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在问,都在说, 中国足球 到底该往哪走,是学习国外先进的模式,还是从身边的日韩取经,但事实是,中国足球已经尝试了数不清的方法,聘请优秀教练、总监和 青训 从业人员,但由于中国足球特有的浮躁,一些计划总是半途而废,不能一直咬牙坚持下去,总想短期内出结果,忽视了现代 足球 这项运动已经至少发展了百年,仅凭几年的努力,根本无法快速追上先进的国家,所以中国足球也想通过归化这种短期见效的办法去追赶,但结果还是熟悉的半途而废。

那中国足球有没有自己的成功经验,答案是有的,青少年足球发展的标杆在大连,也在青岛和武汉,哪里告诉我们小孩子的足球该怎样踢,那从少年到青年的青训体系呢?徐根宝指导走了一条成功的路,但在徐指导年老退休之后,是否还能延续下去,这是一个未知数,毕竟成功也需要长期的积淀,要经受时间的考验,但 山东泰山 的模式,不但有数不清的成功例子,还有旺盛的生命力,在中国足球乱世当中依旧茁壮成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山东泰山的小伙子们刚刚在 亚冠 踢完了两场不错的比赛,面对坐拥多个外援的新加坡冠军狮城水手,泰山取得一平一负,输得那场踢了一个2比3,场面并不难看,能把一支亚冠球队逼到窘境,仅仅是一支缺少多位核心的青年联合队,队伍里仅有易县龙和卢永涛等极少数人具备职业经验,大部分都是未成年的小伙子,像季胜攀、贾非凡、谢文能和孙启航都没随队,如果全主力出战,整体实力不逊于一些中超下游队伍,一批优秀年轻人刚刚出道,一些人就马上冒头,像田玉达还没上一队,拜合拉木就吸引了关注,最终小田转会离开。

山东的青训球员不但可以自用,有数不清的优秀年轻人甚至缺少出场机会,这次转会期山东打开转会大门,放走了石炎、苏毕、田玉达和吾斯曼江等优秀年轻人,这些好苗子都有肉眼可见的潜力,但即便如此,山东仍有不少优秀年轻人留队,例如租给青岛的谢文能,放眼整个中超,泰山系球员数不胜数,2020赛季一个数据显示,中超400名注册球员中,泰山系就有50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优秀青训为根基,山东泰山不需要在转会市场进行大投入,自己培养的球员就可以自用,也不会背上沉重的财政压力,与此同时,还可以通过出售球员来实现收支平衡,如今很多中超球队陷入经营困局,正是因为没有一套完备的青训体系,没有合理的新老交替模式,被迫买人的成本必然要高不少,只能依赖外部资金来引援,没有自己造血能力,无法形成循环发展,在资金支持中断后,球队就失去了生存能力,如果每个队都能有山东这样的青训培养能力,让中超混乱的金元时代根本不会到来。

有泰山这个好标杆,中国足球完全可以照搬这种模式,用到所有球队,山东也不是一个自私的球队,也愿意为中国足球贡献力量,但多年过去,也只有上海、广州和国安等队开始重视,总说要学习优秀经验,摆在眼前的却不珍惜,山东泰山足校的权益屡屡得不到保证,恶意挖角的情况屡有发生,韦世豪和唐诗的案例并不遥远,一方面好经验得不到发扬,另一方面却不被尊重,中国不缺热爱和帮助足球发展的人,只是这些人,可能没有从事足球行业的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