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四年前的一个春节,沈萍带着女儿阳阳来到我家。

38岁的沈萍,身高一米六都不到,还有点微胖,却烫了一头过时的啡色卷发,齐肩齐刘海,一点都不搭。

她说要去东莞与朋友合伙开商超,让我们代照顾阳阳。

我一听,心里直呼不好。

她接着说,一个孩子是伺候,两个孩子也是伺候。让我带刚出生的女儿时,顺便照顾下阳阳。

我还没来得及拒绝,老公沈海便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

他积极地去把书房腾空出来,还大方地塞给沈萍一万块钱的红包,说创业不易。这一系列操作下来,完全没跟我商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2

我在卧室里哄着女儿睡觉,心里郁闷难解。

打从心底,我是抗拒帮这个忙的。等沈萍一走,我就直接拉着沈海进房吵。

房门可能没关紧,突然被风吹开了一半,我瞅见阳阳孤独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头埋得低低,不停地掰着五个手指头。

我心里一颤,她瘦成纸片的身影,让我很心疼。

算了,我也压根没心情吵下去了。反正我知道,我是说不过沈海这个伏姐魔的,只能再次努力安慰自己。

要知道,沈萍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来问沈海要钱,不是一下子要两三百,就是要一两千,总是没完没了。

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以前我在外企做主管,夫妻两人经济独立,我就睁只眼闭只眼。但是我成了全职宝妈之后,家里的收入少了很多。他怎么还能如此没节制地大方给钱呢?

我劝也劝过,说也说过,可沈海每次都说,他姐不容易,老公走得早,他一看到她过不好就难过。

如今,沈萍要去创业赚钱,我应该要感到高兴才对。万一她成功呢,我们家就能从此摆脱她。

可我太天真了,她接下来的的厚颜无耻,简直让我大跌眼镜。

03

阳阳在家的这三年,她的衣服鞋子学杂费和看病,全是花我们的钱。

我风里来雨里去。

在苹果和猪肉涨价涨到最贵时,我硬着头皮一斤斤地买。孩子正在长身体,我能怎么办?何况我女儿也要吃,我总不能买回来藏着掖着偷偷地喂我女儿吃吧?

家里多住一个人,开支完全不一样。

沈海脸瘦体胖,特别怕热,女儿身上经常湿疹复发,他们两个一到夏天是离不开空调的。

而阳阳单独住在一个房间,我也不能特殊对待,故意去买台风扇给她吹吧?虽然她每次睡觉都不敢开空调,闷得头发都是汗,基本都是我去看她睡没睡觉时,帮她开的。

一个月下来,电费六七百,也是够呛的。

这些都不说,我作为监护人,还得时刻关心和留意阳阳的情绪变化,看到她在学校日渐自卑和沉默寡言,我就急得焦头烂额,很怕到时候要成为背锅侠。

我感觉自己都要得焦虑症了,各种操碎心。

反看沈萍是怎么表现的?

她把孩子丢给我后,就不管不问了,偶尔想起来,就打个电话过来问下吃得好不好,营养有没跟上,学习不能松懈啊,老妈赚钱辛苦,供你上好的学校不容易啊等等。

然而,却一分钱没给过我,就连一句客套话也没说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4

可能也有那么几次做过好人吧。

比如我女儿半岁时,她才想起我是刚生完孩子,不知从哪找来一株艾草,用顺丰特快到付寄过来。说她以前生完阳阳后都用这个煮鸡蛋吃,很有营养,叫我找个盆把它养了,时不时就可以摘几片叶子煮来吃。

虽然我不喜欢吃这玩意,但是心疼二十多块的快递费,还是养了。

结果遇上暴雨天气,这本就有点枯萎的“黄草”,第二天就一命呜呼,害我好几天都没心情。

还有次春节,她说要给我寄点开心果,不要去超市买贵的。她进了大量的货,店里也在卖,只收我个成本价。

我说行。

结果她给我寄来一麻袋,质量参差不齐,最后还不是按照零售价算我的。加上让我肉疼的运费,我感觉比在超市买还要贵。

我过生日,芒果千层是我的最爱,每年必不可少。

沈萍看到我的朋友圈后,一个电话打过来,说阳阳可能没跟我说清楚,她对芒果过敏。还叫我重新买个巧克力蛋糕庆祝吧,那个阳阳也喜欢吃。

沈海听了,立马开车去附近的蛋糕店买了个巧克力蛋糕回来,我气得半死,完全不想过生日了。当时阳阳尴尬的都不敢吃一口蛋糕,总是推说自己饭吃很饱了。

之后的两年生日,我干脆都不过了。

不然怎么办?

