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相爱容易相守难,而如此相爱并相守50年更是难上加难。 结婚 50年即为金婚,寓意 情比金坚 ,至高无上的誓言和 爱情 。然而与妻子53年相濡以沫,历经苦难,在经历了与妻子生离死别的痛苦后,却在2年后另娶她人。

这对夫妻就是 冯亦代 和郑安娜,两人经历53年风雨,丈夫却在妻子去世2年,在80岁高龄娶妻。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他们的名字,毕竟夫妻两人也是有名的 翻译 家、作家。

倾心于才情

冯亦代1913年出生于浙江杭州,在这个并不和平的年代,冯亦代更是连基本的母爱都难以享受。他的母亲在生下他之后死于产褥热,也因此他笑称自己为“没娘的孩子”。但这句笑称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心酸。

他不知道母亲的长相,只能依托照片来寄托自己的感情。也许是缺少了母爱的原因,他比同龄人更加“成熟”,习惯将自己的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毕竟做错了事没有母亲提醒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1936年毕业于上海沪江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在大学里,他不仅获得了各种知识,而且遇到了令人如沐春风的女人。在读大二时,与英文剧社成员郑安娜相识。起初,冯亦代倾佩郑安娜的学识。两人接触的越多,对彼此的了解也就越多。

郑安娜于英文剧社一口流利的英语,让冯亦代为之倾倒。她自信、美丽,风姿绰约,无不吸引着冯亦代。冯亦代为郑安娜倾倒,同时,郑安娜也被冯亦代深深地吸引着。当初在学校里,冯亦代也是令人仰慕的的才子,学识渊博,而郑安娜也是仰慕者之一

单方面的付出,承担不起两人的感情。而冯亦代和郑安娜在双方都有好感的前提下,两人迅速的相识、相知,并且以出乎意料的速度发展成出双入对的情侣。自古才子配佳人。冯亦代和郑安娜这对情侣,可谓是郎才女貌,在沪江大学俨然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他们之间得甜蜜相处羡煞旁人,但他人很少知道的是两人的相互促进。两人同为沪江学霸,也同样拥有着一颗追求卓越的心。

冯亦代羡慕郑安娜的英语,郑安娜也心知肚明,她督促冯亦代学习英语,也是如此两人的英语水平也有很大幅度的提升。随后两人计划做翻译工作,提升英语水平的同时,还可以用作生活费,一举两得。校园使的恋爱单纯而美好,当面临毕业季的重重困难与阻碍,他们相互扶持,相互鼓励,不要放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步入殿堂

当两人的爱情历经长达四年的长跑,终于修成正果。他们也是茫茫人海中一对平凡的情侣,纵然有些争吵,但两人的互相包容最终成就了他们。在历经众多困难之后的爱情,更加的坚韧,那么婚姻中的微不足道的差错,也就不足以动摇他们了。

婚后一年,他们迎来了爱情的结晶。长子冯浩出生,他的出生也为这个家庭增加了更多温馨与欢乐。1942年与冯亦代在重庆相逢后,他们的女儿冯陶也出生了。

他们之间没有轰轰烈烈,只是平平淡淡,感情更是细水长流。无病无灾,没有病魔缠身。他们安稳的生活着。在爱情里,他们情比金坚,在工作上,他们收获颇多。抗战时曾任国民政府中央信托局重庆印刷厂的副厂长,更以资助进步文化人士著称。他仗义疏财,人称“路路通”“百有份”。在重庆文艺界谁没钱、没饭吃、没地方栖身,都找他想办法。

丈夫如此优秀,身为妻子的郑安娜也不甘落后。她凭借着过人的英文水平,曾在重庆的美国新闻处做文化交流工作。到中华全国总工会国际部任翻译、口译工作。他们的生活忙碌而充实。为实现自身的价值而努力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艰难岁月

在60年代,受时代的影响,冯亦代一家遭受一生最大的磨难。在那个时代,不少文人和家庭就此埋没。在困难的时期,没有放弃,没有抱怨。他们相互鼓励,相互扶持,以渡过他们的人生低谷。

但时代留给他们的伤害不可磨灭。冯亦代在监督劳动中,冯患脑血栓塞症,抢救后,落下左上肢和下肢行动困难的伤残。待到特殊时期过去,经历更多苦难,更加接触现实之后,他们决心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文学研究上,以此来带领读者走向那一片更加广阔的天地。

于是,在那段时间里,他们几乎不问世事,专心修习,主要业务便是翻译工作。期间,郑安娜与冯亦代合译《年轻的心》《青春的梦》《当代美国获奖小说选》作品,并用冯之安的笔名独译英国格林的中篇《吉诃德大神父》和美国玛丽·麦考赛的长篇《食人者和传教士》。

然而,如此安静的生活却被生活的厄运打破。于1991年1月7日,郑安娜突发脑溢血,然而事发突然,虽送去抢救,但最终抢救无效,长眠于世。那年78岁的冯亦代与妻子永别了,但如果可以,他也许更想与妻子共度余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黄昏恋

妻子走后,他想也许就这样一个人安静的度过了。妻子走了,他失去的是他的挚爱更是他的知己,那一刻,他仿佛看起来又老了几岁。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会自己寂寥的度过余生。毕竟他与郑安娜的爱情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

但,出乎众人意料的出现了,80岁的冯亦代再婚了,而再婚的对象是68岁的一代女星黄宗英。黄宗英是冯亦代好友的妻子,两人多年前便已经相识。

许是缘分让两人相聚。两人都经历了丧偶之痛,他们同病相怜,又互相怜惜。仅仅是书信来往便是多达几十万字。在通信中,他发现不仅经历相似,而且对方也是有文采的,仿佛遇到了知己。

最终,他们结婚了,不论他们之间有没有爱情,但在如此年老之际能再遇到知己已是不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世上能有几个天才的人,能有几个疯狂的人,我得了你,用我的余年来爱你,那是我的幸福,能有几个人得到这幸福?——冯亦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