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他用坏肉给客人吃,知道真相后,都夸他心胸宽广是君子

2022-04-30 21:38:31 江苏 华子技兴汇手机
0人跟贴

在苏州的洞桥县有一位富商叫白庆喜,他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叫白彩蝶。白彩蝶相貌出众,知书达礼,琴棋书画那也是样样精通。

这一年,十八岁的白彩蝶已经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了,白庆喜托人帮为女儿寻了门婚事,对方是王家的少爷王思文,双方大人已经定下婚约,只等来年选个黄道吉日就可完婚。

这王家也是大富之家,城中有一家酒楼,还有数家杂货铺,虽然王家富有,但是王思文却不像其他那些富家子弟那般顽劣,不光如此他还聪明过人,王家的很多产业都已经交给了他管理,可见这位少爷是多么优秀了。

对于这位姑爷,白庆喜那是相当满意 ,想到自己将来的女婿如此优秀,以至于他每天做梦都能笑醒。

这天,白庆喜在外面刚和人谈成了一笔生意,在回家的路上,他的目光被街对面的一幕场景吸引住了。

只见街对面有一张长桌,桌子上面摆放着很多字画,而卖字画的人他也认识,这人姓刘,是一位秀才。

刘秀才的父母几年前在一场瘟疫中双双病逝,家里只留下了他一人。原本就不富裕家庭,自打他父母病逝之后,日子变得更加困难。

平日里刘秀才靠着在街头卖字画为生,由于他没有什么名气,所以买他字画的人也不是很多,经常是三五天都卖不出一幅字画。

平时每次路过刘秀才的摊位时,白庆喜都是匆匆过去。今天让白庆喜停止脚步的原因是,刘秀才摊位前的两名少女。

这两位少女对于白庆喜来说无比熟悉。一个是他的宝贝女儿白彩蝶,另一个则是女儿的贴身丫鬟。

白庆喜知道,自己的这位宝贝女儿自幼就喜欢水墨丹青,平时在家也都是在房内练习书法或者画画。在他看来女儿之所以出现在刘秀才的摊前,那肯定是她觉得刘秀才的字画不错,想买几张。

白庆喜本来打算要过去帮女儿挑选几张字画,可刚走出去两步,竟又退了回来。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女儿好像不是在买字画。

只见白彩蝶将手中的一副画展开摆在刘秀才的面前。刘秀才俯下身子仔仔细细地观看画卷上面的画,手指还在画卷之上比划着,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

白彩蝶则在一旁认真地听着,有时也会说些什么,有时则是连连点头。

白庆喜看了一会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女儿是在请教刘秀才,让他指点自己的字画呢!最让白庆喜感到吃惊的是,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女儿和刘秀才两人竟然都脸红了,眉目之间竟有一种暧昧之情。

白庆喜看了一会儿,随之叹了一口气便回家去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白庆喜发现自己的女儿经常去找刘秀才指点书画,有时会是带着丫鬟一起,有时则是独自一人前往,而她和刘秀才之间的感情好像也是越来越浓烈了。

白庆喜知道,自己的女儿和刘秀才之间已经产生了爱慕之情,这让他感到很恼火。毕竟白、王两家已经定了亲,现在自己女儿经常去找刘秀才,而且两人总是眉来眼去的,这事要是让王家知道了,那这门婚事肯定就完了。

白庆喜想了好久,最后决定找个机会好好和女儿谈谈,让她放弃刘秀才,安心地嫁给王思文。

白庆喜对自己的这个女儿一向是疼爱有加,虽然他已经打算要找女儿去谈,可是这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天,白庆喜为了女儿的事心中烦闷,于是就然后想着去自己经常光顾的茶楼喝茶,他走进茶楼,就见店小二上前,说道:“白老爷最近吉祥,您平时坐的地方现在正好空着呢!”

