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婶的儿媳在河边洗衣服,突然从水里伸出一只手,把她拉进河里,从此再没有上来。可那天深夜,李婶却看到儿媳妇拿着剪刀坐在床上剪白布。

李婶已年近六旬,儿媳叫 艳红 ,因为艳红温柔善良,把李婶伺候得很好。李婶的丈夫因病早逝,她只有一个儿子。 儿子和朋友合伙在远处做生意,只有李婶和儿媳艳红在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婶和艳红关系融洽。 艳红对李婶关爱有加,这让李婶甚是开心。唯一不足的是,儿媳结婚后肚子一直没有动静,这可能是由于夫妻俩长期分居所致。李事打算让儿子回来。 世上的钱永远也挣不完,不能为了钱,连后代都不要了。

一天早上,艳红拿着家里的几身脏衣裳,来到村口的河边,她想用河水来洗衣裳。前几天,连续五天下了大雨,河水涨了不少。如果李婶知道儿媳要去河边洗衣裳,她一定会阻止她,但是李婶不知道。

艳红蹲在河边洗衣裳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河里伸出来,它看起来不像是人的手,手上面有发光的鳞片。 这只手抓住了艳红的脚踝,一下子把艳红拉进了水里。

刚刚沉入水中的艳红还算清醒。 她看到是一个老人把她拉进水里。 老人说:夫债妻还。

艳红没明白 老者 话里的意思,正要让老者解释一下,她突然晕了过去,失去了知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婶看快晌午了,儿媳艳红依旧没有回来,她便出去寻找,最后来到了河边。她在一块青石板上看到了几件家里的衣裳。李婶认出这些衣裳是她家的。

李婶知道儿媳落水了,喊来邻居下水打捞。十几个水性好的男子突击打捞了五天,却只打捞上来艳红的一只绣花鞋。

已经五天了,艳红肯定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李婶伤心欲绝。她托人给在远处做生意的儿子捎信,让他立即回来。 家里发生了如此大的变故,尽管有邻居帮忙,李婶还是觉得孤单寂寞。

李婶的儿子叫魏家善,他在离家200百多里外的牧羊镇做生意。 古时候交通很不方便,送信的人即便日夜兼程,也要过几天才能见到魏家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婶在家等儿子归来。只有等儿子到家了,他们才能商量怎么办儿媳的后事。 艳红连尸首都没有,只能给她搞个“衣冠冢”。

一转眼,艳红已经溺水八天了,可魏家善依旧没回来。 那天晚上,李婶去了老许家。 老许70多岁了,知道婚丧嫁娶的规矩。 李婶想问一下老许,艳红的后事怎么办合适?

李婶在老许家呆了一个时辰,回到家按照现在的时间计算,应该是晚上10点以后。

李婶推门走进房间,不由愣住了。 她看见儿媳艳红坐在炕上,手里拿着剪刀在剪着一块白布。 房间里没有点灯,但艳红却像是在白天一样,剪刀在她的手中灵活自如。

李婶以为自己看错了,她用手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红艳依然在原地坐着。就在李婶颇感诧异的时候,艳红也看到了李婶,她叫了一声:“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婶一点也不害怕,她走过去,来到艳红身边,用手摸了摸艳红的手,她的手很温暖。

艳红知道李婶一定觉得奇怪,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李婶。

原来,那天艳红落水不久,就晕倒了。 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张床上躺着,一个丫鬟在床前站着。

丫鬟见艳红醒了,扶她起来,带她去了堂屋(客厅古称厅堂或堂屋)。堂屋中央,摆着一张八仙桌。 坐着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婆。

老太婆在责备老头子。 老太婆说:你这样做太轻率了。 你根本不知道魏家善把 阿彪 带走干什么?就把他的妻子弄到水里来,万一这魏家善的妻子有个闪失,而你又误会了魏家善,你这三千年算是白活了。

老头子说:不用担心。我已经派 阿兴 去了解情况了。等阿兴回来,事情就会大白于天下。 到那时,我再做决定还来得及。

老太婆看到艳红,赶紧过来向艳红道歉。又跟艳红解释了丈夫带艳红下水的原因。

原来这对老人是两口子。他们是修炼了千年成仙的乌龟。 他们家有一个叫阿彪的仆人,是一只小乌龟。 前不久,阿彪被一个叫魏家善的人抓走了。 按照他们的掐算,阿彪已经成了别人的盘中餐了。老头子想要为阿彪报仇,他想要对魏家善下手,但魏家善似乎有什么东西保护着他。无奈之下,他才把艳红抓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艳红在龟仙家住了几天,被派去调查真相的阿兴回来了。 阿兴说魏家善抓走阿彪是为了救一个病重的老人。需要用新鲜的龟壳做药材,老夫已经获救了,阿彪也算是死得其所。

龟仙夫妇得知真相后,将艳红送了回去。 临别时,他们给了艳红一瓶丹药,说这丹药可以让艳红化作夜眼,也可以帮助艳红早生贵子。

几天后,魏家善得到消息回家了。 艳红也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魏家善。夫妻俩去河边感谢龟仙夫妇,也向龟仙夫妇道声对不起。

经过十月怀胎,艳红生下一个男孩,魏家善给男孩取名魏阿彪,也不再去外地了,一家四口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素材取自《 民间故事 》。就算是龟仙,也难免会有糊涂、做错事的时候,何况我们普通人呢? 因此,在了解真相之前,不要用主观臆测代替客观现实,以免误会他人。

故事借事喻理,与封建迷信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