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车半路捡了个 流浪汉 ,乘客埋怨,班车掉头才知司机良苦用心

这天中午,一辆长途大客车从市区开出,载着满满一车乘客驶上了公路,开始了返程。

走了半个小时,忽然前面公路边有个人不要命地冲到公路中间,拼命向车挥手。车上已经没有空的 卧铺 了,车主为了多拉一个客,甚至把司机休息的卧铺位都卖了。可他们一看有人招手,呀,又捡了一个客,毫不犹豫就停了车。

当即,车上就有个女人抗议起来:“已经没有位置了,你们想超载呀!”话音刚落,下铺就有个五十、六十的老汉接口道:“上这辆车的人,都是一个地方的,不是亲戚,也是乡亲嘛,咋能丢下人家哩?”

司机对他们的话充耳不闻,把车门打开,让人上了车。那人一屁股坐下,大口大口喘气,看样子累得不行。售票员没等他屁股坐稳,就向他伸手要车费:“回白县吗?”

那人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只是点点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文无关

“白县一百二十块,没有铺位了,就收你五十吧,坐不坐?”

那人嘴巴支支吾吾了半响,最后吐出三个字:“我没钱……”

“没钱呀?”售票员怔了一下,“没钱你拦什么车?”

这时,司机回头问了一句:“明子,什么情况?”叫做明子的售票员大声笑着说:“ 标哥 ,是个坐公共 汽车 的!”

俗话说得好,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出门在外,难免有落难的时候,有些人由于没钱坐车,城里又呆不下了,咋办呢?只能用两只脚步行回家,胆子大的,看见路上有开往自己家乡的车,就不顾一切地拦下来,等人家向他要车费,这才两手一摊——没钱!然后就跟人家磨嘴皮子,车费先赊着,等到了家再补上,就算人家不肯,最后被赶下车来,至少也坐了一程免费车了。等第二辆车开来,又招手叫停,如法炮制,用这个办法一程程坐下去,坐上十几二十趟,差不多也就到家了。就好像坐公共汽车一样,一站接一站,所以就叫这些人是坐公共汽车的。

车上的乘客一听有个坐公共汽车的,一下来了兴趣,纷纷从卧铺上爬起来。一看这位,只见他带着一个鼓鼓的蛇皮袋子,蓬头垢面,脸色就像一个快要死的人似的,衣服已经辨不出什么颜色来了,手上、脚上到处是一条条黑乎乎、脏兮兮的泥油,活脱脱一个乞丐的打扮。看他这模样,肯定落难有相当一段时间了。他身上就像带着一个 垃圾桶 ,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不少人赶紧捂住了嘴。

刚才说话的那个女人一边拼命捂着嘴,一边不满地冲车主抱怨:“你们真是的,为了多赚点钱就让这样一个人上车,哎呀臭死了!快点让他下去吧!”

好几个人纷纷随和,催司机快停车,快点让这个垃圾桶下车。那人突然翻身扑通跪了下来,双手抱着售票员的腿哭求道:“让我坐回家吧,我在县城有个亲戚,我一定会把车费还给你的!我、我我……我已经在城里走了几天了,今天才找到回家的路,你们就可怜可怜我,让我坐回家吧!”

售票员赶紧把他的手拿开,往后直躲。不等他回话,那个女人就高声嚷了起来:“没钱就让他下车嘛,跟他哆嗦什么呀?真要把我们臭死呀?”

大伙儿也是一个个催促起来,只有那老汉站在“垃圾桶”这边,替他求情:“你们就做个好事,先让他回去吧!唉,出来都不容易呀,谁没个落难的时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文无关

“垃圾桶”仍然在苦苦哀求,售票员脸上有些犹豫,自己也做不了主,只好向司机请示:“标哥,你看咋办?”

那标哥这时才把车停在路边,走了过来。垃圾桶一见,双手一下死死抱住旁边一根铁柱,绝望地说:“不、不,我不下车……”

标哥瞪了他两眼,粗气大气地说:“没钱你坐个鸟车啊?我这车又不是公家的,多少你也得给点油钱来!”

