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全面复课,刚逃离香港的二十万港宝,是去是留?

2022-05-04 22:27:46 江苏 触动心弦瞬间
0人跟贴

一场疫情,搅动全球风云变幻,跨境生这两年多来的特殊经历,就像一出出滑稽又悲情的戏剧,多年后回想,定能笑出眼泪。

2月份的香港处于第五波疫情高峰期,每日新增数万确诊,深圳湾口岸排起了返乡避疫的人龙,其中不乏跨境学生和家长。因为在深圳隔离的健康驿站很难预约,转辗飞往北京、上海、成都的跨境生家庭,或者散居在广东省内各县市的也不在少数。

香港的第五波疫情始于去年年底,香港的学校一直网课,直到3月初,教育局决定提前放暑假。

在没有封城,没有全民强制检测,没有强制方舱隔离的同时,也付出了一大批老者和病人去世的惨重代价,经历了疫情爆发以来的至暗时刻,香港每天确诊的人数终于回落到百位数。

深圳湾防止偷渡的探照灯和巡逻艇,也失去了紧张气氛,悠悠地探照着海面和红树林,竟也成为了一道景致。

4月21日,香港政府宣布解除所有的防控措施,健身房、餐厅、电影院、体育馆、游乐场、海滩全面开放。

虽然隔着深圳河,但从香港亲友的朋友圈,也能感受到犹如全民嘉年华的欢乐气氛——香港海洋公园和迪士尼乐园迎来了大批市民;餐馆门外又出现了等位的人潮;打过疫苗的市民可以大摇大摆在电影院里吃爆米花,没打疫苗的人则要全程带口罩;

4月7日开始到账的首轮5000元消费券,足够在家闷了一个春天的市民,买一件心头好……有一位妈妈朋友,来不及捂热手头的消费券,就听到儿子一脚踩烂钛合金近视眼镜的脆响,非常无奈,只好用消费券给儿子配了一副新眼镜。

4月22日,香港大多数学校准时开门面授,阔别校园四个月,把一多半珍贵的暑假浪费在居家避疫上的学生们,终于回到了校园。家长无需提交任何阴性证明文件,只需要每天用政府派发的自测包,在家自测就可以返校。

那么问题来了,跨境生何去何从?

在2月、3月的返乡避疫大潮中,大多数跨境生才刚刚结束21天的隔离,难道又要急匆匆返港上学?

#01

滞留北京的跨境生母子再度行程码挂星

逛遍大小景点,成北京百事通

在香港北区一家小学就读六年级的源源,从去年8月就暂别了深圳温暖的家,在深圳湾口岸的烈日下排队数小时,随妈妈过港租房上学。从圣诞假期后,便因为疫情,而在距离学校数百米的逼仄小房子里网课。

因为一月初要去目标中学递交自主招生申请表,并且要参加3月份的升中自主招生排位,两母子在香港度过了最冷清的春节。

谁料春节后,香港疫情急剧恶化,两母子和在深圳的爸爸,每天都在预约回深隔离的健康驿站,却一直不得要领。源源和妈妈为了避免染疫,除了偶尔下楼买菜放风,基本都待着出租房里。因为如果拿不到48小时核酸阴性报告,将无法返深。通过视频会议,源源完成了两所心仪中学的自主招生面试,但要等到5月份才知道录取结果。

3月份北京飘雪的那天,源源和妈妈乘坐飞机如愿“逃离香港”,抵达了北京。透过隔离酒店的玻璃窗,源源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鹅毛大雪,兴奋得完全忘记了路途的疲累和隔离的郁闷。

在北京结束隔离后,因为两母子的行程码带星,一时半会儿不能返回深圳。

源源却一点都不着急,第一次看到北京天安门的他,为这座古都而深深着迷。两母子带着行李,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住进了胡同里的客栈,开始了北京深度游。从故宫、颐和园、天坛、国家博物馆、历史博物馆、军事博物馆,到前门大栅栏、锣鼓巷、什刹海……因为疫情,每个景点都游客稀疏,两母子畅游其间,收获良多,学到的知识并不比正襟危坐的课堂少。

两个南方人,在北京走街串巷大半月,说起话来竟然有了北京胡同口音,连客栈里的看门大爷,都称他们现在是“北京百事通”。

本以为摘星后可以很快返深。谁料,正如新闻报道里所见,两母子的行程码再度加上了星号,深圳温暖的家再度变得遥远。

坐在胡同客栈的客房里,京港间流浪,却处之泰然的两母子相视而笑,打心底里觉得这个情况有点滑稽——也许直接原路乘飞机返回香港,回到学校上课,备战中学入学分班考试,也是一个可行的选项。

#02

隔离21天后,看到父母康健

即刻回港上学也没有遗憾

昨天,小亮在四川老家对着电脑上课,远在香港的老师和同学,隔着屏幕和他打招呼,粤语依然很亲切熟悉。妈妈在四川娘家的客厅里,打开了回港易的链接,过几天,她就带小亮回港面授上课。

