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曾经说过:

“所有罪恶的念头我都有过,我只是没去做。”破坏欲是人性中不可避免的共同的黑暗面,但不同的是有人可以很好地压制住它,而有些人则选择放任这种欲望,并以之去伤害无辜的人。

在山明水秀的云南昆明晋宁县,曾经就出现过这样一个充满恶念的杀人魔张永明,他时而沉默寡言,时而穷凶极恶,害死了17条无辜的年轻生命。这些被害者多数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只是从他家门前经过,就惨遭毒手,其泯灭人性的程度令人背后发凉。

张永明是云南省晋宁县本地人,住在晋城镇的南门村,一直独居。村民们都传言他的母亲和二哥都有暴力倾向,杀过人,所以潜移默化地扭曲了张永明的内心。早在

1974

年,张永明还在读初中的时候,他就曾经毫无缘由地砍伤了自己的同学陆土荣,在少管所关了半年才被放出来。

然而半年的管教并未让张永明杀人的恶念有所收敛,1978年,张永明在盘龙寺附近的砖窑里做烧瓦的工作,有一回他的同事杨树荣因为帮生产队买米而拿到了18块钱,从而被丧心病狂的张永明盯上了。张永明先是将这个16岁的男孩骗到家里,接着用绳子勒死了他,将钱财搜刮一空后,他把杨树荣的尸体埋在了村子附近的空地里。

这次杀人事件并未要了张永明的命,他被判了死缓,接着减刑,最终于

1997

年出狱。虽然在狱中表现得很好以至于减刑,但张永明始终没有抛弃心中的恶魔,他在村子里孤独地生活了几年后,又开始了自己的犯罪之路。

最初人们只是觉得张永明不爱与人来往,脾气有些古怪,但在2008年,村中的15岁男孩杨明归上学途中遭到了张永明的袭击,让人们开始不敢接近这个看起来精神有问题的老人。当时杨明归被张永明叫住帮忙抬树,后来张永明又乘其不备勒住了他的脖子,杨明归拼命挣扎方才逃脱。但事发后杨家人只觉得张永明是精神病人,所以并未报警。

2011

12

月,晋宁二中学生张建云下晚自习回家,被张永明以皮带勒住脖子拖行了好几米,幸好附近居民被响动吸引,张建云才得以获救。村民报警过后,警方见张建云没有受伤,张永明又辩称“只是闹着玩”,便没有追究张永明的责任。

其实早在

2005

年开始,张永明就以这种方式杀了好几个男孩,张建云和杨明归属于万幸得以逃生的受害者,其余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2005年5月29日,新街乡大西办事处37岁的张树华在回家路上失踪;10月17日,18岁的江晓松来到晋城镇后与家人失联;2007年5月1日,12岁的李汉雄从菜地回家,途中经过张永明家门前的土坡,从此人间蒸发;6月,17岁的小海乡人苟建伟失踪……2005至2012年间,张永明在自家附近共杀害了17名过路人。

最后一名失踪者是

19

岁的大学生韩耀,

2012

4

25

日上午

9

点多,他抄近路走了一段南门村大沟边的土路,从此下落不明。当时他还在云南工商管理学院就读,

6

月就要毕业了,事发前他正在晋城镇的工地从事地基勘探的实习工作。

韩耀失踪后,他的家人立马报了警,警察很快锁定了就住在附近的张永明,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有前科的人。在逮捕了张永明以后,警方封锁了沿街路段,并开始进行搜查,这一搜就搜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结果。

在张永明家的厨房里,警方发现了好几个硕大的编织袋,里面装着冷冻的“腌肉”,经鉴定,这些都属于人体组织。此外警方还发现了好几个装内脏的大塑料桶、装受害人衣服证件手机的麻袋,并在张永明家附近的地里挖到了大量人体骨骼。

2012

7

28

日,昆明市法院对晋宁县系列杀人案作出一审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永明死刑。判决宣布后,张永明显得很是冷静,也没有再进行上诉,如果不是看到他家中的累累白骨,谁也不会想到这个

1.75

左右沉默寡言的农民,会是一个残忍至极的无差别杀人魔。

然而在审判时,无论警方怎么问,张永明都不肯说出他杀人的真正目的。似乎也并不是为了钱,因为在早年的土地开发中,张永明已经得到了政府好几万的补偿,生活比一般人都要轻松。鉴于他将受害者做成了“腌肉”,所以有很多人称他为“云南食人魔”,认为他和汉尼拔一样,只是为了食人而杀人。

2013

1

10

日,杀人狂魔张永明被押赴法场执行枪决,在结束了十多条正值青春的人命后,他终于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