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经常做梦,有时梦见花开,有时梦见在森林穿梭,有时梦见钓鱼,有时梦见在各种道路行走。那时不知罗马在哪,所以梦里也没有方向感,就那么不知疲倦的走着,走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幸运的是,在行走的道路上,遇到了很多良师益友,尤其是那些记忆深处的 老师 们,闻之如康乃馨,念之如剑兰。

我生于八十年代初的湖南农村,两三岁时随父母东奔西跑,去广东、广西,待到七八岁时被送回村里。

我的启蒙老师叫何格花,多才多艺。教我们识字、玩游戏,像老鹰抓小鸡,折纸船、纸飞机等等,那时不知咋回事,我经常被选中扮母鸡,带着小鸡们跑来跑去。记得有次课堂作画,我画了一树花,得了满分。当时的幼儿园在隔壁村里,教室是祠堂的一间小屋,没有课桌,每天和小伙伴们背着书包、抱着各自的小板凳去上学,放学后又抱着回来,虽然如此,但一点都不觉得累。

那时候的天空总是很蓝,像蜡笔画的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转瞬到了村小,老师叫何克共,从一年级教我们到三年级,教语文、数学,还教 音乐 ,拿着陌生的乐谱一会就能唱出来。那时喜欢朗读,在教室朗读,晚上在家朗读,有一次夜晚正读的起兴,忽听敲门声,原来是何老师来访。当时村里没通电,煤油灯下,何老师耐心细致地为我讲解了不少重点、难点。后来升学考试能顺利考上镇小,真少不了何老师那些年的辛苦栽培。多年过去,还记得那晚的情形。

小时候对四季不太明了,只记得那时的课文《春天来了》、《初冬》等。那时的冬天,雪多,每年冬天都下好几场雪,厚厚的一层,大地雪白,踩在上面,嘎吱嘎吱响。

那时听得较多的歌是《明天会更好》、《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没见过玫瑰,却想着去种玫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考上镇小后到镇里上四至六年级,我的 班主任 是何孟洋老师,教我们语文、音乐,何老师会弹钢琴,他教语文课的方式也有点像弹钢琴,不同的内容像不同的音符,容易让学生记住。那时家里到镇上有七八里地,没住校,每天一早起床,吃完奶奶早起做好的饭菜便出发,有时出发时能看到月亮,有时到家时能看到月亮,春夏秋冬,周而复始。

那时香港回归,听得较多的歌是《1997永恒的爱》。

转眼到了中学,班主任叫盘寒清,教数学,盘老师言简意赅,眼睛像雷达一样,感觉蚂蚁都能被他扫到。在他的指引下,我的解方程和几何题能力还算可以,还记得作业本上他那些激人奋进的评语。这时的语文老师是何荣增,何老师性情温和,平易近人。他经常提的一句话是“细微之处见精神!”从他教书育人的方式方法来看也确实如此。依稀记得那时的某天何老师说起“天安门上的天空很蓝”后来得知他的儿子是位机长。何老师会拉手风琴,一天早晨路过教师室听他唱起《白毛女》片段“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静静地听他唱完,发现老师教书教得好是有原因的。

那时候的冬天,雪已经开始少了,有时下,有时不下。

中学毕业后我开始读师范,班主任是李振洋,刚从大连理工毕业,教我们计算机课程,李老师面容清秀,有点像徐志摩,上课时很专注。这时的代数老师是位退下来的老教授,思维清晰、逻辑严谨,解析难题一环扣一环,我当时还算不错的成绩真得感谢他。当时来了一位英语老师,叫蔡慧蓉,其他老师都叫她小蔡。蔡老师刚从湘潭大学毕业,视野宽广,知识丰富,通过她看到了很多外面的世界。那时开始发奋学英语,泡图书室,去图书馆借阅各种资料。多年后看电影《情书》,在藤井树身上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只是出发点不一样。那个寒冷的冬夜,和同窗们挤在宿舍 第一次 看《铁塔尼》,仿佛看到了自由女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约了几个好友去西洲公园游园,行走于林间小道,任雪花飘落脸上、肩上,对着湘江支流背诵《沁园春-雪》,忘了时光。

那时听得较多的歌是《第一次》、《爱就一个字》、《蜗牛》、《秋日私语》。

师范毕业后到了北京林业大学,班主任是赵固生,赵老师面容和蔼可亲,风度翩翩。这时的计算机课程有位老师叫黄儒乐,从美国回来的高材生。那天课堂黄老师提问,让人上讲台实机操作,关于数据库的内容,无人应答,我坐在最后面,黄老师点到我“最后面那个学生,你上来做一下。”我有点紧张,大伙都六神无主带着猜疑地望着我,豁出去了,我径直走上去,噼里啪啦操作一通,竟然做好了。后来聊天得知,黄老师是郴州人,往后的日子,黄老师对我帮助颇多。当时有位白发苍苍的哲学老师,精神矍铄,第一次上他的课程时我也是坐在最后面,听得认真,听到关键知识点时做做笔记,课间休息时他来找我聊天,聊了很多。那个寒夜,在微机室第一次看《辛德勒的名单》,夜不能寐。

那年初到北京,冬天下了很大的雪,大概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雪。第一次见识到“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那时听得较多的歌是《光辉岁月》、《和兰花在一起》。

滋养我成长的老师还有很多很多,学校里的、社会上的、精神路上的,来自五湖四海。此时此刻,回首过往,感慨万千。祝愿我的老师们健康平安、幸福快乐。

曾经经常做梦,现在也是,只是有点不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