“好的,还是老样子。”说完,便走上了二楼,然后在一张靠着窗户的桌子旁坐了下来。白庆喜看向窗外,正好可以看见刘秀才的画摊。

他一边看着刘秀才,一边喝着茶,心里却想着该如何和女儿开口。突然,他听到窗外传来一阵讨价还价的声音。

白庆喜看向窗外,只见王思文正在刘秀才的摊位前买画。

“这画也太贵了,又不是什么名家作品!怎么可能值一两银子呀!”王家少爷拿着一副画,一边看着,一边说着。

刘秀才面露难色说道:“这位少爷,一两银子真的已经很低了,我也就是挣个辛苦钱。”

最后王思文和刘秀才两人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王思文用六十文的价钱买走了刘秀才的一幅画。

只见王思文掏出六十文钱丢到了桌子上,刘秀才则将一副画交给了他,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惊呆了白庆喜,只见王思文在刘秀才转身的一瞬间,将桌子上的另外一副字画偷偷地放进了袖筒之中,然后若无其事地扬长而去。

白庆喜怎么也没有想到,王家的少爷竟然会偷东西!他不由得在心里责怪起王思文:王思文啊王思文,你们家家大业大,而你还是未来的王家家主,怎么可以做这种偷窃之事?而且,你偷的还是穷困潦倒之人赖以生存的字画,真的是不应该呀!

白庆喜放下茶杯起身就要去追王思文,他决定去劝劝王思文,让他将那副偷来的画还给刘秀才,并保证以后不再做这种偷鸡摸狗之事。

白庆喜一路跟着王思文来到了王家开的酒楼,他见王思文直接进了后厨,他也急忙跟了上去,来到后厨门口的时候,他忽然犹豫了起来:虽然王思文是自己未来的女婿,不算是什么外人,我要是现在进去直言向劝,让他以后不要再偷东西,这岂不是等于揭了他的短吗?他要是怀恨在心,那以后吃亏的一定是自己的女儿。不行,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就在这时,突然从后厨传来了一阵说话声。就听见王思文说道:“这个肉怎么了?为什么要丢了呀!”

里面的一个伙计答道:“少爷,现在天气炎热这肉有味了,所以才丢了的。”

“难道有味了就不能用了吗,你们怎么可以怎么浪费呀,这些肉难道就不是用钱买的了吗?”王思文此时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生气。

伙计低声问道:“这肉已经坏了,不丢掉还能干什么呀?”

“当然是继续做菜用呀!”

那名伙计听完王思文的话后,说道:“这有味的肉要是放到菜里,客人一吃岂不就吃出来了,到时候只怕会很麻烦呀!”

王家少爷听后,说道:“你们这群笨蛋,这有味的肉可以用在那些川菜里面,那些菜口味重客人不会吃出来的。”

白庆喜现在是听明白了,这是有人将坏肉丢了,但是却让王思文看到了。没想到他竟然让伙计将坏肉继续做菜,给外面的那些食客食用。

这时又传来了王思文的声音:“你们给我挺好了,从今以后,像今天这样的肉,就放到那些川菜里面,记得多放点辣椒,可以适当地再多放些肉,这样不管客人吃不出来有味,还会觉得今天的肉比较多,心里也高兴,知道了吗?要是让我知道谁在浪费肉,小心我扣他工钱。”

王思文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伙计应声道:“还是少爷你的办法多,我们以后就按你说的办……”

后厨里面的传出来的一番对话,让站在外面的白庆喜一字不落地全听见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准女婿竟然会让伙计们用坏了的肉继续做菜,这简直就是昧着良心再挣钱呀!

偷画可能只是一时兴起,占了刘秀才一个人的便宜。可是这以次充好,用坏了的东西做给客人吃,全然不顾客人的身体健康,这就是人品的问题了。

白庆喜知道王思文的问题已经深入骨髓了,根本不可能凭借自己的三言两语就能让他脱胎换骨,改变想法。想到这儿,他便转身离开了酒楼,回到了家中。

直从那天开始,一连好几天,白庆喜每天都是眉头紧锁,心里一直想着女儿的婚事:王思文这个人,人品有很大的问题,自己的女儿将来要是真的嫁给这样的人,那岂不是等于自己亲手毁掉了女儿的幸福了吗?

