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一章

是夜,A市骤降瓢泼大雨,雷声轰鸣,闪电划破了整个天空。

市郊区一条荒无人烟的高速公路边上,一辆上千万的黑色豪车内,传来了女孩凄厉的求饶声。

“求求你放过我……”

“我已经和别人有婚约了……”

艾天晴无力的哭喊,疯狂的推打着身上的男人。

窄小逼仄的车厢内,男人滚烫的身躯散发着不正常的高温,高挺的鼻梁,俊美的双眸迷离散漫。

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将艾天晴裹进了一团烈火中,烧的她身体颤颤,泪珠大颗大颗的落下。

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掌肆无忌惮的游离过少女身上每一寸肌肤,撩开她的裙摆,探进一片温润。

艾天晴吓得魂飞魄散,双手无力的敲打着男人的肩膀。

“混蛋!放开我!”

“我只是给你送药的,求求你找别的女人吧……”

陆少铭感受着怀里传来的女人香,把控能力已经完全崩溃。

陆家有一种病,男子成年之后,每到月圆之夜都会发作,需要一名处子进行交合。

今夜正好月圆,原本他可以靠解药度过,谁知道这只小白兔主动送上门。

“你叫什么名字?”

陆少铭嗓音低沉,饱含欲望。

艾天晴无助的摇头,她的挣扎在男人看来微不足道。

没得到少女的回答,陆少铭终于失控,在她耳边许下承诺:“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轰隆——”一声。

车窗外划破一道血色闪电,掩盖住少女被夺去清白那一刻的失声。

疾风骤雨席卷着郊区,黑色豪车边上,一朵纯洁秀丽的小白花被雨水浇的支离破碎。

不知过了多久,车身的动静终于消停。

车门被猛地打开,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女红着眼眶,冲进了雨幕中。

艾天晴跌跌撞撞地往前跑,任凭大雨冲刷她已经肮脏的身体。

就这么一路跑回家,刚到大门口,就传来继母尖锐的骂声。

“艾天晴,我告诉你,陆家岂是你想悔婚就能悔婚的人家,不嫁你也得嫁!”

“我们老艾家怎么就亏待你了,这么多年供你吃供你穿,现在家里资金周转不过来,需要陆家的帮助,你帮一下你爸爸又怎么样了?跟你那个死去的妈一样!”

艾天晴眼眶通红,想起三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

那时候,她刚从学校回来,爸爸和继母就告诉她,给她安排了一门亲事,嫁到什么豪门之家陆家去。

艾天晴从来都不相信,这样的好事梁翠婷会留给自己,而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艾美美。

果然,追问之下她才得知,她要嫁得那个人,是陆家的老爷子,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

她才23岁而已,爸爸竟然就想把她嫁给一个比他自己年纪还大的男人去做续弦!

自己一气之下跑出了家门,结果半路好心帮人送药的时候,却遇到了那个夺去她清白的混账禽兽!

如果不是爸爸要逼她嫁给一个老头,她怎么会跑出去,又怎么会遇到那种不堪的事情!

现在自己的清白都没有了,怎么嫁人?

几年前,妈妈病逝,梁翠婷这个外室就堂而皇之的登门入室。

妈妈尸骨未寒,爸爸就娶了这个女人,还带着她的女儿一起住在了艾家。

而她则是被赶到了佣人房间去住,她的弟弟在十八岁的时候,也因为不明原因变成了一个神志不清的傻子!

这其中要是没有什么阴谋,艾天晴一点也不信!

梁翠婷骂她的时候,继妹艾美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忽然,艾美美眼神凝聚在她脖子上,然后猛地抓住艾天晴的衣领。

“爸,你看这个是什么,姐姐脖子上有吻痕!我说她怎么死活不肯嫁去陆家,原来是外面有野男人了!”

艾父怒火攻心,一巴掌打在艾天晴脸上:“什么?艾天晴,你还要不要脸!你真给我们老艾家丢人!”

艾天晴跌落在地上,捂着脸,万念俱灰。

就在艾天晴离开不久之后,陆少铭的手下张贺便赶了过来,此刻黑色兰博基尼两边,正黑压压的站着一排穿着黑色西装西裤,一副保镖模样的人。

此时此刻,陆少铭手中握着一个玉佩吊坠。

这是那个女人留下的东西。

脑海中,情不自禁闪过刚才旖旎的画面,陆少铭的喉咙有些干渴。

想及此,陆少铭忍不住勾起了唇角,立即将玉佩递给张贺:“找到这个玉佩的主人!”

