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旅顺屠城后,旅顺市郊的死难同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894年11月21日,甲午战争中的旅顺战役结束,攻入旅顺的日军,随即对手无寸铁的旅顺市民展开了四天三夜的疯狂屠杀。作为曾经“东亚第一要塞”的旅顺城,成了一片人间地狱。照片上的这一幕,就是旅顺郊外惨遭 日寇 杀害的死难同胞们。

而照片展示的,只是这场浩劫的冰山一角,以一位亲身经历这场灾难的英国海员的描述,日军在旅顺城里疯狂追逐屠杀逃难的百姓,地上全是残缺不全的尸体,有些胡同被死尸堵住,“手、脚、头遍地都是”。许多幸存者回忆说,日寇不但把很多难民捆绑起来,押到旅顺大医院门口集体砍杀。甚至冲进屋里见人就杀。有些同胞被杀后遭到日寇开膛取乐,“肠子流得满地都是”“尸体把街都铺满了”……

据不完全统计,整个大屠杀里,旅顺遇难同胞在一万八千人以上,旅顺城区仅36人幸存。1948年,为纪念死难的同胞,旅顺各界人士在旅顺白玉山东麓重建了万忠墓,其中更有一块石碑,认真记录了这段历史。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旅顺屠城”事件发生后,许多亲眼目击浩劫的外国记者,第一时间将此事向全世界公布。但由于当时日本与欧美各国的特殊关系,外加日本政府的“公关”,《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旧金山考察家报》(划重点)等“世界知名媒体”纷纷跑出来给日寇洗白。勇敢揭露“旅顺屠城”真相的美国记者克里尔曼,还遭到了各方面的人身安全威胁。

了解了这一幕,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不久之前,美国某知名记者谈到“新 纳粹 暴行”时,直言“我们西方不会承认这一点”。所谓的“西方新闻自由”“平等公正”,其实是一百多年都没变的“选择性失明”德性。

2,被 八国联军 劫走的石狮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太后等“大清高层”仓皇出逃,“庚子国难”拉开了帷幕:从1900年8月16日至18日,八国联军司令瓦德西下令“联军特许抢劫三天”。实际上,疯狂的劫掠在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期间,始终未曾停止。照片里的这一幕,就是当时的真实记录:连北京某衙门口的石狮子,都被八国联军士兵们搬走。

而在整个劫掠过程里,对于八国联军来说,“抢石狮子”都是小意思。单是大清朝的皇宫里,就是“贵重之物被劫掠无遗”。户部银库三百万两白银被抢走,各处库款损失六千万两白银,内务府两千多件宝物遗失,翰林院四万多件典籍丢失。那么多后来出现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中国文物,大多都是在这场浩劫里流失海外的。

这还只是官方损失,民间损失更无法计算,毕竟连衙门口的狮子都保不住,谁又能保护老百姓?特别是好些号称“散播福音仁爱”的传教士们,更是抢劫活动的急先锋。传教士樊国良(法国人)就组成抢劫小组,每个小组由“教民”“主教”“士兵”组成,挨家挨户劫掠。仅他个人“交公”的赃物就有二十多万两白银。另一位传教士丁韪良(美国人)也如法炮制。如此行径,也被美国作家马克吐温一顿辛辣讽刺:“正具体表现出一种亵渎上帝的态度”。

与抢劫同时发生的,更有北京百姓遭到的杀戮:在北京城里,八国联军常把市民逼到胡同里,然后进行疯狂扫射。北京城里仅不堪受辱自尽的官宦家眷,就有近1800人。被八国联军俘虏的怡亲王,也惨遭虐待致死。平民伤亡更触目惊心,京城里“百家之中,所全不过十室”。《时事纪略》估算,京城内外死亡人数在十万人以上。以至于“腐肉白骨,横于路途”。一幕“联军拉石狮子”的活剧背后,是庚子国难里多少同胞的苦难。

如果有一天,现代科技真能开发出时光机来,那些嚷嚷着“落后未必挨打”“八国联军进城得到热烈欢迎”的“现代精英”们,最适合被送到那时的北京去,看看他们会是什么嘴脸。

同样值得铭记的,还有一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话:“中国人是带着首都被人攻占的耻辱进入二十世纪的”。就看这耻辱,不自强?行吗!

3,“巴丹死亡行军”前后的美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42年4月8日,悍然发动太平洋战争的日军,已经完全控制了菲律宾地区,驻扎当地的七万七千名“美菲联军”(包括一万两千名美军)集体投降,正是照片里的这一幕。

从照片里看,这些美军不但看上去营养良好,而且情绪十分稳定。毕竟从甲午战争开始,通过日本政府多年如一日的“公关”,不少美国媒体都“吹日本成习惯”。日寇在不少美国知名媒体的宣传里,成了“优雅文明的军队”,拥有“文明世界的同情心”。所以哪怕被打得举手投降,好些美国兵还没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甚至还幻想起投降后的“人道主义待遇”。

然后不久之后,这些先前红光满面的美军,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他们接下来经历的“人道主义待遇”,是一场被称为“巴丹死亡行军”的折磨。

