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梅子最近很苦恼,娘家那边要拆迁了,连宅子带地一共五六百平,按照比例分,最少能分到三套房。

都说儿女都一样,就算一碗水端不平,可娘家有这好事,分三套大一套小的,梅子最起码应该得一套小的吧。

梅子的婆婆家和娘家,住的都属于城中村的平房。离这不远。早在十年前,梅子婆婆家就嚷嚷着要拆迁,要不是这点事儿唬住两个儿媳,老江家还不能说上媳妇儿来。这破平房一住就是十多年。

如今都是城中村住的人,梅子的娘家倒先拆了。至今婆家还没信儿。

江阳让她去娘家争取权利,要套小面积的房子就行。毕竟,同在一个大院儿住着的哥哥嫂子,条件比他们好。已经首付自己买了一套三居室。

可这些年,梅子娘家的关系走得并不好。第一是娘家嫂嫂的强势,第二是自己和老公江阳结婚这么多年了,也没混出个人样儿来。

眼见着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同龄人,都自己交了首付,有的还买了车。只有她和江阳还朝九晚五,上着这一眼望不到头的班,挣着有数的工资,再加上江阳也胸无大志,光想在那个小科室里守着,耗着,根本没有要自主创业的心。

首付没攒够,别说车了。

梅子也是个要强的人,可自己也不是有特别大本事的人。在商场做了十多年了,累死累活的做到了个服务标兵,虽说商场里挣得为数不多的高薪,可多死了,也就是挣这大几千块钱。这还得把年终奖,分红,出差补贴都均摊到工资里。

有好几次,梅子都不想在这家商场做了。可身边的朋友都劝她,从一个商场里的小销售做到标兵不容易,在熬上个两年马上就交够了社保了,最起码交够了社保再走。在他们这种小城市,梅子这工作算是稳定的,撑不到,饿不着。

要是这把这工作辞了,去哪儿接上这养老保险呢?

而且,这商场,等你交够了保险,再不想做了的话,还对员工有一笔安置金。有干的年数多的,都已经领到这笔钱了。据说有二十万。

二十万,对于梅子和江阳来说,不是一笔小数。所以梅子为了这笔安置金,在忍。

2

梅子家生的是闺女,江美美,孩子都上三年级了,聪明伶俐。学习也好。也会哄人。可是因为是个女孩儿,再灵,也得不到家人的喜欢。

而且她那个恶妯娌张鑫,为了占住这一亩三分地,怕将来拆了迁少分。一直跟他们挤在同一个院子里生活。张鑫仗着自己生了个傻儿子,处处打压梅子。梅子的心里,也早就对这个家厌倦了,想自己搬出去住。

目前来看,去娘家争取自己的权利,是他们最快逃离这个家的捷径。

可是娘家嫂子刘桃子,又是个厉害的角色。跟着他哥这么多年,也是省吃俭用的。攒了好多年钱就是不交首付去买房,梅子心里清楚,嫂子是赌那边一定会拆迁,不买房,也是为了不给梅子分房。

傍晚,张鑫下班回家。正遇见梅子推着电动车要出门,张鑫这个八卦的婆娘,整天竖着耳朵打听事儿,听说梅子娘家要拆了,是又恨又气又高兴又沮丧。见这几天梅子心神不宁,她和自己的老爷们儿江山关起房门来,光讨论他们一家三口的事儿。那意思,要是梅子能要到娘家的拆迁房了,那将来他们这边拆迁的话,他们就少分给她和江阳一些。

底气来自于,他们家是儿子。而江阳和梅子是个闺女。

张鑫热情地跟梅子打招呼,道,梅子,回娘家啊?

梅子见她这副嘴脸,就知道她没安好心。可又碍于面子,不能与她撕破脸皮。只能敷衍着说,啊,是啊。嫂子回来了。

说着,梅子推着电动车想走,却被张鑫挡在她的电车子前拦住了。她拽着梅子的胳膊,一本正经地说,梅子你妈那边拆迁,是不是没做你的计划啊?我可跟你嫂子在一个单位上,虽然我俩平时走得不好吧,可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说,我能听不见那些闲言碎语吗?

