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年,建造师挂靠市场火爆,建造师证书市场行情水涨船高。

这种现象滋生出了一批专门从事牵线搭桥的 中介 和考证挂靠人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艳芹 和老公都是镇上办公室的基层工作人员,老公是司机,她负责后勤,工作比较清闲,就是收入不多。

本来刘艳芹觉得,有固定工作和收入就挺满足,可镇上同事工作干得好的,高升到区里或者市里工作;脑子活络的,干点第二职业,生活也是有模有样的。只有刘艳芹夫妇,这几年一直原地踏步。加上儿子快上小学了,镇上教学水平一般,为了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两口子咬咬牙从市里贷款买了套小房,每月还完贷款后口袋基本就瘪了,刘艳芹开始对现在的生活不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天,刘艳芹和大学同学聊天,知道同学考了一级建造师证书,光挂靠一年就五六万,这些钱差不多是刘艳芹一年的收入。

刘艳芹心动不已,跟同学请教,同学告诉她,自己考证用了四年,下了不少功夫,而且挂靠是违法的,刘艳芹是政府工作人员,如果出了问题,会对工作有影响,建议她考虑清楚再做决定。

一劳永逸的事对刘艳芹诱惑太大了,她心有不甘,在网上加几个中介的微信咨询,中介说,现在挂靠人太多,很多地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查出来的,让她放心准备 考试

刘艳芹放了心,她在网上买了资料,专心准备一建考试。上班有时间她就看书,回家学到深夜,虽然大学学的专业和建造师风马牛不相及,但她学习的劲头就像回到了高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建考试一共四门,两年考过就可以。求证心切,准备了近一年后,刘艳芹一次报了四门。可成绩出来后,功夫负了有心人,她仅仅通过了一门考试。

这意味着,第二年她得一次通过三门,才能顺利拿证。压力太大,刘艳芹在考友的建议下,找到了一条捷径——报班,虽然生活拮据,但她还是掏了七千多报了班。

刘艳芹把这叫投资,她不敢让投资失败。

跟着老师学,重点明确,思路清晰,刘艳芹渐渐上道了。培训班也挺给力,专门请专业老师面培授课,为了去参加面培课,刘艳芹谎称家中有事,跟单位请了十余天假——她一直没敢跟单位说她考试的事。

钱花了,方向对了,功夫下了,第二次考试,刘艳芹火力全开,一次过三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取证、联系中介、找单位、签协议,一切都水到渠成。刘艳芹的证挂靠出去了,一年挂靠费五万五。

钱到手后,刘艳芹的日子宽裕不少。

相安无事地挂靠了两年,刘艳芹光挂靠费赚了也有十多万,这些钱在镇上可不是个小数。刘艳芹把车换了,房子交工后也按高标准装修。

红红火火的背后,是暗流涌动的风险。这天,单位领导叫刘艳芹到办公室去一趟。领导脸色不好,拿出一张纸让刘艳芹看,这是一张处罚单:刘艳芹挂靠的事被查出来了,之前的获利全部收缴,还会计入档案。

竹篮打水一场空,刘艳芹赔了夫人折了兵。

近几年,像刘艳芹这样通过挂证获得收益的大有人在,其中不乏像刘艳芹这样的政府工作人员。

2021年8月,常州56名政府工作人员,违规挂证,收到党纪党务处分。追缴违法违纪款160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建设部严格要求建筑企业资质的目的是对施工单位的资金、设备、技术、人员素质、安全条件等方面的全方位能力的硬性考核和检测,初衷是营造好的建筑行业生态圈。以前政策松,很多人钻政策漏洞,挂靠挣了不少钱,可近几年,随着资质停办、异地社保查处力度越来越大,大批挂靠人员阴沟里翻了船。

2022年,国务院安委会严查建筑施工“三包一靠”,趋严的政策堵住了证书挂靠的空子,证书挂靠的冬天来了,为了挂靠考出来的证书只能垫桌子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