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丰沙 线 铁路 ,东起北京丰台,西至河北沙城,北接京张铁路,全长105公里。上行线65个隧道,下行线67个隧道,平均不到2公里有一个隧道。通过这些真实的数字,可以想象到当年修建这条铁路的艰难。丰沙铁路,这条穿越于太行余脉的铁路线,使得古代太行八径的重要性成为历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条铁路线上不仅建有当时亚洲第一拱桥的珍珠湖大桥,全线还建有大小桥梁八十一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行线建有隧道六十一处,下行线建隧道六十七处,平均不足两公里便建有一处隧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早在清代末期,大清政府任命詹天佑为总工程师,主持修建京张铁路。当时的方案之一就是丰台至沙城这条线路,终因工程艰巨。造价高而未被采用。日本侵略我国时期也想修建这条铁路,最终也没有建成。新中国成立仅三年后的1952年开始,国家调集各地四万余人投入丰沙线建设。在上下共同努力拼搏下,于1955年7月1日,提前半年接轨通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丰沙铁路不仅是晋煤外运的主要通道,也是京西山峡一道亮丽的风景。而随着年代的久远,这条铁路线上的丰功伟绩也逐渐被淡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永定河边的斜河涧村旁,新建有一处铁路广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辆退役的火车头放置在广场内,看上去仿佛从山中铁路隧道驶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沿着进村的公路上行,可见一段木质栈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栈道的上方与铁路平行,一面党旗飘扬在隧道口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由琉璃渠穿山而过的丰沙铁路第一隧道就在栈道观光台的前下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栈道的最高处有座 丰碑 亭,丰碑于1956年立于琉璃渠村,铁路广场建成后移至此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丰碑亭内立一方巨大的大理石石碑,石碑中刻“修建丰沙线 烈士 永垂不朽”。碑首刻有铁路标志,下部刻有1952——1955字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碑文刻:“丰沙铁路自一九五二年十月施工,提前半年于一九五五年七月一日接轨通车。这条新铁路对于沟通国民经济與文化交流加速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的事业,密切與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的联系,将发挥其积极的作用。丰沙铁路东起北京南边的丰台,西至京包线上的沙城,全长一百零五公里。横穿太行山余脉,八跨永定河急流。隧道六十七座,大中小桥八十一座,工程非常艰巨。

修建丰沙铁路共有四万余人,有转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铁路工程第八师,有原各营业线的职工。有祖国各地的农民兄弟。这支建设队伍。以建设社会主义的高度热情和英雄气魄,在與堅石、塌方、流沙洪水展开斗争中,有一百零八位同志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其中有奋不顾身在烈火與洪水中抢救祖国财产而牺牲,有为了坚持施工强渡洪水而牺牲,有冒着生命危险向严重塌方與悬崖峭壁做斗争而牺牲。这种忠于人民事业的高贵品质與光辉的英雄事迹永垂不朽!一九五六年七月一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欣赏沿途风光的人有几人还知道,这道风景是来自全国各地四万余人参与奋斗,其中建设丰沙铁路牺牲的烈士,共有一百零八人。虽然努力将图片字迹更清晰,还是想亲笔抄录烈士的英名以为安慰为之奉献的烈士。

依碑刻顺序而录:

谷士成 陈占英 李惇安 马有山 廖振成 吳高鼎 尹运江 郑景台 尚 禄

宋 兴 张富和 常保元 梁万禄 甄周兒 黄振鸿 梁长生 胡玉璞 高洪瑞

李根才 蒋芳林 杨云峰 武文斌 韩文锦 王 祥 刘树样 石 忠 张勝才

刘昌清 王阿才 张 立 张存思 黄国培 韩 義 白庆寿 牛文儒 丁明栓

曲天喜 刘让鼎 潘清元 閻善忠 王希陛 葛天堂 董兰升 沈祖贤 杨在生

王炎青 张绳品 常天锁 常推子 常修德 曹老齐 柴牛林 常見学 常作福

魏智明 申见云 牛福存 石 x 堂 曹曾儿 張树元 曹景占 陈法林 王老卿

张发生 王来生 吕占科 郭 荣 閻治治 羅贺明 王振兴 白福春 李老勝

代求多 李希舜 杨之茂 范珍树 冉志周 唐朝生 谢文文 钟孟义 王振亚

李成德 邹汉云 閻鳳林 王 刚 羅開发 滑明泰 崔富成 凌广啟 陈景忠

钱喜水 刘永坤 马登金 王秀臣 尹文奎 张长福 賈福全 賈忠福 邢文如

赵华亭 张志斌 王振江 李树生 刘根立 王 義

这应该是我首次抄录现代碑文,抄录中碑文铭记的情景总是浮动在眼前。笔者也算见过不少碑刻,诸如帝王将相,各代名人的碑刻从未引起我如此触动感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从不满十岁便行走在丰沙线铁路边,麻峪至石景山庞村;琉璃渠至斜河涧的隧道;都在很早便留下我的足迹。见证这条铁路几十年,回顾建国初期人们的干劲感慨万千。五十年代初期,刚刚解放的新中国在欧美封锁下经济还非常困难。丰沙线的建成通车,完全靠的是国人的精神和气魄。一百零五公里长的铁路线,凿隧道六十七处,大小桥梁八十一座。解放初期没有现代施工设备,全靠工人的两只手。一百零五公里铁路,牺牲一百零八位烈士,平均每一公里路程,就有一位先烈牺牲在铁路旁。

今天的国人还有多少能理解这种精神的,还有多少能挺身而出为国献身的。前两天见到一篇小文,作者大意说“我愿意为国奉献,必要时可以献出生命。但是,我死后要把我儿子的户口迁到北京”。我无意批评这位作者,因为当今的社会讲究付出就要有收获。但我担心一旦战火燃起,还有多少人愿意无偿付出。

当初建设丰沙线的四万人,有多少留在北京我无法统计。但我知道1956年在朱德委员长提议下修建门潭公路时,来自南方和河北的建筑工人有的就住在我家里。工程完工后随之返回了家乡,没有人留在北京,至少当时没有一位发出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