我嫂子说什么了?梅子也好奇,纵然她心里清楚,这个妯娌说话水分大,可她还是想听听。毕竟娘家嫂子,也不是善茬儿。她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鑫眼睛一转,笑呵呵地说,我能说吗?

能说。你给我说说,我心里也好打个底。

就说。没你份儿那些话呗。梅子,这些话,你可别说我学的舌啊。我是觉得你娘家嫂子有点太强势了。在单位上也是一点委屈都不吃,你不能让她欺负咯!

此时,江阳接着女儿回来了。进门,和老婆嫂子差点碰破了头。见她俩聊着,梅子的脸色有不对。江阳就知道这大嘴巴嫂子又过过话了。

拉着梅子说,梅子,你不是要回家吗?赶紧走吧,一会儿还能赶上回来吃饭。

梅子看着女儿,让女儿坐上了自己的电动车,声音嘎嘣脆,道,走,美美。跟妈回姥姥家。

美美从不愿意去姥姥家,姥姥是个老抠门儿,去了也不给她做好吃的,更没给过她一分钱。可是,今天梅子想带着美美去,她就得必须去。梅子跟女儿使了个厉害的眼色,孩子噘着嘴不情不愿地坐上了妈妈的自行车。

3

婆家嫂是个事非精,江阳心里有数。梅子走后,江阳撇了一眼嫂子,没打招呼,直接朝他们那边走去。

张鑫白了他一眼,没说话,也回屋了。

梅子越想越气,张鑫和她娘家嫂张悦一个单位,这话绝就算是夸大其词,也绝非空穴来风。张鑫再不是东西,这出人命的话,她也不敢随便说。

她骑着电动车,十几分钟的路,感觉一眨眼就到了。还没走到娘家门口,在胡同口就看见娘家门口堆了一堆东西。这片儿快拆了,让他们做好搬家的准备,他们应该是在整理杂物。

张悦正拿着一叠纸箱子来门口,见梅子来了,心咯噔沉了一下。这小姑子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距离上次来娘家,已经是一个月前婆婆心脏不舒服的时候了。要不是她喊她来伺候她妈,估计她都不来这个家。这次来还带着孩子,想必是知道了下通知让他们搬家的事情,来娘家争布袋了。

嫂子拾掇东西呢?梅子主动出击,跟娘家嫂子张悦打招呼。张悦冷冷嗯了一声,把东西扔的很用力,转身走进院子里面。连句回来了都没说。

美美也大了,懂事了,一直猫在妈妈的后面不敢出声。

梅子把车子支在门口,拉着孩子的手走进娘家院子。看见她爸妈正在收拾院子角落里的啤酒瓶。梅子笑着迎上去,爸,妈。我回来看看你们。

老头老太太本还说笑着,看见闺女回来。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身体也似乎僵持在了空气里。

你回来了啊?屋里去坐吧,我跟你爸收拾东西呢。

姥姥。姥爷。

美美叫了声姥姥,姥爷。老两口却一点都不热情只是冲着外孙女笑笑,转身又朝那堆破烂下手去了。

爸,妈。今天来有事跟你们说,你们先别收拾了。

你能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啊?老太太说话挺倔,冲了闺女一句。

梅子这眼眶瞬间就湿润了,我在婆婆家受气就算了。在娘家还不能说句话了。怎么我就没正事了?我来跟你们说说这分房子的事儿。从人家测量到现在通知拆,这家里分多少,你们都不通知我一声的。我不是这家的人吗?

梅子急火攻心,想起刚刚妯娌说的那些话,结合刚刚娘家嫂子跟自己那副嘴脸,她这情绪一下子爆发了。

4

老太太从小就重男轻女,一心想着要两个儿子,给他们老李家传宗接代。没成想,第二胎生下来一个李梅子,还造成她大出血摘了子宫,从此丧失了生育能力。所以老太太对李梅子的感觉,带着点恨,又几乎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了儿子身上。

那个爹对梅子还凑活,可也是个软耳根子。

自从这个家娶了张悦之后,这老李家就成了她的天下。张悦人很强势,丈夫继承了他爹的软耳根,可是大哥对梅子不错。经常人前背后给梅子家孩子买吃的,还给梅子家孩子买衣服鞋。可大事儿,这个哥是真不主事儿。

私下兄妹见面的时候,梅子跟她哥提过房子的事儿,这哥估计是枕边风听多了,只是跟梅子打马虎眼,说这事儿都是她嫂子管。

梅子之所以今天敢来,是还念着她哥对自己有点情分。

爸,你说句公道话!家里这房子给不给我?我不是你们亲生的难道?

