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情作者:狼戈

随着特朗普离开白宫的日子倒计时,特朗普政府大有抓紧机会进行逆潮流而动的狂飙之势,尤其是 美国 政府在对外关系上所做出的一系列动作,已经完全超出了世人认知的范畴。第一军情专家认为,特朗普之所以在最后时刻上演最后的疯狂,背后有着深刻的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众所周知,自特朗普提出大国战略竞争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首要任务之后,如何赢得大国战略竞争,也成了特朗普其对外关系的立足点。为了达到这一目的,特朗普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对国际关系与全球战略稳定造成巨大冲击。

“成本加强”战略,就是美国为赢得大国战略竞争从故纸堆里淘出的“宝贝”。

所谓“成本强加”战略,最早由兰德公司研究员安德鲁·马歇尔提出,1976年还正式被纳入美国防部文件。这一战略设计的出发点在于,针对美国认定的特定对手国家,通过美国单方面大规模的策略性行动,不断增加竞争对手实施相关政策的经济、政治、社会成本,加剧其国力消耗,最终造成“不能承受之重”,从而达到拖垮对手或迫使对手屈服的目的。

在美国人的眼中,成本加强战略的实施曾经是卓有成效。 里根 政府时期,美国制定并全面实施对苏联的“成本强加”战略,推出所谓的“星球大战”计划,大造舆论称此举将打破美苏之间“恐怖的核平衡”,让美国重新夺回竞争优势。苏联在美国舆论造势和战略攻势面前,不得不与美国展开军备竞赛,把大量资源投入到军事工业方面,造成苏联经济发展的巨大不平衡,最终削弱了苏联的国力。一些研究者认为,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同美国的军备竞赛耗费了大量资源。也就是说,苏联的解体就是美国“成本加强战略”的胜利。

且先不管这种认知是否符合历史事实,毕竟对于苏联的解体不同立场的人有着不同的解释,但就成本加强战略本身来看,它固然可以看作是打击对手的一种有效手段,但这一手段生效要有两个前提。

一个前提是,实施成本加强战略的国家自身必须居于明显的国力优势,也就是说自己要先付得起追加的战略成本,就像里根政府时期美国处于国力上升阶段,能够拿出比苏联更多的战略竞争性资源向苏联施加战略压力,让苏联不得不拿手出更多的资源和精力与美国进行竞争。

第二个前提是,对方得有意愿与美国进行战略竞争,陪美国玩下去。里根政府的球大战计划之所以能够刺激苏联,根本原因在于苏联的国家战略就是与美国进行全球争霸,为了阻止美国取得绝对优势,尤其是军事优势,自然得对美国采取的措施进行针对性的回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当下再针对所谓大国实施成本加强战略,显然忽视了这两个前提。一方面,美国当前正处于实力下降期,至少也是相对下降期,它的战略能力、战略信用、盟友关系、经济基础等各方面都出了问题,自己如何加强战略成本让对方跟进?另一方面,美国眼中所谓的大国竞争对手,无论是中俄,还是其他国家,都没有意愿与美国争夺世界霸权,或者取美国而代之单独主宰世界。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单方面加强成本,如果对方不予理会不跟进,到底是谁在承受更重的负担?

就拿当前的情况来说,特朗普政府气势汹汹天天挑衅,一会儿搞出史无前例的贸易战,一会儿大搞军事挑衅到处秀肌肉,把美国的军费提高到空前的超过7400亿美元,但是,这些行为到底对它想针对的国家造成多大伤害?恐怕美国人自己都说不清楚。相反,当各国根据自身利益做出有针对性报复而不是全面对抗时,感到痛苦的也往往是美国自己。

世界已经发现,美国的贸易逆差没有因为贸易战与贸易保护而缩小,它的债务达到了令人恐怖的27万亿美元规模,美国的公司和美国的农民因为贸易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美国的盟友因它的胡作非而离心离德,美国最看重的全球领导力正在流失——这就是美国成本加强的恶果,可以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与此相反,美国的成本加强战略不仅没有把大国家拖入军备竞赛轨道,反而把美国自身拖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以俄罗斯为例,从综合力与经济总量来看,俄罗斯是无法与美国进行一场全面的战略竞争与对抗的,当美国把成本加强战略应用于俄罗斯时,俄罗斯聪明地使出了“以彼之道反施彼身”的策略。

近年来,俄罗斯敲打了格鲁吉亚、乌克兰,挺进到了叙利亚,还加强了在黑海、波罗的海的军事活动,看似毫无章法,甚至有点打乱仗的感觉,但却让美国及其盟友在欧洲、中东都感觉到沉重的战略压力,不得不耗费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来与俄罗斯周旋,美国念念不忘的战略重心东移受到了巨大的牵制。不仅如此,随着俄罗斯战略核打击能力、高超声速武器的服役,美国还不得不投入更多资源和美元来应对俄罗斯所谓的“威胁”,大大提高了其与俄罗斯竞争的成本。这等于,俄罗斯用美国的招术将了美国一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想要实施成本加强战略存在更大的问题是,它不是像冷战时期那样与苏联一个国家在争斗,而是想着把它认为的其他大国都摆平,单凭这一点,就不是当下美国国力所能负担的起的,等到它的成本加强到自己承受不起时,哪一个先被拖垮自然就会见分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