万一买个芒果千层回来,会让阳阳感觉到尴尬。要是小孩子贪吃忍不住嘴,出了事,他们只会责怪我。

这三年,我过得小心翼翼又憋屈,天天恨不得撬开手机屏幕,把时间拉快一点。

05

好消息,是在阳阳读初三那年传来的。

受疫情影响,沈萍的小商超靠果蔬肉类生意翻倍地好。我从亲戚朋友那听说,她经常炫耀每天有上万的流水账。

让人沮丧的是,她那边风生水起,沈海这边却死气沉沉。餐厅停停开开几个月,生意日渐冷淡。

不出我所料,家里经济一落千丈,生活水平跟着大大地降低。我每天在各大网络平台算计着菜肉鱼的价格,待在家里,又得精打细算每一处的水电和柴米油盐,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庆幸的是,还有两个月,阳阳就初三毕业。

我打算明年的高中生活,让沈萍送她去学校住宿。她现在收入可观,住宿费对她来说已不成难题。

反而,我们家的经济情况不太乐观。

女儿也快三岁了,我想送她去幼儿园,然后出去找份工作。

没想到,沈萍急得在视频电话那头说,别看她现在生意好,开店时可是刷了不少信用卡的钱,这些每个月都要还的。还有分红哪有这么多?让我别听那些亲戚们胡说。

她跟合伙人矛盾不断,现在都想再借点钱自己单干了。阳阳要是去住校,她哪承受得起。

还说我竟然要出去工作,阳阳不过多一张嘴,十几岁的孩子能吃我多少肉,压根不浪费我多少钱。再说,让阳阳一个人住在学校,没大人管教,万一跟人家学坏了怎么办?

高中三年很重要的,她也只能拜托我多看着了,她也想带在身边啊,可是要赚钱没办法。

挂了电话,我脸色难看地望着沈海,让他痛快地做个决定,反正这事我不干!

06

沈海又搬出他那套陈词滥调的解释。

我已经听腻了,真是够了!最后,我干脆直接替他做决定,说要么沈萍送阳阳去住校,以后无论是住宿费学杂费生活费等等,都不归我们管;要么她还在这个家生活三年,沈萍每月给我们支付2000元。

这不过分吧?她随便去外面找个保姆,也不值这个价!

沈海从未见过我发这么大脾气,怕我闹离婚,硬着头皮私下给沈萍打电话。

第二天,钱就转过来了,可我却气哭了。

我倒在床上双手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不知该跑去找沈海打一架,还是一个电话拨过去,找沈萍狠狠地大吵一架。

我的心累得无力,啥都不想干,啥都不想说了。

沈萍是转给我2000元,可她说,知道我心里介意,她也不是小气的人,这是补给阳阳在我家这三年的生活费。

虽然我没有开口要,但她会做人。接下来这高中三年就麻烦我了,等阳阳高考结束后,她会再给我转2000。

我真是欲哭无泪。

敢情阳阳在这三年里,一顿饭菜的钱都不值两元?开什么玩笑!两块五连份蒸饺都买不起!

还有其他的所有费用,我都没跟她一一计较,我的劳动力和时间就这么廉价?

重点是,她是不是误会了?我跟沈海说的是高中三年,每月2000元的伙食费,而不是三年2000元!

初中这三年,我早把自己当义工了。

可她现在居然这样曲解我的本意,我觉得我再忍下去,就是个大猪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7

既然我的抗争无效,那我就只能全力反击。

我通宵起草一份三年的免责协议书,还有一份阳阳课余时间的安排表。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直接发到我们的三人群里,还连续艾特了沈萍三次。

