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谢世家在魏晋时期曾与皇室共论天下,王氏更是出了王导、王羲之等风流俊秀的人才,至今王姓仍是我国一大姓。但姓氏并不是决定荣耀的关键,辉煌和落寞最终还是取决人心。

上个世纪,重庆的一个小村庄里,一户姓王的人家生了一个儿子四个女儿。儿子是老大,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丁,他备受宠溺,家里所有人都顺着他,养成了他唯吾独尊的性子,一言不合就和人打架,年纪轻轻就是派出所的常客。

四个妹妹对哥哥言听计从,有了哥哥这个“榜样”,她们也早早接触社会的灰暗地带,价值观逐渐偏离正轨。家里人管不住大哥,又不愿花心思管几个女孩,因为反正都是嫁到被人家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王家这几个孩子未来的归途,几乎已经可以预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大王一从小惹是生非,是当地出了名的地痞流氓,下手狠毒,毫无分寸,还时常与人抢地盘打架斗殴,在一次激斗中,将人活活打死,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捕。

《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因其性质恶劣,属于累犯,情节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予以重判,而且当时处于严打时期,他顶风作案,无视法纪,最后被判处死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家里出了一个死刑犯,按理来说,其他人应该更知晓法律的威慑力,当安分守己过日子才对。可是王家这几个女孩却是像从根子里腐烂了一般,心里已经照不进光,一个个都上赶着步哥哥的后尘,最后竟是都成了死刑犯。她们到底做了什么呢?

王一的四个妹妹从小依附他,靠他收保护费、抢掠来的钱财维持生活开销,她们从未想过去做正经营生。因此大哥去世后,大姐延华和二姐紫绮就和大哥在江湖上的兄弟厮混在一起,做起了非法交易,出卖自己的灵魂和尊严,换取金钱。

上梁不正下梁歪,下面两个妹妹看姐姐们过起了好日子,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一时间王家姐妹花还闯出了一些“名声”,她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劳而获带来的虚荣,让她们对金钱的欲望愈发深切。

三妹王婉宁觉得四个人赚的钱太少了,为了扩大规模,她们特意租了一个商铺,取名“亮点茶楼”,来为非法交易打掩护,还找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姐妹,一开始茶楼生意火爆,但没过多久,她们就发生了利益纠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些没有道德观的人,滑不溜秋,认识的人错综复杂,不好控制。于是她们起了更邪恶的念头,以招工的名义,诱骗年轻女子到茶楼工作。

据警方解救出来的女子称,她们一到茶楼就被没收了所有私人物品,随后被关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房子里,王紫绮等人胁迫她们卖自己,不从就会被毒打,还不给吃喝,她们中很多人都感受过濒临死亡的痛苦。

想逃?那更是不可能,王紫绮等人和当地黑恶势力也有牵扯,有打手24小时轮番看守她们,除了“工作”,没有一点自由。如果没有完成王婉宁等人定下的目标,就会迎来生不如死的无尽长夜。

后来招不到人了,王婉宁更是丧心病狂,到附近的农村以打工的名义,诱骗那些朴实的农村妇女。其中一个叫陈某的,为了逃出魔窟,摔断了腿。王家姐妹没有给她做任何诊治,还把她关在铁笼里6年,最后导致她终身瘫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些女子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自尽了,丧尽天良的王氏姐妹还用她们的结局来震慑其他女子,王婉宁等人分明也是女子,却黑了心肝,灭了人性,将他人视为草芥,丝毫没想过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她们自己身上,会是多么痛苦绝望。

据警方后来统计,被王氏姐妹强制扣留的女性多达2000人,涉案金额超亿。2009年这个人间炼狱被警方攻破,许多女性被解救出来后,眼睛里已经失去了色彩,她们在绝望中麻木了,足见王氏姐妹罪孽之深。

经过两年时间的清剿,涉案人员全部落网,王氏姐妹也迎来了她们的审判,她们在犯罪过程中导致了1人死亡,2人重伤,5人轻伤,七人轻微伤,已经涉嫌非法拘禁罪、故意杀人罪、强迫卖yin罪等。

《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规定, 组织、强迫他人卖yin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最后数罪并罚,主犯王婉宁和王紫绮等人都被判处死刑。王家一门五人都走上不归路,是源于他们内心的贪婪和自私,贫穷不是作恶的借口,若是他们能脚踏实地,人生又是另一番光景。

(涉及隐私,本案中人名均为化名,部分图片源自网络,仅配合叙事。温馨提醒:尊重原创,请不要抄袭搬运和转载哦)