白庆喜思来想去好多天,最终决定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将这门婚事退掉,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要这样的人做自己的女婿。

这天,白庆喜将王家少爷约到了茶楼,白庆喜说道:“贤侄,伯父今天请你来,是有一件事想求你答应。”

“伯父,你怎么说就太见外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只要贤侄可以办到的我一定答应!”王思文说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白庆喜咬牙说道:“我想取消你和彩蝶的婚约。”

白庆喜本以为王思文听到这话后会勃然大怒,甚至还会大吵大闹一番。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听后竟然直接答应了下来。

退了王家这门亲事后,白庆喜暗中调查了一番刘秀才的人品,他不想再发生以前那样的事了。

经过几天的调查白庆喜发现,刘秀才的人品真的是没得说,别看他穷困潦倒,但是他经常把卖画得来的钱财,拿出来接济那些比他还困难的街坊四邻,谁家要是遇见难事,他也是能帮多少帮多少,街坊四邻对他都是赞不绝口。

白庆喜知道刘秀才的情况之后,心想:“虽然刘秀才家里比较穷困,但是无所谓,反正自己也不差钱。自己看重的还是刘秀才的品行,而且他和自己女儿兴趣爱好又相同,两人还相互喜欢对方。综合考虑看来,刘秀才倒是自己女婿的最佳人选。”

过了几日,白庆喜去找刘秀才,问他,如果他真的想娶自己的女儿,就赶紧找个媒人上门提亲。

刘秀才第二天便找了媒婆上门提亲,白庆喜一分聘礼也没有要,就让彩蝶和刘秀才定了亲。

半年后,刘秀才和白彩蝶拜了天地,正式成为了夫妻。

成亲的那天,白庆喜担心王家会来找麻烦,所以他就没有通知王家过来喝喜酒,让他没想到的是,王家少爷竟然不请自来。

白庆喜看见王家少爷来喝喜酒,他也不好意思将人撵出去,就在他担心王思文是来大闹婚宴的时候,就见刘秀才和白彩蝶二人端着酒来到了王思文的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刘秀才端着酒,一脸认真地说道:“感谢王兄的成全,没有你的帮忙,就不会有我和彩蝶的今日,请受我一拜。”说着又要鞠躬行礼。

王家公子一把将刘秀才扶住,说道:“刘兄言重了,你们二人情深义重,是我横插一脚。差点棒打鸳鸯,不过现在好了,看见你们二人可以走到一起,我真心替你们高兴。”

周围的宾客顿时一片哗然,白庆喜也是听得云里雾里的,他连忙将刘秀才拉到一旁问道:“爱婿,你们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呀,我怎么听不懂,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呀?”

刘秀才答道:“岳父大人,这件事说来话长,如果不是王家少爷的帮忙,我和彩蝶也不可能会有今天。其实……”

原来,白家和王家定亲后没多久,王思文就发现了刘秀才和彩蝶两人的事了,他知道刘秀才和彩蝶两人很早之前就已经相互看中了对方,彩蝶早已经喜欢上了别人。

王思文伤心之余,他决定与其三人痛苦,不如成全刘秀才和彩蝶。

他知道如果自己突然去找白家退亲,白庆喜一定不会同意的,于是他就想出了一个让白庆喜自己主动退婚的主意。

他知道白庆喜闲暇时,经常会去一家茶楼喝茶,而且是喜欢坐到窗边的位置,刘秀才的摊位正好就在这家茶楼的对面。

于是他就找到刘秀才两人演了一出戏,在白庆喜的眼皮子下,偷了刘秀才的一副画。

随后,白庆喜跟到了王家酒楼后,王家少爷又和自己家的伙计,演了一出无良商家,教唆店员使用坏肉给顾客食用的戏。

他怎么做,就是为了让白庆喜看不上他,主动找他退亲。

白庆喜知道事情的真相以后,不禁喃喃自语道:“这王家少爷真是个人物呀!为了成全别人,竟然愿意如此地贬低自己,自毁名誉,这是何等的胸襟呀……”

从此之后,白庆喜和王思文成为了忘年交,两人的感情就如同父子一般。

小冉想说:世界上最广阔的不是大海,而是人的胸怀,因为它可以无所不容。

世界上最狭隘的同样也可以是胸怀,因为它可以容不下一粒沙子一滴水。

胸怀宽广之人:博爱无边,乐观向上,视野广大,理解包容人;

心胸狭隘之人:悲观、偏激,自负、自私。

肚量太小之人,难成大器。

天下大事都是由人而做,可以容人才能容事,一个人能容得下多少人,那他就能解决多少事。

心胸狭隘之人,凡事喜欢斤斤计较,必然处处失人,必然处处败事。

而心胸宽广之人,吃得了亏,受得了屈辱,赢得了人心,成就了事业。

孔子说过:“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