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 李达康 支持 祁同伟 副省级 ,那么祁同伟有没有可能上位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达康和祁同伟在《人民的名义》里面可以说是对立的,其实两人也没有太大的仇恨,只是因为祁同伟是高育良的学生,李达康和高育良是汉东省的两个派系。自然祁同伟和李达康也算是不同阵营。

最开始的时候丁义珍出逃,其实祁同伟和李达康两人倒是比较默契,两人都不同意抓捕丁义珍。原因却不同,李达康是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光明峰项目,祁同伟是为了不使自己暴露。不管怎么说,二人算是观点一样。

后来因为蔡成功的事件,李达康开始和祁同伟有矛盾,祁同伟没有给李达康面子,把蔡成功交给了检察院反贪局。

这样一来,李达康在省委常委会议上自然不支持祁同伟上副省级,反过来祁同伟又 提拔 了被李达康训斥的程度,更是挑战了李达康的底线。

程度是光明区公安局局长,他为了给自己亲戚常成虎出气,直接拘留了郑西坡,最后这件事惊动了陈岩石。李达康知道后,自然不敢怠慢,直接给程度的顶头上司赵东来打电话,要求二十分钟后把郑西坡送到大风厂门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东来然后给程度打电话,给了程度十八分钟,最终程度被李达康训斥,要求赵东来把程度清除公安队伍。正当李达康要处理程度时,程度找了祁同伟,祁同伟保了程度,把程度调到了省厅当办公室副主任。

这样一来,祁同伟正式和李达康对着干,李达康自然在常委会更不会支持他。

李达康不止在常委会上不支持祁同伟,还把祁同伟的黑历史挖了出来,“哭坟”事件一出,高育良也是百口莫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以说,祁同伟没有上副省级,李达康确实比较重要,但是即使李达康支持祁同伟,不在常委会议上揭露祁同伟“哭坟”一事,祁同伟也难上副省级。

原因很简单,祁同伟上不上副省级,关键在于沙瑞金和田国富。沙瑞金是“空降”省委书记,田国富也算是外地调任的纪委书记,二人是都不会同意祁同伟上副省级的。

沙瑞金是带着任务来的,他要治理汉东省的腐败问题,所以他一来就对官员提拔很慎重,所以他直接冻结了一批将要提拔的干部名单,因为这些都是之前赵立春提拔的干部,沙瑞金为了立威,为了防止被架空,他必须这样做。同时沙瑞金对祁同伟的印象很不好,沙瑞金刚到汉东省后,就去拜访了陈岩石,相当于自己的“义父”。

结果那天祁同伟很不幸运,沙瑞金到陈岩石家里时,祁同伟正在陈岩石养老院锄地,沙瑞金看到祁同伟因为自己调来汉东,堂堂的公安厅厅长不干自己的工作,给养老院锄地,这样的干部,沙瑞金当然看不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止沙瑞金看不上祁同伟,田国富也一样,因为剧中透露,田国富之前是汉东省的官员,在林城当过市委书记,林城是汉东省的地级市。不过后来田国富因为某些原因,调任外省。由此可见,田国富和赵立春或者高育良,甚至祁同伟,都很熟悉。

并且当年田国富按道理是汉东省的干部,林城市委书记是正厅级干部,一般这样的情况,很少有调任外省的。但是田国富最终却被调到了外面,这件事很可能和赵立春这个省委书记有关。田国富很可能是得罪了赵立春等人,才会被调走,田国富很清楚赵立春的所作所为,还不止一次的说赵立春的问题。田国富对于祁同伟一伙的所作所为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田国富自然也不看好祁同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沙瑞金和田国富二人不同意,祁同伟上副省级,基本上没有希望。况且,汉东省还有一些人很反感高育良等人,比如钱秘书长,他就对祁同伟很鄙视,组织部长吴春林,这些人都对祁同伟有意见,所以祁同伟上副省级难于上青天。

综合来看,即使李达康支持祁同伟,祁同伟也很难上副省级,因为这时汉东省已经是沙瑞金时代了,更关键沙瑞金来就是为了治理祁同伟等人的腐败问题,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上副省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