那垃圾桶抱着铁柱子,嘴里只管喃喃自语:“我不下车,我不下车……”

“妈的!”标哥笑骂了一句,“你还想坐霸王车呀?你是真没钱还是假没钱?”说着,眼光落到一边的蛇皮袋子上,拿过来解开袋口,就把手伸进去乱掏。突然他“咦”了一声,把手拿出来一瞧,居然摸出来一张皱巴巴的票子,二十元的。他把票子冲垃圾桶一扬:“没钱?这是啥?你还想带回家买肉呀?”

说着,他干脆把蛇皮袋里的东西倒了出来,里面就只有几件破衣服。他和明子四只手把衣服的每个口袋都摸了一遍,却没有再发现票子了。标哥把衣服胡乱地塞回蛇皮袋,把搜出来的二十块钱收进了自己的口袋,说道:“算了,看你也可怜,就收你二十块吧!记住,等会如果碰到查车,你得钻到床底下躲着,懂吗?”

垃圾桶有气无力地点点头,身子畏缩成一团,像个刺猬似的绻在车门一角。

车子又重新上路了。大伙儿一瞧,这司机真够贪钱的,连二十块也不放过,这可把大家害苦了,那垃圾桶身上的臭味连绵不断,满车飘荡,熏得大伙都不敢大口喘气儿。大家心里不禁都来了怨气,你一言,我一句,发起牢骚来。那个女人的位置恰好就在垃圾桶旁边,更是怒气冲冲:“你们到底怎么搞的,让这样的人在车上,让我们怎么坐?”

标哥回头笑嘻嘻地应道:“体谅一下嘛,把窗子开大点就不臭啦!”

这时,那老汉从床上爬起来,对女人道:“来来来,我跟你换个位!我鼻子不太灵,不怕臭!”女人求之不得,马上和老汉换了床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文无关

走了没一会,垃圾桶忽然咕咚一声,一头栽在车板上。明子吓了一跳,走过去问:“你怎么啦?”

垃圾桶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牙齿咯咯直响,身子就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我、我冷!”

明子伸手一摸他额头,冷什么呀,烫手得很哩!垃圾桶猛地抓住他的手:“我、我不行了,救救我……”明子顿时吃了一惊,他额头发烫,可抓住自己的手却冰凉冰凉的。

标哥这时把车速放慢,一边问是咋回事。明子说:“哎呀,他好像病了。”

那老汉爬了起来,一看垃圾桶的样子,吃了一惊:“真是病了,快,躺到我床上来!”把垃圾桶抱到了他的卧铺上。

垃圾桶两只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全身僵硬了一般,嘴里开始胡言乱语:“老婆……儿子……”

标哥把车停好,走过来看了看,大声问:“车上有没有会看病的?”问了两遍,没人答腔。女人捏着鼻子说:“我看,别管什么闲事了,把他放路边吧,要在车上死了,你们麻烦就大了!”

老汉一听,不禁火了,两眼怒瞪着女人:“亏你说得出口!见死不救,你还是不是人?”转身一把抓住司机的手:“快,把他送医院啊!”

标哥往车头看了看,道:“前面最快也要两个小时才有医院。”

老汉急坏了:“那咋办?”

标哥沉吟一下,回到驾驭位,把车开动起来,突然一转方向盘,把车头掉了过来。

大伙儿都叫了起来:“怎么回头了?”标哥头也不回地说:“救人要紧,回去医院比较近!”

女人尖叫起来:“没见过你们这么开车的?我不坐了,把钱退给我!”

标哥“吱”地一下刹住车,冷冷地对明子道:“把她的钱退给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文无关

女人似乎没想到他们居然说退就退,看着递过来的钱,怔了怔,气得说不出话来,最后一屁股坐了下来:“你们……算我倒霉!”

标哥又大声问了一句:“还有哪个要退钱的,快点!”

车上一片沉默,接着,不知谁带的头,响起一阵噼哩啪啦的掌声。标哥一踩油门,大客车向着城里飞奔而去。

很快就到了一家医院楼下,标哥和明子抬着垃圾桶送去急诊室,有的乘客也跟着下了车。忽然有个人指着垃圾桶的蛇皮袋子说道:“他的袋子会不会还有钱呢?快拿上去吧!”

“不用了!”老汉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人不是到了这种地步,谁会跪下来求人?他袋子里有什么钱呀,那是司机自己的钱,假装从袋子里掏出来的。我一看,就知道这位司机是个好心人呐!”

大伙都瞪大了眼:“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汉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人,叹道:“不这样做,你说,咱们会同意让他留在车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