张贺战战兢兢抬头:“少爷,玉佩的主人得罪您了吗?”

陆少铭眼中的冷漠消失,渐渐地多了几分温柔:“不,我要娶她!”

“告诉老头,他给我安排的婚礼取消,我陆少铭只要这一个女人!”

第二章

三天后。

婚礼。

艾天晴被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不嫁给陆家,那么爸爸就会把弟弟送到疯人院去!

那是自己的亲弟弟,母亲去世之后,就和她相依为命的弟弟!

想到十八岁起就因为不明原因精神失常的弟弟,艾天晴忍住泪水,换上了婚纱,站在大门口等待着陆家的婚车。

只要弟弟能在艾家过得好好地,她牺牲自己的幸福又算得了什么。

半个小时后,陆家的人来了。

艾天晴本来以为A市豪门之家陆家的婚礼,应该是众人瞩目的,没有想到,只是来了两辆婚车而已。

这样也好,正好如了她的意,低调一点,没有人知道。

艾天晴穿着婚纱,在艾父的搀扶下,静静的坐进了婚车里。

婚车出发,驶向陆家,艾天晴才知道,不仅只来了两辆婚车,连婚礼都没有。

进入陆家,下了车,艾天晴还有些懵,这时候,从屋里走出来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

“夫人好!”老者上前,恭敬的说道:“我的陆家的管家,您可以叫我王叔!”

艾天晴呆了呆,夫人,是叫她吗?

王叔点了点头:“夫人嫁进了陆家,自然就是陆家的夫人了!”

艾天晴点头,可这婚礼、仪式都没有,感觉……

王叔也似乎有些尴尬,只好解释道:“婚礼一切从简是少爷的意思,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太好说些什么!”

艾天晴顿时了然了,陆老爷子都那么大年纪了,肯定是有儿子的,他要娶妻,儿子不同意大操大办,也很正常,毕竟这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明白下来以后,艾天晴勾唇道:“没事的,既然是少爷的意思,那就遵从他的意愿吧!”

“夫人真是通情达理!”王叔点头赞赏道,十分的满意。

眼前这位新来的少夫人,温雅娴静,跟他们家少爷还真是绝配。

“夫人里边请!”王叔笑道,在前面带路,一边走着一边道:“夫人,您那么早就到了,还没吃东西吧?我吩咐厨房给您准备早餐!”

艾天晴一摸肚子,是真的有些饿了,于是点头应下。

吃过了陆家丰富的早餐之后,王叔又带着艾天晴在陆家逛了一圈,告诉了她一些规矩和禁忌。

“夫人,还有一条禁忌,我差点忘记了,带铃铛的房间绝对不能进,少爷会生气的!”

“我知道了!”艾天晴回身应道,忍不住撇了撇嘴,这个陆少爷还真是难缠,那么多规矩。

算了,她是来当人家后妈的,凭白捡了一个那么大的儿子,就不跟他一般计较了,规矩听话一些就行了。

艾天晴正想着,突然听到了一阵叮铃铃叮铃铃的声音……是风铃在晃动……

她下意识的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是四楼的某间房间门口,正挂着一串紫色的风铃,风动铃铛响……

这就是管家特地嘱咐,那个绝对不能进的房间吗?

那么神秘,到底里头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艾天晴想着,心中的好奇心越来越重,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猛地晃了晃头……

该死的,她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想去偷窥一下这里头的秘密,王叔不是说了那个什么陆少爷会生气的吗?她还是不要触霉头了!

艾天晴连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艾天晴连澡都不想洗,就直接困得要死的扑倒在大床上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她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太阳穴,才从床上下来。

现在几点了啊?王叔不是说会来喊她吃饭吗?

她是不是睡过头了没听到?

艾天晴迷迷糊糊的,想下楼去问问,可此刻自己身上正汗涔涔的,她有些难受,于是直接去了浴室里洗澡。

陆家的浴室还真是大啊,就她这个房间里的浴室,竟然就足足有她以前房间的两个大。

艾天晴有些震惊,不过也没有多想,直接放了水,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

洗完澡之后,艾天晴穿着浴袍离开了浴室,她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衣服换。

打开一排排硕大的衣柜看了看,里面全都是男人的西装、西裤和皮带等,没有任何女士的东西……

这些应该都是陆老爷子的衣服吧。

艾天晴咬唇,现在她该怎么办,穿着浴袍,这样走出去影响不太好吧?

