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 句容县 的县名,起始于西汉。

但是您不一定知道,句容最早并不叫“句容县”,而是叫“句容 侯国 ”,简称“句容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史书记载,汉代的皇子被封王之后,都享有自己的封国,其国内也有自己的官属,国王们的地位相当于周代的 诸侯 ,因此也被称为“诸侯王”。

汉初曾经明确规定:诸侯王死了之后,只能由其正妻所生的儿子继位,至于其侧室所生的儿子,是无法享受尺土之封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自古以来“清官难断家务事”,天子在这方面的才能就更不如清官了。须知并不是个个诸侯王都最疼爱自己的嫡子啊!况且有哪个诸侯王没得十妻八妾的?又有哪个“小老婆”肯让亲生的儿子在自己的丈夫死后一点好处都捞不到?于是个个诸侯王的耳朵里都灌满了“枕边风”,纷纷向朝廷表达自己对这一“基本国策”的不满。

这一来,恰好中了汉武帝的下怀,于是他因势利导,命令诸侯王得“推行私恩”,将自己的国土分地给其子弟,好让他们也能弄个“侯”当当。

汉武帝可是中国历史上最强悍的天子之一,为什么偏肯在这件事上坏了祖上的规矩,向诸侯王们让步呢?

原来,汉初的绝大多数诸侯王都是“龙裔”,一旦自己国内的兵强马壮,就难免有觊觎天子之位的野心。老皇帝在世时还能压得住阵,新皇帝登基后,他的叔叔、伯伯、哥哥、弟弟们就不好对付了,因此汉武帝只有将这些诸侯国折分成若干个小侯国,才能使自己的政权“长治久安”。

元朔元年(公元前129年),汉武帝册封了长沙定王之子刘党为“句容侯”。

刘党是汉武帝的堂孙。

尽管史书上从来就没有“句容侯国”或“句容国”这一名称的正式记载,但这一称谓是的确存在过的,刘党来句容上任时,也确是以“句容侯国”“国王”的身份。

可刘党偏是个短命鬼,他在被封为“句容侯”的第二年就一命呜呼了!更倒霉的是他又没有任何后代!他一死,好几种地方志里便出现了“党死国除,句容复为县”这么一句至今都颇有争议的话。

不少学者认为:句容在被封为“句容国”之前,应该就是“句容县”,刘党死后,朝廷又将它恢复成了“句容县”。

但是依照我的理解,中国在出现“句容国”之前,根本没有设置过什么“句容县”,“复”在古代汉语中,并非只可解释成“重新恢复”,它还有“告诉”与“回答”的另一层含义。

清人陈作霖在其所著的《金陵通纪》一书中,曾经如此写道:“武帝(于)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析 秣陵 地,封宗室党为句容侯。”

如果陈作霖的考证没错的话,那么,“句容”原本是属于秣陵县的一大块领地。由于汉武帝不能让堂孙刘党无地可封,于是就将秦时所设的秣陵县,硬抠出一个“句容”来,让它变成了“句容侯国”。

如果你不信,请允许我告诉你:元朔元年(前128年),汉武帝又将他的堂侄刘缠封为了“秣陵侯国”的侯王,“秣陵侯国”这四个字,可是有史料正式记载的,不信你上“百度”去搜一下!

中国的历史上既然能有“秣陵侯国”,为什么就不能有“句容侯国”呢?!

“秣陵侯国”的“国王”刘缠,乃是江都易王刘非之子,而刘非乃是汉武帝同父异母的哥哥。

可是刘党前脚才被封为“句容国”的“国王”,后脚就死了!

刘党刚死,应该就有大臣向汉武帝请示了:“圣上,请明示句容侯国的那一方土地怎么处置啊?是不是依然归还给秣陵县啊?”

如果刘缠不是汉武帝的堂侄,而是他的亲儿子,汉武帝肯定会当即点头答应:“就这么办吧!”反正肉烂了还是在自己家的锅里。

要是这么一来,中国的历史上也就永远不再会有“句容县”这三个字了。

正因为刘缠并非汉武帝的亲儿子,于是汉武帝就“小气”了。他稍一沉吟,然后答复道:“不必了,将句容单独设置成为一个县吧。”

从此,中国的历史上这才多出一个句容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