起一份责任呢?而陈父的做法是不去追究,不去寻找孩子的生父,这确实让人感到意外。

这时候,陈父的弟弟也从外地赶了回来,他直言“自己哥哥一辈子的积蓄都花在这个孙女身上了,作为兄弟,肯定替哥哥感到不值,如果孩子不是亲生的,那就必须要找到孩子的亲生父亲去要抚养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由于陈父的弟弟常年在外地,对于家里要征收的事情,也是听别人说起的,而告诉自己这个事情的人并不是自己的哥哥。就是因为自己和侄女同意侄子陈守志去做亲子鉴定,陈父甚至还威胁这三个人,如果去做亲子鉴定,那就不分给这三个人征收款。

听到弟弟这么说,陈父则表示自己并没有说过不分给他们征收款,自己不可能去要他们的征收款。可是弟弟却说哥哥确实说过这个话,而且自己已经录音了。

为了征收款,家里现在已经成了两个阵营,在陈父看来,无论孩子是谁的,哪怕不是自己儿子亲生的,那也是自己妻子的女儿生的孩子,那就只是从爷爷变成了外公而已,毕竟自己也抚养了这个孙女十几年,而陈守志这个作为父亲的,压根从来没有管过这个孩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后陈守志到了二楼女儿的房间,女儿因为身体原因,只能在床上躺着,看到爸爸的到来,女儿似乎并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一声爸爸都没有叫,陈守志询问女儿是否能跟自己去长沙做一下鉴定,可是女儿并不愿意搭理他。眼见两人没有任何沟通,陈守志决定让父亲和继母来做女儿的工作。

  • 继母表示自己已经嫁到这个家里20年了,可是一家人的相处并不好。这一家人都很欺负自己。对于孩子的身世问题,继母说自己也不确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继母张桂年56岁,平时就在家里种田养鸡,她与前夫育有一儿一女,儿子已经在上海工作,来往不多,女儿则跟随母亲来到了陈家。现在女儿也已经嫁到了外地。张桂年表示自己对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以前嫁过来很穷,后来才慢慢改善,还建起了二层小楼。而且陈守志的女儿出生后,从第八个月开始,都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

可是在陈守志看来,如果父亲当年能够对自己亲妈能好一点,那么亲妈也不可能那么快离世,在张桂年进门,父亲对后妈的女儿很好,对自己很不好,从十几岁就没管过自己,自己出去打工,父亲连一分钱都没给。也没有供自己读书,反而支持后妈的儿女读书。所以这也是陈守志这十几年很少回家的缘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是因为儿子陈守志常年不回家,都是妻子张桂年在身边照顾自己,所以在陈父看来,不是自己不帮助儿子,而是儿子太过于顽劣,这么多年连一件衣服,一双鞋子都没有给自己买过。因此双方便导致了感情冷淡,事情总有解决,现在陈父也并不阻拦去做亲子鉴定了,只不过陈父与张桂年认为,不管结果如何,都不会去追究什么。于是双方约定一周后再去长沙市里做鉴定。

一周后,陈守志来接孩子去做鉴定,但是陈父却说,孩子不愿意去做,而且没有在家,跟着张桂年去医院做检查了。可是这样的说法,陈守志并不相信,因为二楼孩子的房间,从来没有反锁过,这次却反锁了。等了一会儿后,张桂年在外面回来了,可是身边并没有孩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桂年称孩子可能去找同学玩了,夫妻两个的说法截然不同,但是陈守志并没有拆穿,而是配合父亲做了午饭,眼见众人没有要走的意思,陈父到了二楼打开了孩子的房间,果然孩子就在房间里。而孩子这次也敞开了心扉。

  • “生下来就没有管过我,医院给他打电话让他签字什么的,他都不理。他就在外面打游戏上网。”

虽然孩子说的不多,但是看得出来,父亲这个角色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似乎若有若无。而爷爷奶奶成为了孩子的精神支柱。虽然爷爷奶奶同意了做鉴定,但是孩子好像却无法突破心底的那道防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父已经六十多岁,已经没有了赚钱能力,其实他希望儿子做完鉴定,可以独自抚养女儿。可是孩子毕竟也已经长大了,要尊重孩子的想法。而且陈父觉得即使儿子拿走了征收款,答应抚养孩子,也不可能照顾好孙女。所以做不做亲子鉴定都没有必要。

随后,陈守志的姑姑,姐姐还有一众亲戚赶了过来,姑姑说“大哥对这个孙女没得说,确实很好,但是对待侄子侄女,那确实有些差距,而造成如今这样的后果,都是因为哥哥太过于维护嫂子张桂年,才会与众多亲属变得生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陈父的弟弟和妹妹来看,所有的坏主意都是嫂子张桂年出的主意。所以和家里的众多亲戚,没有一个能处理好关系的。随后众人商量了一番,决定还是要做亲子鉴定,可是陈父与张桂年并不同意。

一场无法继续完成的亲子鉴定,仿佛让积压了十多年的恩怨倾巢而出,朝夕相处的种种矛盾也在猜忌中被无限放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在陈守志看来,爷爷在世的时候,本应该各家轮流照顾。可是张桂年把爷爷赶了出去,而姑姑也附和着,因为爷爷确实是在姑姑家生活了十多年,让哥哥接手照顾,哥哥一家却不同意。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亲戚们对张桂年就有了一些意见。

张桂年看到自己被众人针对,她一气之下躺倒在地上,翻了几个身,任凭邻居怎么安抚,也不愿意起来。但是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她被带到这个世界上,她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眼见事情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陈父只能请众人离开,他低声说了几句“亲人关系没有了,没有了。”看到众人这么闹,陈父也不同意去做亲子鉴定了,他看来,不管做不做,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他也知道,所有的问题,所有的错,错就错在让继女嫁给儿子。可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再去重新书写人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很多时候,一个选择就是一段人生,人生路漫漫,一旦选择了,就没有办法去改变,既然这个多灾多难的孩子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就应该有人去关心有人去爱护,无论是父亲母亲,无论是爷爷奶奶,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亲子鉴定的结果,而是让孩子能够感受到亲人对自己的温暖。

每个人的立场不同,看法不同。陈守志觉得父亲继母对自己不管不顾,对这个继母冷淡也是人之常情。而陈父觉得这么多年,都是妻子陪伴照顾,可还是得不到众人的接纳。站在妻子这一边也无不可。确实,每个人的人生是不相同的,每个人还都有自己选择人生的权利,可是孩子确实是无辜的,因为她没有选择父亲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