这份协议书表示,阳阳高中这三年,如果出现成绩下降、身体患病、营养不良,在外面跟人学坏,又或者出现心理问题等等,我们统统免责。

安排表上面写了只要阳阳一放假,就得帮我带孩子和做家务,以及辅导我女儿幼儿园的作业,以此来抵消她留在家里的一切花费,即刻生效。

最后一点是,我准备要二胎,如果我怀孕生孩子了,无论沈萍到时候有多忙,必须过来侍候我坐月子,一共42天,只包吃住,没有工资。

这也是我当初一生完女儿,她就把阳阳直接丢过来的回报,欠我的人情也该时候还了。

如沈萍不同意任意一条,那对不起,我无能为力,麻烦她这几天过来把人接走。

还没出门去工作的沈海有点急。他说,他从不知道平时斯文的我,发起狠来会如此可怕。

但他不敢激怒我,只好在群里发了个委屈又可怜巴巴的表情,怕沈萍迁怒于他,做戏给她看,以澄清自己对我的临时决定毫不知情。

沈萍确实生气了,她直接连续甩了七八条60秒的语音过来,把我当做仇人似的,一直骂骂咧咧。

话有多难听,就说得多难听。

08

她说我冷血无情,势利眼。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有如此做亲戚的人,不仅倔强到底,还咄咄逼人。

她又不是没给钱,她现在环境不好,我如此逼她,等于想让她去死。

照顾一个高中生而已,非搞得要签协议书这么费劲。说白了,我就是看不起她这个寡妇。

然后,她哭天喊地对我指桑骂槐,说要不是老公和父母死得早,她就不会过得这么憋屈。

最后,她骂也骂够了,哭也哭完了,闹也闹尽了,见我还是没一点反应,她再也说不下去了。

她让沈海第二天安排阳阳带着行李坐车到她那,等过完暑假,她自己安排她住校。

最后,丢下一句,车费不用劳驾你们施舍了,便退群,单独拉黑我。

沈海被我俩这出好戏,气得脸都僵。一边是他的大姐,一边是他的老婆,他左右不是人。

没错,同一时间,我让他做出选择。

要么跟我继续过日子,要么自己滚蛋,把女儿的抚养权留给我,今天就去民政局办理离婚

他吓得一声都不敢吱。

09

当然,以上骗他们的。我不打算生二胎,也不打算要离婚,只是想让沈萍明白,自私的她别总拿亲情来绑架我们,靠压榨出来的亲情早就不亲了。

晚上,我去书房找阳阳。

她坐在书桌前,知道自己即将离去,她头埋得更低了。这几天,我已经尽量跟沈海在房里压低声音地吵,估计还是被她听见,把她给伤害到了。

那个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我仿佛再次看到了我的童年。

我递给她一张银行卡,前两天带她去银行办的,里面有5000元,其中3000元是我奖励给她的劳动费,她经常主动帮我做家务和教女儿识字。另外2000元是沈萍给的她初中三年生活费。

我让她自己藏好,不要交给沈萍。

还有就是以后去了寄宿学校,不要学别人乱花钱。这些钱,是她生病不舒服或者想买喜欢的衣服和书籍时,才能拿出来用。

阳阳不解地瞠大着眼睛望着我,眼眶红湿,分明在我进来之前就哭过。

我跟她分享了一个连沈海都不知道的秘密,我的寄人篱下的生活。

小时候,我爸妈在外打工,把我塞给我小姑姑照顾了三年,结果她的婆家人和她吵,最后害得她离婚了。我为此内疚了很多年,性格也变得敏感和软弱,像个软柿子一样。

说白了,我突然变得无情,不单是为了摆脱沈萍,还有救赎自己的成分。

我太懂阳阳了,她简直就是我的另一个翻版。

我小心翼翼地顾及她的感受,就是怕她因为寄人篱下,而变得自卑。

可最后我发现,我与沈萍之间的矛盾,还是伤害了她。她在学校开始学会说谎,开始小心翼翼地讨好身边的同学们,她怕被大家嫌弃。

她变得越来越像软弱的我。

这就是,我坚决不想让她继续留在我家的另一个原因。

也是我为什么会突然性情大变,突然变得没那么好欺负了。

就在沈萍一味算计着沈海时,却忽略了她这样做,不仅伤害到我与沈海的婚姻,也在阳阳的成长里造成各种抹不掉的阴影。

而沈海一直当着伏姐魔,除了他自身的问题,我也有很大的原因在里面。

如果我能态度强硬点,或许结局就不一样。

10

一年后,阳阳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她在高中的寄校生活,过得非常开心,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还有望冲刺普通本科的大学。

听着她打来的电话,我心里非常温暖。

我想,如果当年,我在寄人篱下时,也有人能这样顾及下我的感受,或许后来的我不会变得如此软弱,在婚姻生活里处处忍让。

春风很暖,所幸,跟我经历相似的阳阳,正在往另一个方向快乐地成长着。而我,也不再是那个受尽不公,却只会忍气吞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