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眼下沈长林已经躺进了手术室,沈睿自然也没了留着的必要。

宋璃双手环胸,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当初沈远泽是怎么被赶出公司的,今天把同样的流程再走一遍吧。”

沈睿,你该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跟小陈扭打成一团又被拉开的沈睿,呆滞麻木地看着股东大会一致同意罢免了他在沈氏所有公司的职位,甚至这份公告都不用起草,一刻迟疑都没有便立刻发了出去。

短短几分钟,一切已成定局。

曾经沈远泽遭遇过的一切,沈睿也要经历一番,甚至因为他比沈远泽站得更高,失去这一切的打击也更重。

他对上宋璃淡然的视线,紧绷到这一刻的情绪全然崩溃。

“宋璃!”他差点从保镖手里挣脱:“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吗?你就是记恨我坑了沈远泽!你在替他出气!不然你为什么不把全部真相都公开?你不就是为了保护他吗?我偏不让你如愿!”

沈睿睁大双眼扫过所有股东的脸,恶狠狠地道:“你们都听好了!我虽然不是沈长林的种,但我跟沈远泽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我跟他同母异父!我是外头男人的野种没错,但他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他跟我一样,都是从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的肚子里爬出来的!”

“宋璃!你把我拉下去,不就是想趁机把沈远泽推上位吗?我告诉你,你做梦!他是沈长林的种又怎么样?他有脸当那个继承人吗?哈哈哈哈!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你等着!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唔¥*%+……”

宋璃随手捡起桌上的文件,揉成团塞进了那张聒噪的嘴里。

硬质的纸割得他牙龈嘴唇生疼。

宋璃当着他的面打开了手机录音,里面传来沈夫人颤抖着的声音。

“沈、沈睿是我前夫的孩子……我、我是故意对沈远泽不好的……我恨不得把沈远泽养成一个废物,这样沈睿才能把沈氏的一切都偷走……”

短短几句话,她说得无比艰难。

但录音里又看不到她说这话的表情,害怕的颤抖被理解成了忏悔与愧疚,所有人都为这里头的信息所震惊。

好恶毒的女人!

明明一母同胞,却故意养废哥哥,处处偏心弟弟,图谋这么多年,只为了窃取沈氏的财富!

瞬间,股东们忘了沈远泽跟沈睿一母同胞的肮脏出身,他们的重点都放在了沈远泽被故意养废这件事上!

2

谁不知道沈远泽前头二十多年一直是个透明人?

明明是沈家的亲生儿子,却因为卑鄙小人的算计远离权力中心,甚至被他们亲手驱逐了出去。

股东们忍不住想,要是宋璃今天没有揭开真相,是不是他们就会傻乎乎地把沈氏的一切都拱手让一个野种?

沈家这个家族来自港城,不仅封建保守、重男轻女,宗族观念也格外的强。在他们看来,流着沈家的血才叫沈家人。

沈睿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蒙蔽了他们这么多年?!

这太可恶了!

霎时间,沈远泽的形象变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沈睿刚才的一切控诉都不再重要。

他瞪着宋璃,差点把自己的眼睛给瞪出来。

“看我做什么?这可是你妈亲口说的。”宋璃就像在看一个笑话,丝毫不放过打击他的机会,尖刀一般的话语一句接一句。

“你是一个小偷,你偷了沈远泽的人生,偷了沈氏这么多年的栽培,还差点偷了整个沈氏。而你的亲妈把这一切告诉了我,所以我才能在这个时候将你踩在脚下。”

“你看看,你还有什么?你的亲爹在国外坐牢,你的亲妈为了保全自身出卖了你,你所拥有的地位被剥夺,你曾深爱的养妹被你抛弃,你什么都没有了,真是好可怜好可怜!”

宋璃故作伤心地擦了擦本就不存在的眼泪,然后瞬间变脸,指着他哈哈大笑。

“活该!”

“谁让你出轨找替身啊?你不得罪赵怡然,此时就不会这么孤立无援!你不出卖你亲妈,就不会把你身世的秘密送到我手上!你不拿我姐姐来威胁我,就不会被我针对到这个地步!”

“沈睿,后悔吗?”

“可惜啊,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

“就算能买,你有钱吗?你的钱应该都被扔进股市里套牢了吧?”

沈睿差点气晕过去。

他恨不得冲上来咬断宋璃的脖子!

顾不上嘴上的痛,好不容易把纸团吐出去之后,沈睿冲她大喊:“你会后悔的!你敢这么对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宋璃连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懒得施舍给他:“我会不会后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沈长林现在应该很想见你。要是他活着从手术室里出来,你说他会不会好奇,究竟是谁害他到这个地步的啊?”

“你?!”沈睿惊疑不定。

3

他脖子上的血管都要爆开了。

她、她怎么会知道?!

不、这件事要是被她拿到证据他就真的完了!

“宋璃!你……”

他的话刚开头,宋璃就摆摆手,让保镖捂住了他的嘴,将人带走扔了出去。

丧家之犬就连那最后几声吠都难听得要命。

就让沈睿提心吊胆地猜去吧。

反正等着他的惊喜远远不止这些。

会议室里没了沈睿,总算清静了许多。宋璃对接下来的事情没有任何兴趣,冲沈千峰微微颔首。

“二叔,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您了。”她甜甜一笑:“如果沈氏在您的领导之下,相信驰远一定会放一百二十个心与之合作。”

沈千峰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马屁精。”

宋璃牵起李哲许的手,吐了吐舌头:“我说的是实话,阿哲你说对吧?”