在俘虏了这群“巨量”美军后,日军随即将他们转移到110公里外的奥德内尔 集中营 这一路看似不算远,不过两个多马拉松的距离。但近八万战俘要在日寇刺刀的押送下行走,每天顶着酷热的烈日,不停遭到毒打。只要有人偶尔掉队或没有及时回答口令,立刻就遭到日本兵的虐杀,甚至敢停下来大小便的战俘,也会被迅速处死。恶劣的环境加上非人的折磨,导致这一路上,竟有一万五千多战俘被虐杀致死,“巴丹死亡行军”由此得名。

而对于活下来的战俘而言,走完“巴丹死亡行军”也绝非解脱,相反是另一场折磨的开始:在集中营里,他们要忍受饥饿、瘟疫以及日本兵随时随地的虐待,不到两个月时间,就又有近三万战俘死亡。侥幸活下来的人,也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二战结束后,“巴丹死亡行军”幸存者坦尼,出版了回忆录《活着回家》,详细记录了“巴丹死亡行军”的恐怖全程,外加一句愤怒质问:“日本人还是不是人!”

前些年,某西方国家的一次在街头随机采访里,当受访者被问到“谁炸了珍珠港”时,居然脱口而出“美国”?如果这话被“巴丹死亡行军”的幸存者们听到,这,也同样是残酷的事。

4,惨遭迫害屠杀的 犹太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战时期,法西斯主义滋生出的一大毒瘤,就是残酷的种族主义行为,其中横行西方国家的一大“妖风”,就是“排犹”,即对犹太人的凶残排挤和杀戮。

而这个著名的罪行,法西斯也是“一步步来”。早期一大伎俩,就是“污名化”。比如图片里的一男一女两人,胸前都挂着牌子。女子胸前的牌子上写着“我是这地区最大的母猪,我接受犹太男人们。”男子胸前的牌子则写着“我是犹太青年,我时常把德国女孩骗进家里”。这样荒唐的活剧,却是1938年至1940年时期的德国,时常上演的真实事件。

也正是随着这样的“污名化”,犹太人的灾难在一步步加深。甚至从1938年冬天起,犹太人被禁止一切商业活动,富有的犹太人可以在被剥光财产后离境,贫困的犹太人却成了待宰的羔羊。到了战争扩大的1942年,一批批被送入集中营的犹太人,开始惨遭杀戮。纳粹们利用德国人的“工业天赋”,甚至把一座座集中营变成了杀人工厂。比如集中营里臭名昭著的毒气车,每一刻钟就可以杀死二十多名犹太人……

于是,也就有了下面这一张张,让人们毛骨悚然的照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张图片,一张是从被杀害犹太人身上取下来的戒指,另一张是被害犹太人身上取下来的眼镜。都是堆积如山,每一个“小物件”,都意味着一条曾经鲜活的生命。每一张图片,都意味着一场凶残的杀戮。

而这样的杀戮,在惨烈的二战期间,几乎是纳粹统治区里时常上演的场景。在二战晚期,仅奥斯维辛集中营一地,焚尸炉每天就要焚烧六千多具尸体。而仅纳粹德国一国,二战时期就杀害了六百多万犹太人,占当时全球犹太人数量的近一半。这些凶残的刽子手里,有好些人今天仍被“新纳粹”招魂,被某些“西方精英”选择性无视。以这个意义说,这段罪恶的历史,今天依然是值得长鸣的警钟。

5,雪地里露营的中国人民志愿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起抗美援朝战场上,条件无比艰苦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你是会想到咬不动的冻土豆,还是凶残的敌机?在长津湖战役总攻开始前,跟随九兵团27军采访的记者孙佑杰,就用相机捕捉到另一重要时刻:露营。

对于当时的志愿军战士们来说,露营到底有多难?当时27军刚刚入朝,大部分战士连棉鞋棉衣都没来得及领到。长津湖战役打响前,部队需要按时抵达穿插位置,但此时朝鲜半岛气温骤降到零下三十度,缺少棉衣的部队,每天在狂风暴雪中行军,好些战士还穿着南方胶力鞋,脚和鞋子冻在一起。更难的是宿营:由于天上敌机来回出没,为防止暴露目标,战士们必须放弃去村庄借助,而是要在山沟旮旯里休整。

然后,就有了记者孙佑杰拍摄的,这张著名的图片:宿营的时候,战士们需要“天当被,地当床”,两人一组盖着露出棉花的被子。为了防止山上的大风把被子刮跑,他们还要把雪盖在被子上,这样等于是在雪窖里睡觉。在遭遇艰苦作战前,战士们抵达战场的这一路,每一次休息都要在“雪窖”里熬过来,有的营一天就要冻伤一百多人。

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长津湖战役的所有参战部队,依然准时抵达了作战位置,忍受着寒冷饥饿的考验,等待着进攻的命令。很多可爱的战士,还憧憬着胜利之后,家乡亲人们“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吃面包喝牛奶”的生活,然后随着战斗打响,迎着炮火冲锋……

这在冰雪中睡觉的一幕,与“一把炒面一口雪”的画面一样,细细回味,足以令每一位国人泪目……

我们今天能够远离残酷的战争,享受着和平的生活。不是因为世界变和平了,而是因为另一个沉甸甸的真理——中国,总是被一代代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