就在艾天晴犹豫着,终于决定找一个男士的衬衫先将就着穿一穿时,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第三章

陆少铭一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就看见了一个光裸洁白的的后背!

“你是谁?”陆少铭瞪大眼睛,冷漠的开了口。

艾天晴听到身后的声音,顿时震惊,连忙将浴袍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回过了身去,忐忑不安的拽着手里的白衬衫:“我……我换衣服。”

“我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陆少铭眯起了眼睛,一步一步的往前,身上的气息十分的凌烈。

他每走一步,艾天晴就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加快了一拍,简直快要站不稳了。

这个男人长得很帅,如果说弟弟艾云旭是这个世界上,她见过的人里长得最美的,比女人还要俊美的,那眼前的这个男人那就是最英俊的,比弟弟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的五官英朗,轮廓分明,剑眉星目,薄唇性感,最主要的是他的眼睛……

如玛瑙一般乌黑,璀璨夺目,宛若黑暗中的鹰隼,凌厉得让人无法逼视!

她甚至都不敢看他!

“我……我是……”艾天晴下意识的后退,这个男人说这是他的房间,可看他的年纪,估计是陆老爷子的儿子,难道是她走错了房间?

艾天晴顿时懊恼得要死,手里的白衬衫都快被他揪成一团了,她应该怎么说,我是你爸爸新娶进门的媳妇,是你的后妈吗?

好尴尬啊,尤其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明明比自己都还要大!

“小偷?”陆少铭挑眉,盯着艾天晴。

艾天晴后退得已经背靠了墙了,站都站不稳了。

“敢进我的房间偷东西,你好大的胆子!”

他说着,猛地上前,在她快要站不稳之前,一把扣住了她的腰,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我不是小偷……”艾天晴咬唇辩解。

这个女人的身上还留着沐浴后的芬香,头上的水滴顺着发梢滑进脖颈里,再从脖颈滑落到浴袍里他看不见的地方。

陆少铭心中泛起一股燥热,冷冷地逼问她。

“若不是小偷,那你是谁?”

陆少铭的喉头忍不住滚动了下,别过头去不让自己继续往下看,他俯身,嘴里呼出的热气直接扑到了艾天晴的耳朵里,让她顿时浑身轻颤。

“我不是小偷!”艾天晴连忙否决。

陆少铭眯起眼睛,不是小偷,难道是父亲给自己挑选的那个女人?

他目光如同有实质一般,极具有侵略性的上下打量着艾天晴的身体。

不得不说,他父亲确实好眼光,给自己挑选了这么一个极品!

艾天晴被看的羞愧难当,硬着头皮开口:“男女授受不亲,你能不能别这样看我!”

她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噼里啪啦的,越落越凶,就算陆少铭想无视,也没有办法无视了。

“好好的说话,哭什么?”

难不成是怪自己没有给她一个像样的婚礼吗?

可他的婚礼,只想留给自己真正想要娶的人,比如那天的车里,那个玉佩的主人!

他没有办法给一个只为了利益而娶进门的女人!

艾天晴被他一凶,越发的委屈了,咬着唇瓣,好半天才缓和过来,辩解道:“你凶什么凶?你以为是我想嫁到你们家来给你做后妈的吗?我才23岁好不好?我明明可以正常的找男朋友、谈恋爱、结婚的,现在全被你们家给毁了……”

陆少铭顿时脸色一沉,这个女人在说什么?嫁到他们家来给他做后妈吗?

难道她以为她是嫁给了自己的父亲?

她究竟把自己置于何地?还想找男朋友?

他叫她一声后妈,她难道敢应不成?

该死!

陆少铭阴沉着一脸,咬牙切齿的问出声。

“你以为,你是我……后妈?”

“你别叫我后妈,我没你那么大的儿子!”

艾天晴冷哼一声,瞪着他道:“我不管你爸爸为什么非要让我嫁到你们家来,但是我告诉你,想欺负我,没门!”

陆少铭顿时脸色全黑了,他简直快被这个女人给气笑了,她是白痴吗?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嫁得谁?

“女人,你在找死吗?”

陆少铭一把扣住了艾天晴的下巴,狠狠的在手里捏住。

艾天晴猛地甩开他的手,谁知道就在两人推搡之间,艾天晴身上裹着的那一件薄薄的浴袍,哗的一下,全都落在了地上!

雪白的一片,毫无遮掩的跃入男人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