“没错。”

有他这句话,所有股东都明白了一件事。

——沈氏,该变天了。

等那对小情侣离开,沈千峰正式收网。

这才是他跟宋璃合作的双赢。

宋璃借他的势盯着沈睿和沈长林,利用沈睿布局。沈千峰借沈长林病危的空隙,趁机收拢沈氏。

沈千峰先前借出去的钱,全都变成了股份落入他的名下,不仅如此,这次股市动荡,他和宋璃赚得盆满钵满。等股东大会开完,沈千峰已经超过沈长林成为了最大股东,直接任职董事长。

而沈氏落在他手里之后,沈千峰最先做的事就是报警。

但凡参与过违法活动又被他抓住了证据的人,每一个都戴上了银手铐。

不难发现,被警察带走的人里大部分都是与十几年前那场车祸有些关联的。

沈千峰在国外养病十几年,照顾未婚妻和妹妹,但他也没有停止过复仇的筹谋。

到了这一刻,他的清算才正式开始。

沈氏也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沈睿被扔出了沈氏的大门。

那些保镖都是宋璃的人,不仅动作粗鲁,还带着侮辱意味地把沈睿的东西都砸在了他脸上,砸得他吱哇乱叫。

来来往往的人还有些不明所以,没看到通报的人都想不通为什么这位小沈总会落到这个地步。

沈睿只觉得有一团地狱业火在自己心里燃烧,他受过的这些屈辱全都是因为宋璃!宋璃!宋璃!

如果没有那个可恶的女人,他根本不会落到这个境地!

沈睿又一次掏出那个旧手机,正要拨通电话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柔弱熟悉的声音。

“睿哥哥……”

4

沈睿猛地回头,恰好对上沈思音那双欲语还休的眼睛。

她比之前瘦了许多,本就小巧的脸颊越发秀气,下巴尖得令人心疼。

沈睿从前最见不得她委屈含泪的样子,每次见到都恨不得为她掏心掏肺。此时也是一样,多年来刻在他身体里的习惯已经开始作祟,竟不受控制地为她揪起了心尖。

但下一秒,沈睿就往自己头上泼了一盆冷水。

他自虐似的想起了沈思音跟那几个大汉同床的画面,一阵翻涌从胃里直逼喉咙口。

沈睿捂嘴后退两步大喊:“你别过来!”

太恶心了。

太恶心了!

这个女人跟那么多个男人一起睡过,怎么还有脸出现在他面前?

就算她是被他妈害的那又如何?

她已经脏了!

脏到让他反胃!

明明以前她那么贴心,为什么现在就是不能懂事一点地从他眼前消失?为什么还要出现在他面前?

“睿哥哥,你不愿意见到我是吗?”沈思音上前两步,目光不知为何有些咄咄逼人。“你现在已经开始厌恶我了对不对?哪怕你曾经暗恋我那么多年,哪怕你爱我爱到找了个替身,哪怕你为了我不惜跟赵家决裂,你也不愿意看到我是吗?”

她的声音很大,吐词也格外清晰,这让沈氏门口看热闹的人全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好家伙,有惊天大瓜啊!

沈睿顾不上那么多,他只知道他不想见到沈思音这张脸,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

“对!你别再来找我了!”他慌忙就想离开。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对沈思音究竟是愧疚多一点还是嫌弃多一点。

唯一肯定的,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恶心。

沈思音却死死拦着他的路,凄然一笑:“可是你让我怎么办?我已经怀了我们的孩子,一个月了,ta就在这里,你难道不应该负责吗?”

轰地一声,一道惊雷把沈睿劈得外焦里嫩。

5

他第一反应就是极度的愤怒:“你在胡说些什么?!你明明、你跟那么多个男人……”

沈思音拔高音量盖过他的话,还用手死死掐住了他的手腕:“你敢说你没有睡我吗?你敢说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偷偷摸到我房间没有强J我吗?我求了你多少次戴套,你就是不戴,这孩子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

沈睿被她这一番强词夺理给震住了。

这女人还要不要脸?

大庭广众之下喊出这种话,她不想做人了吗?

更重要的是,她跟多少个男人不带套睡过她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

沈睿看着她那咄咄逼人的样子,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勃然大怒。

好啊!

沈思音这是想讹上他啊!

当初沈睿撞见她被轮的那一幕之后,就冷血无情地抛弃了她。

她身无分文,日子肯定很难过吧?

一个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的大小姐,苦日子过不下去了,就想用身孕来讹上他?

把他沈睿当什么了?

接盘侠吗?

谁他妈知道沈思音肚子里怀的是哪个男人的野种?

“你别碰我!我跟你没有关系!”沈睿用力挣扎。

沈思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双手跟铁钳似的钳在他手腕上。

沈睿不得不加大了力道,突然之间沈思音那边收了力气,惯性之下,沈睿的手直接打在了她身上。

而沈思音站的位置刚好是台阶,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打得失去平衡,咕噜咕噜就滚了下去。

沈氏的大楼为了气派,大门口的台阶修得很高,沈思音滚下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去接她。

等所有人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地上呼痛了。

身下还有一滩血液蔓延开……

“杀人了!杀人了!”早就藏在一旁观察的王秦大喊起来:“大家快叫救护车啊!报警啊!别让这个杀人凶手跑了!”

沈睿顿时慌了神。

他站在原地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推了人的那只手,一时间竟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恍惚间,他好像看见躺在血泊里的沈思音对着自己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

那一瞬间,毛骨悚然。

——沈睿,虽然阿璃有千百种办法把你送进去,但我还是更希望由我自己来送你一程。

——睿哥哥,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