老李支吾着,憋了半天说了句,别放屁!

可也是瞧着老婆子的眼色,老婆子怕儿媳,之前儿媳说过这事儿,她不想惹麻烦。

张悦听说小姑子是来要房子的,对公婆开始咄咄相逼。便从屋里走出来,冷静又略带冷漠地喊了一声,房子的事儿,的确是我说了算。这房子,你要是想要啊,必须得我点头才行。

梅子不是软耳根子的人,这些年和娘家走的不亲,也有这强势嫂子的功劳。可这次她即便来了,就打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心情来的。婆家呆够了,娘家指望不上,可这是自己的权利,她必须得要。

所以梅子说话也不含糊,哟?嫂子,老李家就我跟我哥两个孩子。要拆迁了,你们多拿我觉得对,可要是不给我的话,我也不饶。

张悦没想到小姑子这次这么硬气,以前她可是在自己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的一个人。

果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今天说了,这个家分房子的事情,只有我说了算。所以,我明确地告诉你,房子一平米都不会给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美美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见舅妈这么欺负她妈,孩子不乐意了。趁着舅妈不注意,一个冷不丁就把舅妈推倒在地。

这舅妈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爬起来,揪起孩子就要打!要不是老李和梅子从孩子身前拦着,估计这一巴掌下去,得把孩子嘴巴打歪了!

美美吓得直哭,骂她是老巫婆。

这时,一直从屋子里憋着的大哥,终于出来了。原来梅子她哥一直在家,梅子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平时哥哥对自己最好。他耳根子软是软,可头脑还算清醒。梅子想,他应该能说句公道话吧。

梅子哭着跟哥哥说,哥,原来你在家。你也知道,我这日子不行。要是拆迁不分给我房的话,我这辈子还能在婆家直起腰来吗?哥,你说句公道话!行不行?你说,这房子给不给我?我就要个小两室!

全家人的眼神,几乎同时落在了老大身上。梅子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希望,美美也委屈地看着大舅哭,希望他能给妈妈一个满意的答复。

孩子哭着,拽着大舅的胳膊问,大舅,你跟我最好了。你说,给不给我妈妈房子……

5

李斌的眼神散发着怯懦,眼角的余光朝老婆张悦扫去。张悦捂着腰间的位置,咧着嘴,瞪着眼对他说,你还想当家主事儿了?那这个家,你当!

美美哭着,拽着大舅的胳膊问,大舅,你最疼我和妈妈了。我妈最不容易了。

纵然是再狠的人,也不可能对一个孩子下手。李斌是疼妹妹家的孩子的,摸了摸美美的脸蛋儿,心里又疼,又气自己不是个男人。连拆迁分房子这事儿,他都没有发言权。

李斌乖乖美美的头说,好孩子,你劝劝你妈妈,先跟你妈回家,房子的事情,大舅说了真不算。

这话不是说给孩子听的,明摆着是说给妹妹听。

梅子听到这话,瞬间绝望了。明摆着的,这就是她哥给出的答案了。不过,梅子今天既然来了,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白。

这事儿就算是落实在法律层面来讲,不给她房子,也是不行的。她挺挺胸,给自己壮壮胆子质问他们,既然不给我房子,那给我一个不分给我的理由。爸,妈,我知道,自从生了我之后,我妈为这个没保住子宫,你们对我有气!可我总归是你们的亲女儿吧?这些年我在娘家不讨喜,可是我妈有了病,我一天都没少伺候。顾忌一下血缘关系,这房子,也不能给我吗?

梅子一边说,一边哭。弄得爸妈真的为之动容了,一向强势的老太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梅子她爸气不过,还是心疼女儿,扔了手里的笤帚,气狠狠地说,我说啊,得给梅子分一些。少分点儿,也得分啊!

