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近来,随着上海疫情的发展,国内各地都出现了 奥密克戎 的散发和中小型爆发,在这个过程中,我国过往用来应对疫情的精准防控措施,越来越难以应对奥密克戎的挑战,很多地方迫于无奈,不得不采取封城措施。这种情势值得我们关注,笔者在此提出一些解释和建议。

个人认为, 病毒 是最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只要我们基于简单的客观规律,从唯物主义和现实主义的视角严肃地看待这个问题,就一定能够看到我们当前防疫困境中的症结,并找到相对可靠的低成本解决办法。

今天,我就讲一下两个问题。

第一,为何传统的精准防控无法抵挡奥密克戎?

第二,如何最大程度避免封城的情况下限制奥密克戎的恶性传播?

笔者在今年年初曾经多次对奥密克戎的风险提出警告,下面图文是当时的文章列表和相应报告。在笔者当时的推演中,笔者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在奥密克戎的冲击下,传统的精准清零实际上面临着难以为继的风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什么会这样?

接下来我们做出解释。

1、为何传统的精准防控难以为继?

在以上过往的公开文章中,我主要谈论了奥密克戎对我国防疫体系的严峻挑战,不过并未做公开的数据说明,今天我经得同意,借用数据解释一下我们是如何推演这个风险,并如此地肯定的——这个过程既不是靠阴谋论,也不是基于胡诌,而是基于纯粹的唯物主义和现实主义。

为什么奥密克戎会对中国防疫体系构成严峻的挑战?

为什么现在很多地方政府只能采取一刀切的办法对付奥密克戎?

为什么在不改善防疫举措的情况下,过去两年政府既保经济又防疫情的策略不可能应对奥密克戎?即为何地方政府现在只能选择其一,即要么保疫情,要么保经济。

这几个问题,下面我来做告诉各位。下图是不同病毒变种在不同传播系数下传播1000人所需的时间和轮数。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很多根本性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奥密克戎最大的问题就是传播太快,如果我们单纯看这个,可能无法理解其对我国社会防疫工作的冲击。

但是,若是基于上面的列表,从精准防疫的具体要求去看,就会很清楚地意识到,奥密克戎恰恰对传统精准防控防疫工作将构成何等巨大的挑战——它迫使政府要么放弃疫情防控,要么放弃经济。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精准防控的核心原则,事实上,精准防控的具体防疫工作原则,其主要目标就在于:

在病毒扩散开来之前(即传播足够多之前),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并摸清楚病毒的源头和 传播链 ,把相关风险人员全部管控起来。

假设病毒传播到千人量级后不可追踪(即精准丧失意义),当我们做疫情防控工作,采取的是精准防疫策略时,我们就必须确保在病毒传播一千人之前,将病毒的传播链摸清楚并把潜在风险人群控制住,那么从上面列表可以看出,从第一例 病源 出现之后,精准防疫工作能够获得的时间是:

原始 毒株 情况下,病毒需要56天才能传播千人,精准防疫工作者最多有56天时间追踪控制传播链;

英国变种情况下,病毒需要29天才能传播千人,精准防疫工作者最多有29天时间追踪控制传播链;

德尔塔变种情况下,病毒需19天即可传播千人,精准防疫工作者最多仅有19天时间追踪控制传播链;

奥密克戎变种情况下,病毒需要11天就能传播千人,精准防疫工作者仅仅最多只有11天时间追踪控制传播链;

需要指出的是,病源在被发现之前,大部分可能已经传播了很多天,我们推理时必须考虑这个因素,并减去这些天数。

在原始毒株情况下,如果病毒源头在三周之后被发现,精准防疫者有34天的空间控制疫情,如果在两周之后被发现,有41天的空间控制疫情,如果在一周之后被发现,有49天空间控制疫情。

所以在原始毒株下,精准防控大部分情况下是完全来得及的,在充裕的时间下,疫情很容易控制,精准防控完全够用;

在英国变种情况下,如果病毒源头在三周之后被发现,精准防疫者只有7天的空间控制疫情,就可能出现失控(如2020年底河北石家庄地区的英国变种疫情),如果在两周之后被发现,有14天空间控制疫情,相对比较宽裕,控制住问题不大,如果一周之后被发现,有21天空间控制疫情,这是非常容易控制的。

所以,英国变种下,只需要加强检疫,精准防疫也是很容易控制疫情的;

但在德尔塔变种情况下,形势就开始变坏。如果病毒源头在三周之后被发现,那么疫情就无法采取精准防控了,只能采取一刀切封城(2021年扬州、西安小型封城比比皆是),如果在两周之后被发现,那么只有5天空间控制疫情,较难精准防疫,如果在一周之后被发现,那么就有12天空间控制疫情,疫情将是可以通过精准防控控制住的。

所以,德尔塔变种情况下,国内疫情出现了更多的封城措施,这不是偶然,而是传统的精准防控追踪德尔塔不太容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在奥密克戎的情况下,情况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奥密克戎只需要11天就会传播到1000人左右,这代表着,如果病毒源头在三周、两周后才发现,疫情早就传播开来,只能采取封城措施,如果病毒源头在一周后发现(这是相当快的速度),那么实际上精准防疫者也只有4天反应控制时间,这是极为不足且极易失控的。

因此,奥密克戎情况下,精准防控是很难有效实施的,国内大范围的封城是不可避免的,其对经济的冲击是极为严峻的。

这就是我们年初就此反复提出警示的原因,而且一个地方在面对奥密克戎时,越依赖传统的精准防控越容易铸成大错(如上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二,如何最大程度避免封城的情况下限制奥密克戎的恶性传播?

奥密克戎对精准防疫的最大挑战是留给防疫者的反应时间非常有限,城市防疫者的容错率极低,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最好的办法,其实是尽快发现病例,或者说缩短发现病例的时间,增加防疫工作者追踪控制病毒链的时间。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不想放弃清零的话,就必须提升市民的日常核酸检测频率,如果能够在流动人群和重点防范城市中实现高频率如两日或三日一检,那么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发现疫情,提升预警反应速度,拉长防疫工作者追踪反应解决问题的时间。

当前广州、深圳就在采取这种办法,不失为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总结

不过,无论社会防疫取得多么大的成功,我们必须意识到,从长期来看,随着病毒变种传播速度越来越快,社会防疫的反应时间将越来越短,其防疫能力越来越有限。

因此,我不得不深信于一点,无论我们初衷如何,面对病毒这样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最终,我们的政策必须做出符合其规律的改变。

下图是今年1月14日文章《疫情:2022年中国的最大挑战》的备份,仅供参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