其实,他们两母子在成都的隔离酒店刚结束隔离。从酒店出来后,小亮妈妈并没有在繁华的成都城里勾留,而是立刻叫了一辆车,直接回到乡村里的娘家。

因为疫情,她和小亮已经两年多没有回乡。这期间父母曾生病住院,完全仰仗在家兄嫂悉心照料。每次从视频中看到日渐衰老的病弱双亲,小亮妈妈都忍不住流眼泪。

这次从香港带小亮回来,一是向避开严重的疫情,二是归心似箭想看望双亲。

一路上因为防疫资料的问题,期间出了不少状况,经过两次改签,损失了不少费用,才得以登上回乡的航班。

往年的寒暑假,因为爸爸妈妈要上班,无人照料小亮都会回乡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祖孙感情很深厚,对乡村生活也非常喜欢。大病初愈的外公、外婆精神都很不错,每天都张罗了很多美食——散养鸡鸭滋味醇厚,门前的果树随便攀摘,去菜地里拔大萝卜也是小亮最喜欢的娱乐。

回家短短几天,看到外公和外婆身体康健,小亮和妈妈才松一口气。每天家里都有亲友登门络绎不绝,欢声笑语比过年还开心。

小亮妈妈得知香港复课,决定还是尽快返回香港,让小亮回归校园。

因为暑假已经提前透支,今年的暑假只剩下8月份的短短十几天。短暂暑假后,小亮又要开始新一学期。

不管到时深港是否通关,学业总还是要继续。

#03

去或留,至今还是一个问题

家在深圳的老陈,也正在思考儿子去留问题。

在港读中三的儿子在疫情期间,一直住在香港亲戚家中,3月才独自回深。老陈希望儿子留在深圳读书,将来通过港澳生联考升读内地高校。但处于青春期的儿子却又自己的想法,他觉得很喜欢自己的学校,舍不得老师和同学,同时中三面临DSE选课的问题,他想再次返港,继续未完的学业。

父子间因为这件事吵了几次,暂时还没有最后定夺。

在香港疫情高峰期,港漂一族Nancy带着8岁女儿告别在港打拼的丈夫,回到了上海老家。刚结束隔离,返回父母家,便遇到了上海疫情封控。原计划的同学聚会、上海迪士尼游玩、华东周边踏青,全部化为泡影。

但Nancy却很庆幸自己回来了,带回了心脏不好的父亲常备的进口药物,在封控前备足了粮油日用品,在后来抢菜的混乱中,成为了家里的中流砥柱。

从小都很依赖父母的Nancy,第一次发现父母渐渐衰老,不复年轻时在工作岗位上的精明能干。祖孙三代困在家里,物资偶有欠缺,但却不至于张皇失措。

原计划是为女儿申请上海本地的国际学校学位,却因疫情而计划停滞,现在已经和香港的学校请假,暂时保留了学位。

去还是留,暂时没有答案。

此时更重要的是,煮好一日三餐,照顾父母,绝对不能在封控期间生病。但Nancy很确定的一点是,不管留沪,还是赴港,都要把身体不好,在手机抢菜时一筹莫展的父母带在身边。

#写在最后

我们家的跨境生Luke留深网课两载,阔别校园生活,却依然身心健康,阳光开朗,从一个羞涩斯文的9岁小男孩,成长为颇有“社牛”趋势的11岁小少年。在小区花园、补习班和运动场上,交到了不少好朋友,因为不能朝夕相处,更加珍惜一起玩耍的每分每秒。

△珍惜运动的时间(作者供图)

如何在福田口岸跨境过关上学,流程细节已经日渐遗忘。但对于学校里的趣事,依然反复提起,虽然都是很老很老的梗,但我和他的姐姐Jenny依然是忠实的捧场客,每逢笑点都必捧腹。

Luke的班里总共30个同学,却都有不同的职衔和分工,最具有荣誉感的是男女班长,以及负责校园秩序的风纪。去饭堂抬午饭的一定是几个力气大的男生,而Luke每个学期不求当班长,但都自告奋勇要当“分饭生”,带上小白帽子和口罩,给同学们盛饭菜。每逢吃水煮西兰花的日子,Luke都能很巧妙地给自己分配到最小最小的那一朵。

还有一个职位叫“光明大使”,我和Jenny都以为是类似《倚天屠龙记》里头明教教主的左膀右臂。谁料,光明大使主要负责播放幻灯片前后的开灯关灯。而“IT大使”则是在老师需要用幻灯机时,负责按一下开关。

4月22日8时,Luke穿上校服,再度连线香港课堂。

班主任将一张合影放了上来,并告诉跨境生同学,老师精心制作的相册,已经放在每位跨境生同学的层架里。班级合影里,每个同学都戴着口罩,Luke依然能叫出他们的名字,并且调侃表情古怪的那几位男同学。

为了要照顾即将中考的姐姐,除非深港通关,否则大概率不会再回到这个物理距离很近,却无法再亲近的课堂了。

奇特的小学生涯也将告一段落,前路如何,只能凭自己去努力开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