6

老头子眼里含着泪,他能说出这句话来下,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勇气了。其实自打这片有了要拆迁的信儿,老头子就跟老婆说过,这房子要真拆了,怎么也得给梅子分一些。这些年梅子日子过得不好,在婆家也不讨喜,又生了个女儿,没有撑腰的。要是娘家拆迁在这么目中无人的话,估计梅子这辈子就都毁了。

开始,老婆子还考虑考虑这事儿,可后来不知怎么地,死活都不同意给梅子分拆迁房了。还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再说梅子婆婆家那边,也嚷嚷着要拆迁很多年了。虽然暂时是没有动静,可拆迁也是没准的事儿,说不定哪天说拆就拆了。到时候,梅子比他们家还有钱,这救济她吃不得。

梅子的妈妈,听到老头子这么说,白了老头子一眼,把手里的破酒瓶往地下一扔,阴阳怪气地说,这个家,你说了不算。李梅子,你哥有两个孩子,一个人头算一套。我们都没地儿住去,你要的这套小面积房,是我跟你爸的!真分给你了,你让我们流浪街头吗?!

梅子也被她妈噎的说不上话来。这貌似有道理的几句话,却隐藏着天大的不公。

梅子哽咽着,说,我哥俩孩子,一个孩子一套,您和我爸一套。这么说,你们自己还不够分呢,对吧?这就是给我的理由。好,的确,我无话可说。

李斌心疼妹妹,抱着妹妹的肩膀说,梅子啊,我争取跟村里多要点。要是能富裕出来,多出来的都给你。

这客套话,未免说的太假。

梅子甩开她哥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斜睨着质问他,白纸黑字都画押了,你还能多争取一些回来?逗三孙子呢?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这是?

他哥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怎么说话?难道我真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吗?从小到大,什么事儿咱爸妈不都是紧着把最好的给你?你没考上好学,爸妈倾尽所有供你念了个三本。大学毕业后,又给你托关系,找工作。而我,只能读个普通的会计,出来连个正经的工作都找不到。你们不是还付了首付,自己买了房子吗?你说,你们搜刮了爸妈多少了?

他哥气的嘴唇都在哆嗦,脑子一阵充血,抬起手来给了梅子一巴掌!这一巴掌打的真狠,真响,刚刚妹妹话的话分明压在了他的耻辱线上,让他下不来台了。

而这一巴掌,也打在了美美和李梅子的心上。

李梅子的脸都被打出了一个五指山,那个厉害嫂子,却只站在一边冷眼相看。连一句拦他的话都不说。

7

梅子捂着脸,满眼愤怒地看着她哥撂下狠话,说,哥,你打我是吧?行!今天我话撂这儿了,这房子要是不给我的话,我就让你们都不好过!

说着,梅子拉着美美朝院子外面走去。老李见女儿和孩子哭着走,心里总觉得别扭,急的直跺脚。

老李跑了两步,挡在门口上,伸起双臂,拦住了女儿的去路。

别走。别哭着回去。

美美推了姥爷一下,却推不动。哭着捶打着姥爷的身子,说,你们这一家子就会欺负我妈妈,你们都是大坏蛋。

孩儿啊,你哥和我,都有苦衷啊。

老李几乎老泪纵横。

爸,你们最大的苦衷就是,耳根子软。怕老婆!

梅子一连串儿的泪珠掉下来。老李心里慌啊,再怎么说,闺女来到娘家了,挨了一巴掌回去,这也是祸根。

江阳那小子也不是好惹的,万一来他们家大闹一场,他们老两口这身子骨,可经不住折腾。

梅子,你回屋去坐坐,冷静冷静再走。就算房子没你的。咱们还是一家人不是?!

爸,我知道你在这个家说了不算,也不容易。可这话不是我威胁你,这房子要真是没我的了,那咱们今后还真不是一家子了。以后我这个闺女,您就当死了吧!

说实在的,老头子,老婆子,这两年身体都不是很好。都说闺女是棉袄,贴心。

张悦一听梅子说这话了,也终于按奈不住要说道说道了。走到梅子面前,严肃又厉害地说,你去屋子坐坐,我就跟你说说,这房子为什么不给你!

李梅子英勇无畏,既然来了,她也是想说说。

梅子挺挺胸,擦擦脸上的泪说,说说就说说。我倒是想听听。

说着,梅子领着孩子,朝老屋走去。张悦气的鼻子里出着粗气,转身走进自己的屋子。好像去找什么东西。

李斌眼神怯怯地看着他爸妈说,姑嫂俩在打起来的话,咱们怎么收拾这乱摊子?爸,妈,要不房子还是分给梅子一处吧。

李斌他妈撇了儿子一眼,恨恨地说,你媳妇儿的事儿,谁敢管?!再说,那个白眼儿狼来家里这么闹,不也是受了江阳的鼓捣?这房子的事儿,我说了算?

8

梅子不知道这一家子背着自己说了什么,可她断定,他们压根儿也没好话。说不定背地里算计怎么对付她呢。

梅子从窗户里往外巴头探脑,孩子美美拽了拽妈妈的衣角,担心害怕地问,妈,你说姥姥,姥爷,大舅,大舅母,他们会把房子给我们吗?我真的在奶奶那里住烦了,大娘总是用白眼儿翻我,哥哥也总欺负我。妈妈,要不你给我生个弟弟吧,我奶奶喜欢男孩子,你生个男孩子他们就不会这么欺负我们了。

这话真是戳中了梅子的心尖尖,让她感觉心脏都抽抽地疼。

苦谁也不能苦了孩子。梅子就是吃了自己是个女孩儿的亏,没想到,嫁给这么个人家,还是一家子重男轻女的,梅子就是不服,美美这么好,长得也好,学习也好。凭什么也遭遇跟自己一样的命运?!

梅子拍着美美的肩膀,给女儿打气,道,美美不怕。有爸爸,妈妈在。没人敢欺负你。

爸爸还总是欺负你呢,你觉得爸爸会支撑起这个家吗?为什么要房子,我爸爸不来呢?

这话,一度让梅子哽咽。江阳那个死男人,也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他在家里支棱不起来就算了,还怂恿自己来娘家要房,这不是没本事还是什么?连孩子都懂得道理,梅子却不懂。可是懂又怎么办呢?娘家的房子,她能就这么心甘情愿地不要了?

嫂子从自己的屋子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叠东西。有纸,有本,还有证。梅子从老屋的窗户里看出去,认为嫂子来势汹汹,态势不妙。

9

张悦一进老屋,便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拍。鼻孔里都要冒出火气来了,梅子的气势一下子退让了几分。

嫂子,你什么意思?

这些年,我从娘家哥哥那里借钱的来来回回十多次的借条我都复印下来了。咱爹妈是有这么几间老宅,可我嫁给你哥之日起,你哥就是那烂泥扶不上墙,东边装一头,西边赔一头。前些年他干大货车,人家都赚钱,可你哥呢?拦不着活儿放一边,还总是出事故。出一次就赔不少钱,这些借条就是我那时候给你哥哥填窟窿,借娘家的证据。

张悦此话一出,貌似很委屈,很有道理。噎的梅子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美美虽然是个小朋友,可童言无忌啊,一脸无辜地看着大舅妈问,大舅妈,这些事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这一语点醒梦中人,梅子冷笑道,真是。嫂子,谁家的日子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我跟着江阳这些年怎么过的,你们不都知道吗?这事儿真跟给不给我们分房子,没多大的关系。美美都懂得道理。

梅子啊,话是这么说。可是你嫂子,的确跟着你哥不容易。你看你婆婆家那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也动拆了。要不,你等等。

梅子妈妈语调轻柔,劝解着梅子。态度比刚才在院子里好多了。可能也是见闺女和儿媳都动了真章儿,还是想以和为贵,息事宁人吧。

梅子白了她妈一眼,神情里再也没有以往的温柔。而是多了一份埋怨,妈,您说,您是不是以后都不用我这个闺女了?也不想让我进娘家的门了?要是你们非要这么绝的话,这房子我就不要了。

梅子话不能这么说。你嫂子自从进了咱们家的门,也没少为这个家,为你哥付出。你哥没本事,你嫂子给你哥养育了一儿一女,也不嫌贫爱富愿意帮他,这真的很难得。至于你,我们都知道,你日子过得不舒心。

知道的话,你们就多关心关心我。我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公平还不行吗?妈,这些年你和我爸病了,哪次不是我在床前尽孝?伺候你们,端屎端尿的活儿,我从没让我嫂子干过!我就要个小面积的房子,也不多吃多占,怎么就不行了?

梅子哭着,声泪俱下,泪珠打湿了脸颊模糊了双眼。

梅子妈一时语塞,左右为难地看了一眼儿媳,儿媳朝她使了个狠眼色,她这刚刚软下来的态度,立马就又收回了。随之看女儿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狠劲儿。

梅子啊,这房子的事情,我们没做你的计划。你就别想着了。

妈,您说的这还是人话吗?!我到底是不是你亲闺女啊!

梅子眼睛瞪的如同铜铃一样大,盯的她妈妈直发毛。可梅子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气的她妈三两步凑到她眼前,抬手又是一巴掌!

你这话可是跟你妈妈说的?!你怎么这么大逆不道!

老婆子听到这句刺耳的话,还是急了。本来坚定的心,更加坚定了。老婆子偏袒媳妇儿,这是事实。与其说她偏袒媳妇儿,倒不如说她视子如命。李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还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张悦好几次跟她婆婆唠叨,不想跟着李斌了。张悦长得年轻漂亮,又善于交际,要是不哄着她点,真不要他们家儿子了,这个没用的儿子估计连二婚都难说。

妈,我说的有错吗?生而不养,你们干的这就不是 人事儿!

你还说!

老婆子刚要抬手去扇她巴掌,心里一阵突突,心脏病犯了,瘫软在地。可是,梅子这次心里一点儿也不怕,她认为既然事已至此,那他们怎么说,怎么做都不重要了。

10

李斌看不下去了,要是真把他妈气出个好歹来,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关键是要真跟这个妹妹就此决裂了,将来父母要是有病了,妹妹还能心甘情愿地来伺候?

李斌走到沉默不语的妻子面前,几乎卑微,张悦,要不,咱们多少分给妹妹点,她毕竟也是这个家里的人。不给她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张悦看着犯病的婆婆,又看看疯狂发飙的小姑子,她也觉得委屈。

事儿都是提前讲好的,而且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凭什么梅子来一闹,就要给她分房子?之前要是把梅子算进来,开个家庭会议的话,这事儿还能掰扯掰扯。

张悦抱着肩,也是一脸不服,把拆迁合同和这房子的归属证明都拿了出来,拍在桌子上。

梅子,这房子写的都是我的名字。你自己看吧,这宅子咱妈早在很多年前就给我了。我还告诉你,今天啊,你一分都拿不走!

梅子的脑袋霎时晕了一下,手颤抖着,拿起了桌子上的各种合同翻了一遍。她都惊呆了,各种合同证明。这房子早就是人家张悦的了早在十年前,老两口就赠与张悦这个儿媳了!而她,作为这个家庭中的女儿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知道!

梅子一脸绝望,张悦有点小人得志的意思。抱着肩膀,不屑地问,这次你明白了吧?为什么不给你房?因为这房本来就是我的。

你!你们太过分了!这个家,以后我不回了!他们有了事,你也不要找我!

说完,梅子拽着女儿美美哭着走了。梅子的爸妈也怕啊,虽然是这事儿梅子受气了,可他们内心并不想 失去这个女儿。

老婆子见女儿甩下狠话,也指着门口违心地说,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走就走!走了永远也别回来!我还有你嫂子呢!你嫂子以后就是我的亲闺女!

张悦的脸色骤变。欺负梅子的时候,她可没怕。可老婆婆甩这个锅给自己,她可是有点怕了,要是这个梅子以后真断绝了和家里的关系,这公婆要是病了端屎端尿的活儿,她可干不了。

可此时此刻,张悦也不能说什么。想想房子,不能白白给了外人。她还是咬咬牙忍了!

张悦忍着内心的不悦,走到婆婆面前,把她扶起来说,先去医院吧。别生气。

梅子从娘家出来,带着美美去了街心公园。没有回家。因为她不知道回到家该怎么跟老公说,自己在娘家的遭遇。

美美还小,却懂事。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妈妈,只是死死地拉着妈妈的手一直说,妈妈,您别生气。房子我们自己也可以买啊。

梅子看着孩子,一脸无望。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儿解释这件事情,又不想让孩子知道,爸爸妈妈是没用的人,过了这么多年了,连个房子的首付都交不起。

梅子站在街心公园的湖前,动了想要轻生的念头。嘟哝着,这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妈妈,妈妈。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话啊……

一阵风吹过来,让美美的身体,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